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蓝宝宝

病历散记

[复制链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 09: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诸勇 发表于 2018-6-1 09:00
如今的人啊,千万别去比,一比肯定要跳西湖了。乍甫记得早年开车去上海,走的是沿江公路经过的,但 ...

谢诸勇关注、帮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2 07: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宝宝 于 2018-6-2 14:33 编辑

五、
嘉兴一院,肝胆外科住院部七A病区的主任是许浏,许医生正值中青年,中等身材,肤色白净正气,虽瘦却精神,戴着近视眼镜,动作干练、敏捷,处事严谨中带有仁爱、平和、友善的神韵,表现出典型中产阶层,知识分子的行事风格与精神风貌。


许主任医生带领着全体病区的医护人员,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他的医德、医术流传一方土地,以及外地。前往该院,找他治疗疾病的人不光有本地人,还有外地人。


许主任带领的医生团队,是一个医德高尚,医术精湛的团队:张杰医生从医科大学毕业,也已在嘉兴一院工作好几个年头,年轻有为,担任团队中的副主任,是团队中的支柱力量,开刀医生之一。张医生长相俊朗,肤色白里透红,阳光乐观,爱开玩笑,整天乐乐呵呵,对工作且认真负责;沈兰医生也是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年轻医生,皮肤细腻,长相微胖,福哒哒,软糯糯,对人和气,有礼貌;史永平医生也是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年轻医生,皮肤细腻、白嫩,文静书生气,一口纯正的东北普通话,说话不紧不慢,摆事实讲道理,对人彬彬有礼,平和有分寸。这个团队的医生都是既有高尚医德,又有高超医术的手术开刀医生。


我1月30日入院,入院后,经过各项检查,包括血常规、糖化血红蛋白、尿常规、大便常规、生化分析、凝血全套、血气分析、心电图、彩B超、胸透、增强CT、MRI+MRCP(磁共振)等等。诊断为:1、胆总管结石,2、胆囊结石伴慢性胆囊炎。


我隔壁病床,36号床的病人是个大块头“巨人”,看去足有200斤左右的体重。据他说原本有200来斤体重,患病后瘦去20多斤,剩下190多斤的体重。这个病人是安徽籍人士,正值中青年年龄,原本体格健壮,是一个在乍浦货运公司开大型货车的男性司机,经济收入丰厚。他的老婆在安徽乡下务农、带孙子;儿子的职业跟他相同,在安徽当地跑运输当驾驶员。他入住医院是出了一起车祸,被另外的车辆撞伤了脾胃。据别人说,是他开车前饮酒过量,而且驾驶过错方在他。不过既然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故,货运公司自然负责了他全部的医疗费用。


数量不少的男人,犯有通病,总爱偷腥。尽管男人早婚,早有老婆,有子女,有孙子,有家庭,但还是不改爱色的毛病。货运司机经济收入丰沛,外面的小二、小三排队等候,那些女人都是冲着钱而来。男人住院期间,哪怕脾胃运转功能撞成吊瓶维系,还是念念不忘他那些外面的女人。住院期间,每天他不停的与外面的女人保持联系,微信聊天不亦乐乎。期间那有夫之妇,他那外面的情人来到医院,与他共叙爱情。因为我听到那打扮得入时妖艳的女人,在言谈之间,好几次提到她的丈夫。他们的暧昧关系,外人一看便明白,一目了然。他的医院陪护人员是货运公司在外面为他叫的男性护工。我没有见到他那安徽老婆与儿子来到他的病榻前探望、陪护。我只听到他跟我们说,他的老婆、儿子、孙子都在安徽:儿子在安徽跑运输,已有下一代,孙子在当地读书,老婆带着孙子在安徽居住。


