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桥工绒花

《北疆彩虹》

[复制链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3 10: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3 编辑

    图片4.png
   彩虹桥边(左起):前排王海珍、竺美君、陈宝英、张影、王美玉;
  后排高玉华、董惠芳、梁师傅、马仁贵、张海英、江秀英、尹红霞。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3 10: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14 22:01 编辑

电焊人生
路悦华
    我是大兴安岭女子架桥连电焊工。1971年11月11日我和上海同届毕业生一起响应党“建设边疆”的号召,来到大兴安岭女子架桥连,参加林区桥梁工程建设。在大兴安岭林区工作八年里,我干过水泥工、电焊工、也喂过猪、伐过木……。
  在这高寒地区架大桥,要适应严寒的冬天,登高作业,繁重的体力活,简陋的工作环境,艰苦的生活,水土不服等等,对我们这些年仅17岁的南方女孩们无疑是严峻的考验和磨炼。
  在这艰苦的岁月里,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每当遇到困难和困惑时,是连领导深切的关爱和战友们浓浓的情谊,使我渡过和克服一道道难关。担负起肩上工作的重任。记得来到女子连第二年,连部调我做电焊工。可没多久,还未学会。连里唯一的电焊工因病回家休养。面对桥梁工程中“粗”“细”电焊活,我一下惘然了。不能挑起这副担子,这比生活艰苦更為难以承受。我寝食不安。在迷茫之中,赵连长来了,对我说:丫头,别担心,有我呢。赵连长在繁忙的工作中将自己曾学过四个月的电焊技术结合自己的体会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我。远方的父母亲及时给我邮来了电焊书籍。战友们特别是机械班的战友在我工作中给予了真诚的支持和鼓励。使我增添了信心与勇气。努力地学习,努力地实践。為掌握好电焊 “细”活,眼睛常被电焊弧光灼伤,随着经验积累,我不负众望很快挑起这副担子。我感谢连领导,感谢我的战友们。特别是面临危险奋不顾身帮助他人的战友情。1978年夏,我在西尔根桥梁电焊工地作业。突然一旁的电焊机房冒出了浓浓的黑烟,顿时在机房内的几个女孩见状惊呼着跑了出来。我闻声急步跑向电焊房,在附近钢筋工地正在带领钢筋班工作的浙江知青小楼师傅目睹这一切,没有丝毫犹豫,奋不顾身抬腿冲向电焊房,帮助我一起关闭了电焊机。 防止了意外事故发生。我心有余悸,也非常非常的感动。要知道这是一台汽车头电焊机,用的是汽油!万一……?而小楼这样的壮举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在桥梁工程各种大会战中,战友们团结友爱,互相帮助,互相照顾,你追我赶,争先恐后,搶挑重担……,这一件件一桩桩,体現连队大家庭的温暖,体現战友们的真诚情谊,令我感动。是我学习的榜样。并时时激励着我。做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虽然八年的边疆生活,是非常艰苦,刻骨铭心。但他磨炼了我们的意志。给了我笑对和战胜人生道路上种种困难与挫折的信心和勇气。这是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為我走好以后人生的路打下基础。
路悦华曾任女子架桥队的电焊工、钢筋班班长。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09: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3 编辑

图片5.png
         新林区大乌苏彩虹桥
左起:前排李敏、周霞雯; 后排孙胜强、张芬芳、张丽铮。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09: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4 编辑

图片6.png
       新林区大乌苏彩虹桥
左起:机械班人员,前排班长上海知青王持瑾(电工)、副班长佳木斯知青李伟波(推土机手);
后排浙江知青:姚湘文(负责电站供应全连用电)、王瑞娟(汽车驾驶员)、上海知青洪兴萍(电工)、浙江知青谢美丽 (机修工)。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10:0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4 编辑

   图片7.png
    新林区大乌苏彩虹
左起:前排孙淑芝、李伟波,后排尚玉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10: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5 编辑

   图片8.png          
    新林区大乌苏彩虹桥。
左起:前排尚玉芳、李伟波、后排孙淑芝、王招英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10: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6 编辑

