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0|回复: 52

副业队的把式们——铁匠一家子

[复制链接]
阿米 发表于 2014-12-20 18: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米 于 2014-12-20 18:49 编辑

铁匠一家子:
    副业队有个铁匠铺,在场部大院第一排最西边。从西向东依次为医务室(66年消失),木匠铺,场部办公室和会议室,朱书记办公室。
    一进场部南大门就能听见叮叮咚咚的打铁声,那声音抑扬顿挫并不扰人。
    不久我就看到了铁匠一家人。在铺上抡榔头的是老陈,大陈和小陈。拉风箱是有时是小陈有时是丫头。
   老陈长着国字脸,不苟言笑,在火炉前打铁时双目精光四射,脸膛饱满棱角分明,是父亲也是师傅。他手里掂着一个小铁榔头,并不使力气,只在铁坫上轻重徐疾地敲着,仿佛在打着鼓点。那大陈和小陈就随着他的轻重调整着打铁的力度与方向。但老陈一离开铁炉,就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眼睛细成一条缝,脸上平空多了许多褶子,加上一身的黑,怎么看也就是一个糟老头子。
    大陈是长子,象父亲,是有点儿手艺的铁匠,抡的是中槌,在父亲的鼓点中使的是巧劲。那小陈是学徒,象母亲,一张瓜子脸,杏眼,小鼻子小嘴的,可爱得很。小陈除了拉风箱外就是抡大槌了,使的是力气,让铁器活成型,也是挨骂的货。父亲不出声,一个手势一个眼色都能让小铁匠胆战心惊,那乞怜的眼神求饶的笑容成了他脸上的经典,到后来他成了四个娃娃的父亲后依然如此。而大哥的呵斥,虽然声音重而响,小铁匠是不怕的,此时他往往嘻皮笑脸地伸一下舌头就过去了。
    俗话说听话听音,那铁匠铺在干什么活,经常出入大院的人听听声音就知道了。如果听到的是大槌小槌高高兴兴响时,那是在打俏(巧)活啦!老陈指挥着,小槌叮当叮当地唱着,大槌当当当地使着,中槌左一下右一下地跳着,不是打镰刀就是打铣,那刀口要锋利持久耐用。这时候三个铁匠都精神高度集中,丫头奋力地拉着风箱,窜起的火苗子让整个铁匠铺红彤彤的,火星乱窜,一块红红的铁在不同的槌子下变化,场面肃穆而浓郁。如果只听到单调的当当声,他们就说今天打的是笨活,老陈息着啦,大陈可以耍威风啦。果然,只见老陈坐在铺子门口抽着烟闭目养神呢,小陈仍然是大槌,大陈使的可是小槌了。笨活无非是大车上的铁钉啊,铁箍啊什么的,技术含量不高。小陈咧开嘴卖力地打着,大陈煞有其事地指挥着,一会儿听得水滋的一声响,那活就成了。但是,不,当小槌点得不到位时,老陈的眼睛刷一下睁开,大陈一哆嗦,小陈就停住了手。声音停了老陈一比手,要么进火炉再来,要么老陈上去叮当,屡屡如此。铣和镰刀是铁匠铺的拿手活,打得好,在通桥是有点儿小名气的,他们一点儿都不敢马虎。(我去魏团后还专门回来买他们的镰刀使)
    操持家务的是铁匠婆姨。铁匠婆姨长得俊俏,干活利索,一身黑棉袄裤合身得很,是自家的手艺(他们家一般不在裁缝铺做衣服,费钱嘛)。怪不得几个铁匠衣服都整整齐齐,常常让别的老乡羡慕。她总是在不停地拾掇,家里,铺里总是干干净净的。听说原来是她专门拉的风箱,后来小陈和闺女逐渐长大,就退居了二线。看到有人经过总是灿烂地笑着,虽然也是黑黑的脸,但笑起来两只杏眼盈盈的,小嘴儿柔柔的,很可人。
    因为是冬天到的副业队,我只看到铁匠家五口人。
    天气暖和后,在铁匠铺旁边的空地上平空多了几个光着屁股的娃娃!一问才知道是铁匠的孩子们。(大陈成家后迁居三队,每天早上从十里外的三队骑车过来打铁,媳妇儿带着儿子过来帮婆婆操持家务。)大约是宁夏日子好过,我在副业队呆了四年多,铁匠婆姨和媳妇好象在比赛着生孩子,让人大跌眼球的是有一次居然和媳妇在同一个炕上坐月子!这在杭州那里听到过看到过?所以铁匠铺旁边的空地上年年递增着光着屁股的黑不溜秋的年龄大小不等的孩子,且都是男孩,唯一能区别辈份的是称呼。叫大铁二铁……的是侄,叫三子,四子……则是叔了。(我离开时,老陈又生了四个孩子,大陈是三个,小陈一个,后生的8个全是男孩)
    铁匠家无论男女一例地黑,仿佛铁屑和煤烟已经渗入了骨髓,就显得眼和牙齿格外地白,嘴唇分外地红。就是刚刚落地的婴儿也是一身黑漆漆的,象个铁蛋。这时候婆媳都会叹气——怎么又是一个铁疙瘩!这些属于儿童的孩子是没有条件穿棉袄裤的,天一冷就全天在热炕上滚着,怪不得那炕上没席!天暖和了就在院子里嘻笑着,滚着,从来没有见他们穿过鞋子!尽管铁匠们的衣服和鞋一年四季都是端端正正的!