37号床的病人是一个老太太,由老头全身心的照顾、服侍她。老太患的是肝癌,没有开大刀,做的是微创手术,身上打了5个洞。或许是癌细胞扩散、转移至5处,需要打5个洞,于是在5处地方做了微创手术。手术是许主任亲自主刀,因为许医生技术好,本事大,医术高超。没有突发、特殊情况发生,每天的查房,许主任一般不会出现,由管床医生负责。我入院两天后,管床医生让老太太出院,并嘱咐病人出院静养,之后需要定期来院做化疗。


紧接着37号病床又入住一位病人。这家伙约莫40岁出头,血气方刚,直言快语。即便急性胰腺炎发作,痛得死去活来,还是硬气十足。他的老婆、两个女儿时不时的出现在他的病榻前,陪护他治疗疾病。他自己说“我不需要陪护,我自己能料理自己。我痛得实在撑不住的时候,还是一个人坚持开电瓶车,赶到医院的。”他还告诉病房内的病友说“我这是第三次患胰腺炎了。第一次是在十年前,那时我还在做布生意期间,布生意有赚有亏,总的来说还是赚了。那次的急性胰腺炎来势凶猛,危险丢掉性命。那时家人把我送往上海瑞金医院治疗,花去了十几万元钱,才把我的性命捞回来。我在浙江柯桥、山东等地经营着布料批发部,有几次亏得连内裤都没有了。好在我不在乎,命运总能让我逢凶化吉,渡过生意上的难关。第二次我发作急性胰腺炎也是在今天入住的嘉兴一院,今天是第三次了......”这家伙打着吊瓶,消炎药水进入体内,疼痛有所缓解,正滔滔不绝的向病友们诉说他的经营、患病经历、过程。查房管床医生进入病房,说道“你这是第三次患急性胰腺炎了,还不引起重视。经常这样不注意饮食,暴饮暴食,贪食贪杯,乱吃乱喝,不是我威吓你,患上胰腺癌的概率很大。你得注意了,还满不在乎,吹牛夸海口呢......”


两天后,我的各项检查报告都已出来,诊断为胆总管扩张伴结石、胆囊结晶。2月2日,许主任医生对我施行的治疗方案出炉,为患者做ERCP术,取石。许主任在医生查房前的碰面会上,决定将ERCP术交由张副主任医生来做。当天,张医生施行手术,进行了好几个小时,最终取石失败。原因是十二指肠球降交界处扭曲,拉镜至乳头开口处,反复努力尝试插管,始终无法进入胆管,放弃插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3 07:2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我那ERCP取石术失败,治疗时间延长,钱财花去,痛苦加倍,难受程度、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我躺在活动病床上,被推出手术室。我从头到脚,从面部到头发,从上身到下身,浑身浑脑汗水湿透,没有干爽之处,像从河里捞起来般狼狈。几个小时有知觉,有意识,半麻醉状态下的ERCP术,使我倒头落颈,乏力伤神,浑身动弹不了。我躺在下了手术台的活动病床上,被折磨得如半死人般没了生气与力气。这次ERCP术的失败,令我吃足苦头,元气大伤,遭罪不轻,痛苦不堪。那是由于我的胆总管器官的形状与大多数人不同。因为大多数人做ERCP术取石,成功的概率很高,如我这种情况,据张医生说,还是他从医以来少见的一个病例。


我那活动病床被推回病房后,许主任对我的病情,在医生团队的商榷会上又作了研究、分析、讨论,决定2月5日,星期一,采取开大刀取石,手术治疗的方案:即是开刀手术,将胆总管剪开,取出结石,然后缝合胆总管,然后取出胆囊,再然后体内放置引流T字管,两个月后拔管。因为ERCP术失败,微创术成功的概率也不高。换句话说,做微创也存在风险,于是只能使用开大刀取石,手术治疗的措施、方案。


2月3、4日是双休,星期六、星期日,5日是星期一,手术时间定在2月5日,星期一。不偏不倚,我的胆管炎发作,疼痛连续、加剧,就在开刀手术治疗前的两天日子时作怪、爆发了。