图片9.png                                          新林区大乌苏彩虹桥
左起:前排李伟波、熊兆云、隋桂兰;
后排孙淑芝、尚玉芳、金美娟、虞慧敏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10: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23 10:46 编辑

图片10.png
                                    
          新林区大乌苏桥
左起:前排骆莲芬、吕龙妹;后排袁丽娅、朱子根。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10: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绒花 于 2017-2-14 22:05 编辑

知青时代的二次告别
骆莲芬
  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有两次刻骨铭心的告别,我一生都难以忘怀。
那是在1970年11月,我初中毕业就响应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报了名,迁走了户口,父母也为此无奈。母亲忙着给远行的女儿准备着行李。“听说那个地方冻得滴水成冰,吃的馒头冷了像石头一样硬。”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扯过丝绵,把棉袄加了一层又一层。“还是厚一点好,不好推板一点点,要冻死的。”母亲边翻棉袄,边自言自语地说。尽管国家有统一的军棉袄、裤、大衣,她嫌不保暖。
  临走的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睡,两眼直直地望着屋顶黑乎乎的瓦片,想到明天将离开这个随着我生长的家了,要离开亲人了,自己要独立生活了,而且那么遥远,心里不免有些惆怅。父母给我煮着茶叶蛋,又忙着炒花生,那“嚓”“嚓”的声音一下一下地传进了屋里,那声音沉沉闷闷的,溶进了父母对将离开的女儿一份失落之感。我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
  列车一声长笛,我们告别了故土浙江,告别了家乡父老,告别了兄弟姐妹,踏上了北去征途。
  没有离别的痛苦,没有远行的担忧,只有满怀***的一腔热血。那时候我太年轻了。
不曾想到,那天的告别,竟在东北的黑土地上生活了十年。
“文革”结束后,知青开始陆续返城了,一批又一批的同伴相继走了,宿舍里就剩下我和另一位上海知青霞。
  终于我也要走了,离开的那几天,我心里更有离家的那种感觉,将和患难的姐妹们永远离别了,觉得难舍难分。瘦小文弱的霞,帮我默默地收拾行李,她低声地抽泣:“你们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呢。”我拥着她说:“上海实在进不了,就到我们浙江去。”我把丝棉袄、裤全留下了,因为再没有人替她翻了,头痛脑热的也没有人给她扭痧了,毕竟我们共同生活了十年,有着不同寻常的感情。我们这批南方姑娘,在艰苦的岁月中成熟起来。我们跟当地的老百姓一样,吃惯了高粱米、窝窝头、生蒜头,讲着东北土话,共同经历了坎坷磨炼。在将结束这段蹉跎落寞的知青岁月,我的心情怎能平静?在这块黑土地上有我的血、有我的汗、有我的青春、有我的足迹、有我的辛酸和快乐。
  我乘的是晚上的火车,大家在林区小火车站哭着分了手。霞,远远地向我挥手告别,眼泪迷住了我的双眼,慢慢的我看不清她的身影了。踏上了南去的列车,我最后深情地看了一眼被黑夜包围了的茫茫森林。别了,第二故乡!                                            (摘自浙江知青网)
骆莲芬曾在女子架桥队后任桥队电影放映员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老年人 发表于 2017-2-14 19: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年人 于 2017-2-14 19:19 编辑
桥工绒花 发表于 2017-2-14 10:54
知青时代的二次告别骆莲芬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有两次刻骨铭心的告别,我一生都难以忘怀。那是在1970年11月, ...


读完文章,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什么才叫难舍难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人性最真诚的流露在分手的那一刻体现了。虽说都是知青,真正能感受到此种伤情应是极个别人。我尝到过这个滋味,因是最后一个走没有人送别,孤独的坐着火车离开那一刹那,眼眶里的泪水把一切都模糊了,从此后剩下的只有永生难忘了,别了高高的兴安岭,再见了永远流淌的呼玛河。最后想问一下,这位留下的霞最后的结局。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9 15:44 , Processed in 0.20901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