     听口音才知道铁匠一家是困难时期从河南逃荒而来,他家两间房,里间一个好大的炕,炕上没有炕席,几条被子已经看不出花色,里面的棉花也是浑身黑,想不出他们冬天是怎么过的!外面一个大灶,一大叠大海碗干干净净地落着。他们家吃饭分两拨,在铺子上干活的先吃,米饭菜管够。菜是菜地里拿的,记账,菜数量不多,其他的人都在里屋呆着。干活的吃完后,婆姨出来收拾了桌子,看看锅里的饭,有时候是加一勺水再烧火,有时候是加两勺水再烧火,完了其余的都蹲在灶旁稀里糊涂地扫荡着能吃的一切。有时候碰见了他们吃好了,婆姨就会笑着说俺家吃完饭的碗都不用洗,瞧他们吃得干净的!
    每到收割季节,婆姨就带着丫头和一帮小子出去拾粮食(连拾带拿)(媳妇回三队农忙去了),夏天是麦子秋天是稻子。拾回来后婆姨和丫头就捋下用手工压 ,麦子用磨粗粗地压一下就吃了,稻子也是压成糙米后煮了吃了,几乎每年都是这样对付着过。那几个铁蛋也皮实得很,没病没灾的长得挺欢势。记得有一次,他们“凯旋而归”,只听得婆姨看着一大堆拾来的稻子哈哈大笑——今天丰收啦!可以吃顿饱饭啦!——母女俩连搓再压——居然有毛二十斤糙米!铁匠婆姨伸着腰宣布:今天放开吃!她尽着米烧了一大锅米饭,我老远就闻到香了。铁匠们可着肚子吃了后,婆姨破例没加水,锅敞着,一伙孩子一拥而上,可着碗盛,可着劲吃……。事后铁匠婆姨笑着对我说:X他娘的,平日里总说没吃够,今天让他们够着吃,这狗X的小免崽子们又吃不下了,你瞧瞧,还有剩下的!
    最开心的日子是那家要做狗皮褥子了,自己养的狗下不了手杀,往往请铁匠们下手,皮归主人肉归铁匠。啊呀!那真是一个欢乐的场面啊!铁匠们在院子里搭了灶,婆姨搬出了大铁锅,孩子们四处拾柴火。小桌子也摆到了院子里,家里所有的条凳全拿出来了。婆姨四处招呼着,晚上来吃狗肉啊。火苗儿欢快地舔着铁锅,水咕嘟咕噜地唱着,不一会儿香气出来了,越来越香,越来越浓,孩子们围着锅跑着叫着笑着……。铁匠家的狗肉烧得真好吃呀!真不知道她放了什么作料!(后来我才知道河南的狗肉是有名的)我们愿意吃狗肉的就坐着,蹲着,手拿着肉沾着盐,啊呜啊呜地吃着,铁匠婆姨殷勤地挟着腿子上的肉给来的人吃,孩子们则啃着肋骨跑着玩。有一年夏天铁匠铺杀了狗,我和姚忍不住吃了,结果烧得不行,在民生渠里泡了小半天才舒服。从此夏天不敢吃狗肉。
    我离开副业队后不久,铁匠家分家了,大陈自立门户在三队,老陈到了下河,小陈从河南娶的媳妇儿象婆婆,一年一个男孩,据说生了七个才止步,把小陈苦得想休了这个太会生养的媳妇!他先在通桥那个大队我记不得了,只知道他们后来回了河南。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雁南飞 发表于 2014-12-20 19: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米大姐的生花妙笔将铁匠一家写活了,尤其是铺子里这一场打铁的描述,上下左右,里外高低,简直就是一台大戏,看得我连声叫过瘾!坐沙发,点大赞!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忆衣 发表于 2014-12-20 19: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篇啊!
好!好!
栩栩如生,如在眼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屋 发表于 2014-12-20 19:5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越写越好了,这么放开了写才有味道。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宁波 发表于 2014-12-20 19:5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姐能吃苦,生活经历丰富,性格近人,能与各类人相处,见多识广朋友多,加上好记忆,好文笔,写一篇文章就象记一篇日记随处可得。能做到这些不容易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4-12-20 20: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向东 于 2014-12-21 11:04 编辑

