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815|回复: 41

病历散记

[复制链接]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5-28 07: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病历散记
前言
我的脑袋中已经反复酝酿了好几个月,我想将今年上半年患病,亲身经历的过程,见到的人与事,用我这支直白,不加修饰的笔记录下来,供人们观瞧、浏览、评论。


下面是我在凯迪网络发布的帖子《老帖新开》,后面回帖中的几段回复。这主帖是我与我家的小宝宝(不定期添加)的续帖。因为凯迪网站颁布新规,网民好多年前发布的陈年旧帖,网友之间不能再在主帖后跟帖、交流、互动。于是我另开新帖,故题目为《老帖新开》:


谢谢坚坚的祝福,同时我把晚到的祝福送到:祝坚坚新春快乐,心想事成。谅解晚到的回复,因为我在上海第十人民医院住院,大年三十才出的院。年后我还得换医院治疗。因为疾病没能得到根治,于是我与我家宝宝的流水文字也就嘎然中止,待身体痊愈后再叙。


病愈后,或许我还会写些东西,诸如一篇关于生病期间所见所闻的中篇文字,题目为《病历记》,或《医患面面观》,或《战病记》,或《医患见闻》。


谢谢坚坚,我已经出院5天,还需慢慢静养两个月,然后还得去医院复查,拿掉T字管,才算手术完事。完了,我想写一篇东西:题目为《病历散记》,把我在医院的所见所闻,亲身经历,通过散文的形式记录下来,发表在网上。


以上三段文字是我在我的主帖《老帖新开》后面的回帖,单单此篇文字的题目,我就前后思考了好几个月。


医院是救死扶伤,一个庄严的地方;医生是治病救人,一个神圣的职业。我热爱科学,热爱生活,年轻时候崇尚、向往过医生的职业。然而由于我们这代人中有一部分人,确实终究被上山下乡运动埋没了青春、才能、智商。


体制对我们这代人的压制、迫害,致使我们这类人成为一事无成,不伦不类的底层边缘人群。尽管政治运动的摧残、祸害,我对技术、科学、自然始终还是怀着尊重、崇敬、热爱的心情。



诸勇 发表于 2018-5-28 08: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287KB.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5-28 11: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诸勇关注、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5-29 07: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我是一个容易被亲情、友情、同情感动的人,一路走来,很多时候,我会感情用事,而毁了自己的前程。最明显的实例,也是最关键的错步,由我错把同情当爱情,而导致上山下乡的恶果:遭受历史后遗症的不公正对待。我原本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上海知青,我与浙江农民结婚。我被框定为三六九等等级,最底层阶层的末等平民。


我的一生充满了苦难、心酸、泪水,颠沛流离,跌宕起伏的惨景,直到老年,我被病魔缠住,扎挣于医院、家址,病房、病榻之间。我用虚弱的身体,坚强的信念与疾患、病魔抵抗、争斗......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尽管有名目繁多,各种不同报销比例的医保。


医院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场所,医生是科学的信使,圣洁的白衣天使;学校是教书育人、培养接班人的场所,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根据社会发展观正能量的观点来解释,这是两个神圣的地方,是救赎人类的暖地、福地。然而医院、学校这两个地方,医生、教师这两个职业却成为当今中国体制下,最能搜刮民脂民膏,最能赚钱、发财的地方、职业。凭良心说,从病人、学生头上赚钱,那是昧着良心的黑心钱。


举个实例,嘉兴一院下面开着的餐饮店:卖到2元一两的黑心白粥,8元至10元一只的嘉兴粽子;当前社会上几百元甚至于几千元一节的课外班辅导课学费,便能说明问题了。


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此散记从三个方面反映、叙述,当今社会冰山一角,真实的状况:
1、我将从医院的医生等中产阶层,在现实社会中的生存、经济状况,分别作以反映、表述;以及社会不同程度发展,体现在各地医院不同的设施,不同地区医护人员不同的着装,分别作以说明、描述。
2、我将各阶层不同的病人、家庭,不同的病情,在现实社会中不同的生存、经济状况,分别作以反映、阐述。
3、本人整个病历、治疗过程,以及心理状况,客观情形,分别作以记叙、表述。
我从以上这三个方面阐述如今国情下,民众真实的生存、经济状况。


活在当下,即便是同样上山下乡的上海知青,问题在于配偶身份不同的原因,就此被人为划分、框定为三六九等,不同等级的体制所坑害。国民收入再分配,社会中每个人的经济收入,真实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我实事求是,客观阐述、反映当下的现实,以及各阶层民众在现阶段的生存状况。


真真正正全民免费医疗保障体系,真正意义上的义务制免费教育体系,在我们这代人是看不到了。我想,在现有体制下,我要看到,起码是不现实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5-30 06:4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我知晓自己患上肝内胆管结晶,胆总管扩张伴结石,胆囊结石的疾病,那是在2018年的1月23日。


未知晓自己所患疾病之前的日子,自我感觉良好,没有什么疼痛与不适感。只是有老便秘,肛门痒的临床症状,我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小病、小事。于是,我于2018年1月8日,去浙江平湖市第二人民医院(乍浦医院)消化内科诊治,做电子肠镜,检查报告出来,诊断为横结肠息肉。


时间追溯到2018年1月8日,我在乍浦医院检查完毕,张医生告知:需要手术治疗,割除肠内息肉。下次来住院,什么时间,由你自己安排、决定,春节前、后都行。


检查当天,我回到家,经过安排,决定过上半个月,两个星期,也就是在春节前,再次前往乍浦医院,做肠镜手术,将肠内息肉割除。


于是,我于2018年1月22日入住平湖第二人民医院内科一病区,然后进行各项检查,待接受无痛肠镜下行横结肠息肉EMR术;1月23日做彩超检查,便查出开头所说的疾患。


1月24日,医院在无痛肠镜下对我行横结肠息肉EMR术,术后予以消炎、抑酸护胃、护肝、止血、营养补液等对症治疗。


医院医生建议我到嘉兴或上海大城市的大医院,做胆总管、胆囊结石的取石手术。因为小地方小医院,乍浦没有做ERCP取石器械的设备。


在乍浦住院的七天时间内,我的经历、见闻、感受还是颇为丰富多彩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雅湖 发表于 2018-5-30 11:27: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旦人到了医院住院,就像钱落了赌场一样,不值钱了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5-30 16: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月雅湖 发表于 2018-5-30 11:27
一旦人到了医院住院,就像钱落了赌场一样,不值钱了哟!

谢月雅湖关注、支持、帮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5-31 06: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乍浦是一个浙江省平湖县内的小镇,属于浙江嘉兴港区管辖范围。如今,乍浦的病房,住院设备还是不错的,每个病房安放两张病床;每张病床有一个床头柜,一张陪客就坐的椅子;每间病房内有独立的卫生间;包括抽水马桶、洗手盆等洗浴设备;病房内有为每个病人配备放置各种物品的橱柜;每个病房内还配备有一台彩色电视机,供病人、家属观看。


当然放置三张病床,甚至于更多张病床的病房也有,可能床位费就便宜了;安放两张病床的病房属于普通病房,每天每人的床位费是45元人民币。


我同一病房,另一病床的病人是一个福州籍男青年,他与父亲,父子俩离开家庭,到外地打工。他们在乍浦一个外地人承包的单位打工。据他说,这工厂是他们的一个同乡人在乍浦创办的,工作倒是轻松,并不很累。因为父子俩干的是同一工种,因此劳动报酬相同,同工同酬,并不因为父亲年老而被老板压低工资。