好-- 哇--~,好-- 哇--~,好生动的文章啊!崭极了!
活灵活现,活蹦乱跳的铁匠一家人从字里行间走了出来,走到了我们的眼前。。。宛若看了一部小电影呢。
米版好手笔,活脱脱的人物。。。,活脱脱的场景。。。。。。
真真切切地,文章有了生命啦!
谢谢米版!

谢谢沉浮!谢谢米版!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丁丁外婆 发表于 2014-12-20 21:4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东 发表于 2014-12-20 20:48
好-- 哇--~,好-- 哇--~,好生动的文章啊!崭极了!
活灵活现,活蹦乱跳的铁匠一家人从字里行间走了出来 ...

活生生的情景剧啊,米的笔写活了铁匠一家,好文章读后感觉——味道好极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侬萨西 发表于 2014-12-20 22: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侬萨西 于 2014-12-21 08:12 编辑

       特别喜欢阿米贴近生活的描写:
   “刚刚落地的婴儿也是一身黑漆漆的,象个铁蛋。这时候婆媳都会叹气——怎么又是一个铁疙瘩!”
   “小陈从河南娶的媳妇儿象婆婆,一年一个男孩,据说生了七个才止步,把小陈苦得想休了这个太会生养的媳妇。”
   “X他娘的,平日里总说没吃够,今天让他们够着吃,这狗X的小免崽子们又吃不下了,你瞧瞧,还有剩下的!”                                                       轻轻松松,实实在在,看似平常,印象却很深。就像阿米的处世为人,再复杂的事到她手里,也变得轻松简单了;看看没啥事,却把大事给办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事来转转 发表于 2014-12-20 22: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本坛,论文笔,宁夏侉子 7e7f79095f02639e3bc763b5.jpg
001ec94849ef0dbf180a4a.jpg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飘落的柳絮 发表于 2014-12-21 05:4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飘落的柳絮 于 2014-12-21 05:46 编辑

看到有人经过总是灿烂地笑着,虽然也是黑黑的脸,但笑起来两只杏眼盈盈的,小嘴儿柔柔的,很可人。灿烂地,盈盈的,柔柔的。哈,太生动了!把人的表情写活了!写出了铁匠一家简朴而快乐,坦然而真诚的内心世界。这便是写实手笔的独到之处。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1-1-18 00:42 , Processed in 0.2184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