他患的也是肠胃疾病,由于他自用当地山上草药,致使肠子出血、发炎。外地打工人员看病自付全部医药费,出院后,将发票拿回户口所在地,按比例报销。为了节省医疗费,他选择做普通肠镜手术。因为做全麻无痛肠镜手术的医疗费在900多元左右的人民币;做无麻普通肠镜手术只需400元左右的人民币,经济付出相差50%以上。考虑到经济方面的问题,外地民工,只要身体状况许可,年轻人还是愿意选择做无麻普通肠镜手术的。


男青年很快病愈出院,接着这床位上住进一个小老年妇女,她的年龄跟我相差无几,但是明显见老。她口臭,身体有气味,皮肤松弛、打皱,手脚颤抖,一身农村老妇人的着装。这老女人幸好是农村60岁以上的拆迁户老人,不然的话情况更糟。


她每月享有1800元左右人民币的养老金,并有医保。要不然的话,当地农村60岁以上农民每月只有100来元的养老金,合医保报销比例不高。拆迁后,老夫妻俩人每月能有3600元左右的养老金,医保报销比例也可以。拆迁户老农民与未拆迁的老农民相比较,还算过得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家庭经济收入总算能够应付看病自出比例医疗费的支出。


农村农民农田被征收,房屋被拆迁,这也算改革开放后,政府对中国农村老农民的解放与救赎。要知道中国还有大部分没被解救出来的老农民,每月的养老金就那么100来元人民币(人命比),合医保报销比例很低。怪不得农村老人都希望拆迁,想的就是在老年时,减轻子女负担。如果子女家庭经济、生活也不如意,很难负担老人的医衣食住行。那么农村老人会惧怕自己仅靠这些可笑、可怜的养老金,而无法生存,无钱看病,甚至于流落街头,靠乞讨求生,坍家人的台,坍国人的台。


这老女人刚进入病房,我以为她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因为我看到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陪她入院。其实后来我了解到,那男青年是儿子,那女青年是儿媳。那儿媳侍奉婆婆真是到家、到位了,她不断问寒问暖,煮饭做菜,送至医院,端水送饭,侍奉照顾婆婆吊水、上厕所、上下床。儿媳侍奉婆婆,精心周到,细致贴心,无微不至。媳妇比女儿不知强多少倍,在当今物欲横流的年代中,那是难得了。


据老妇人说,她有一个女儿,但是女儿家经济条件稍差,所以她不想惊动女儿女婿。女儿家有两个子女,都还在上学。大的子女上大学,小的子女上高中。有两个上学子女的家庭,经济条件显然并不宽裕,难怪老女人不想让女儿女婿知道自己生病而为难。老妇人的女婿在乍浦一个单位上班,打工挣钱。女婿干的是力气活,是维持家庭生计的主要经济来源。由于经济负担重,老妇人的女儿也不得不在服装厂打工挣钱,补充不足。因为女儿家不是拆迁户,生有一儿一女,今后还有上代人为下代人资助买房的后顾之忧。老妇人不想让女儿知道她生病住院,是恐怕女儿知道了而停工看望、侍奉她,减少工资经济收入。最终女儿还是知道了,女儿确实没有停工来探望、侍奉她。或许是服装厂请不出假,或许是还有其他原因。女婿与外孙子,外孙女都来医院探望了她。


老妇人儿子家的经济条件显然好多了。儿子在乍浦大单位——嘉兴港区码头上班,当着一个小头头,经济收入不会低;媳妇在服装厂拿包工活做,看上去媳妇就是个雷厉风行的一把快手,那包工活儿的经济收入也不会低于她的丈夫。儿子媳妇就一个儿子,已经大三,所以儿子一家经济条件显然高于女儿一家。更因为他们是拆迁农户,分得房子,全家老小没有买房的后顾之忧。自从老妇人住院后,儿子、媳妇夫妻俩成为陪护的主要人员。


老妇人入院缘由是腹泻不止,肠镜检查报告出来,一切指标正常,没有任何不测疾患。这倒是一件令人高兴、放心的大好事,大快事。儿子媳妇来带她出院的时候,媳妇千叮咛万嘱咐“爸爸妈妈,你们俩老每月的养老金尽管用,不要省着花,不要考虑我们儿子家的事情。用完,花完,我们会拿出来的。老人过好你们自己的日子,就是我们下辈人最大的快乐、开心。上代人过好自己的日子,等于在为下代人赚钱。”这媳妇的言行不要说在农村中不多见,就是在城市中也是不多见的。她告诉我“阿姨,我跟你说,我家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那时我们很苦。我深切体会到父母对子女的重要性,所以我特珍惜有父母的家庭、生活,我将公公婆婆当我自己的爸爸妈妈。这让我更明白做人的道理:好好对待、赡养、照顾老人是我们做儿女应尽的义务与责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 07: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由于我们这类人是被体制划分、框定在三六九等,最底层的末等边缘人群,所以为了应付生计,我们不得不考虑自己的支出花销是否适合经济来源的情况。俗话说得好“穿衣看流入,花钱看来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知道自己处在一个什么阶层,该怎么样生活。我总是尽量勤俭持家,省着花钱,一般情况下绝不多花一分钱。不过该花的,必须的,还得花,只是量力而行。


这类真真正正的上海知青,因为与农民结婚,所以被安排在乡镇企业;因为被乡镇企业,所以被剥夺、吞噬知青正当合法的权益:在农村下乡与企业期间的工龄工资,后经知青们多次维权,最终还是被剥夺、吞噬了在企业期间,10年的工龄工资。换句话也就是说,这类上海知青每月硬是被当地利益集团活生生的吞噬了1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养老金。当地有这样的上海知青160几个人,当地利益集团每月在每人头上吞噬1000元左右人民币的养老金,将这些钱弄到哪里去了,只有既得利益者心中清楚。


我们这类人,如果生病了,那更是雪上加霜的事情。因为这些人原本养老金微薄,加之生病医疗费报销比例与被安排在大集体以上编制企业的知青相比较,明显低得多。上面甚至于瞒天过海,蒙骗我们说,住院报销比例是90至95%,其实实际到手的报销比例是65至70%,包括有些药不能报销,有些费用不能报销,住院1000元打底不能报销。


更令人气愤的是,我们这些人,年老之时,叶落归根,告老还乡,户口迁回到生我们养我们的地方,上海市政府让我们买了帮困医保。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上海大医院门诊、住院看病的医疗费一分钱都不能报销。病人得拿着发票返回户口迁出地,也就是之前原社保所在地报销,报销时间长且不说,报销比例更低,也就在50%左右,门诊不能报。上海这帮困医保,确实让人弄不懂,并恼怒。


有道是“适者生存”。尽管谁都知道上海大城市的医院软、硬件设备好,医疗水平高,条件好,医生技术高,本事大,然而我们这类人为了活下去,不得不考虑经济,选择在浙江当地看病。


上山下乡政治运动,历史原因造成我与农民结婚。年轻时候,我便知道自己的配偶是农民;年老之时,老农民的经济收入更微薄,每月只有100来元的经济收入。由于当母亲与生母亲的误导,当然更有自己年轻、幼稚的主要因素,尽管之前我就知道,农民最苦,干的是最重最累的重活,拿的是最低最少的经济收入。不过,一直以来我立下誓言,有我一口饭吃,绝不让他喝粥;有我一口粥喝,绝不让他喝汤。


我与女儿她爸,其实早已分居、分手,倒不是我嫌他是农民。而是我们俩人的三观(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格格不入,绝对不在一条线上。我们总谈不到一起,一说话,总会不欢而散,有道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尽管我们不在同一层次上,双方之间的差距太大,包括生活习惯、方式,观点看法,举止言行,文化程度,家庭条件,社会关系。然而我们还是保持着奇怪的中国式特色关系:我生病时,他会照顾呵护我,尽管平时我们分居,不在一起居住;他的经济发生困难时,我会全力相助,尽管平时我们的经济收入各自分开保管。因为在这个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的体制下,为了活着,善良的人们只能这样做,维续特色、奇葩的苦难日子。


尽管以个人的力量,不能与现实抗衡,当然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活在当下,要懂世道,懂事情,懂脉络。我与女儿她爸两人的观点截然相反,大相径庭,我清楚我们俩的意见绝对不可能统一,观点、看法绝对不可能一致、调和,言论、行为绝对不可能同道、通融,我们之间的分歧永远存在,哪怕我们都是善良的好人。我懂得体制人为将相同的人划分、框定为三六九等不同,不公平,不平等的等级;他却大加赞赏体制的好处、优越。身为被压在最底层的末等阶层——农民,深受体制的压迫、摧残,却高喊伟光正。这在动物世界都是不可能存在的现象。因为善良、同情,我没有丢下他。我们之间维系着体制下既矛盾又无奈,既奇葩又可笑的中国式老年人关系。


我在乍浦医院做肠镜,割除息肉,手术顺利,1月29日出院。我把事情想得很简单“肠内息肉已经割除,再将胆内石头取出,便万事大吉,可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欢度春节了。”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我准备去嘉兴大医院,进行胆总管、胆囊取石手术。


乍浦医院方面已经说明,医院没有做胆总管取石,ERCP手术的设备,介绍去上海或嘉兴大医院治疗。在还未出院前的隔天,女儿她爸那老头去到一个朋友家玩,老头从朋友处得到一个消息:嘉兴一院的一位医生,名叫许浏,是嘉兴一院肝胆外科有名的手术医生,他的母亲出身于乍浦,与老头属于同乡人。据老头说许浏的母亲曾经跟他小学同过学,当然人家早就忘记了你这个曾经的同学,同乡末等人。


不是套近乎,人家如今已是典型上层人范畴的家庭,而老头的家是典型底层人范畴的家庭。因为老头当时那所谓的女同学,早就今非昔比,人家姑娘家的时候,由于出身“贫下中农”家庭,组织培养她当赤脚医生,接着提拔至当地医院当护士,之后与一名农村学校教师结婚组成家庭,之后又培养出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这儿子从专科医学院毕业后在嘉兴一院早已是当地小有名气,肝胆外科的开刀医生。他们一家人早已是体制内,中产阶层,富裕家庭的人士。如今许浏的父母,老两口的退休金应该在16000元人民币左右。


在那个阶级斗争,唯成分论的年代中,女儿她爸出身于地主“剥削阶级”家庭,年轻时候的农民早就被打入地狱门。如今,中国浙江老年农民的养老金,也就是每月那可笑、可怜的100来元的人民币;而我这个真宗的上海知青却一脚踩入泥坑,“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可怜巴巴”的被顺势拖下水,框定为末等人中的底层人。


如今中产阶级人士的生活与我们这一家底层人的生活,难以比拟,大相径庭:前者老两口的经济收入每月在16000元左右的人民币,后者老两口的经济收入每月也就在3000元不满的人民币。同样是农村中出来的人,不比不要紧,一比气死人。


如今时代,大凡被框定为末等阶层的底层人,只能正视现实,因为人还得活下去。要想活在快活中,只能睡梦中想肉屁吃,自己骗自己开心,所谓自得其乐。


1月29日我们从乍浦医院出院,回至乡下家中,稍作整理。


第二天,也就是1月30日,女儿她爸陪护着我,来到嘉兴一院肝胆外科七A病区,住院部医生办公室,找到许浏医生,并向许医生简要叙述、说明我的病情。许医生为我开具住院单子,办妥第一道住院手续;随后我们来到肝胆外科七A病区护士站,办妥第二道住院手续。当天我这个病人,入住肝胆外科七A病区,病床为35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诸勇 发表于 2018-6-1 09: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的人啊,千万别去比,一比肯定要跳西湖了。乍甫记得早年开车去上海,走的是沿江公路经过的,但至今没去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21 19:23 , Processed in 0.19601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