2月3日,我的胆总管处就已经感到微微发痛;4日疼痛感加重,下午史医生让女儿她爸履行开刀前签字程序的手续。所谓签字,即是院方罗列、告知手术风险,如果患者万一发生、出现不测,在一般情况下,都由病人、家属承担风险。出于慎重起见,我按着肚子,忍痛去到医生办公室,向史医生问询开刀手术治疗前的相关问题,要求阅读手术前院方与病家的协议书,以及手术前病家签字的相关问题。但是我终于忍受不了胆管炎症发作的剧痛,跌跌撞撞返回病房,滚倒在病床上,终于动弹不得。于是老头拨通了许医生的电话,告知他,我那突发转变的病情。电话那头,许医生没有作明确的答复,只让我们跟值班管床史医生说明、联系。


自病自得知,我心中明白胆管发炎、疼痛,明天的开刀手术肯定不能如期进行了。白天三顿饮食,我水米不沾,晚上的疼痛更是加剧,那隔天的泻药更是送不进喉咙。第二天早晨,我略感饥饿,勉强咬了一口馒头。因为我的直觉不能手术了。当天查房时,许医生、张医生进到病房,询问我吃没吃食物。我说“吃了一口馒头。”
“怎么这样子,真是搞不清楚,今天是要手术的。”许医生说。
“昨天老头打电话给你,告知突发情况,我的胆管发炎,疼痛难忍,晚上的泻药无法按时服用,我以为今天绝对不能手术了,于是刚吃了一口馒头。昨天你与张医生休息,没在医院。史医生在医院,我们也问过史医生。他告诉我们胆管发炎,疼痛的时候,是不能进行手术的,所以今天的手术,我想肯定不能进行了。几顿不吃,腹中稍有饥饿感,于是我吃了一口馒头。”我实话实说。


接下来两天,我那胆管炎临床症状来势汹汹,吃什么,都是疼痛难忍。然后几天,我感到管床医生似乎有所变化,张医生换成了史医生。对于我的治疗用药,史医生启用头孢消炎,静脉注射药液,才将我的炎症暂时止住、压下。


那几天,由于消炎药的作用、效果,我的胆管炎症状有了明显的好转。我的面色随之改变,病情往稳定的方向发展。史医生过来查房,说道“今天好点了吧,从你的面色看得出,病情有了好转。”
“是的,史医生,这是你用药的作用、效果,对症下药,必定立竿见影。我胆管炎发作,用头孢消炎,准确无误,于是症状消失了,逃走了。我的心情如天气般,也就烟消云散了。”我笑着跟史医生说,接着又说道“史医生,之前,我做ERCP术失败,人事不省,张医生没给我用头孢消炎,故所以我在准备开刀前发作了胆管炎,因此导致不能如期开刀手术治疗。”
“别这么说,医生都是希望病人早日康复的。头孢是能够用,但也不能长时间用,如若不然,对身体反而不利,不好,有适得其反的作用。”史医生笑着向我解释、说明。


虽然距离春节还有一段时间,但院方已经不再安排手术开刀。许主任医生建议我春节前回家静养,春节后再来医院进行开刀取石,手术治疗。张医生跟我说“年前你出院吧,在家也能休息一段时间,待身体好一点,病情稳定,年后来医院。那时你不需要再例行常规检查,只需做开刀前的检查,便能手术治疗了。”


至此,我感觉到我的管床医生还是两个,一个是张医生,另一个是史医生。


我考虑自己身体虚弱,马上开刀手术是有风险的,回家静养一段时间,待春节后再前往医院,进行手术治疗也是好的,也为时不晚。


于是我在2月8日出院,在老头的陪护下,我回乡下家中安心静养。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得人钱财,与人消灾 。”可我这是“用了钱财,灾病没消,事实上更大的病痛疾苦还在后头等着我呢。”


我怀着侥幸的心理,寻思着“出院也好,我在家养病,或许胆总管、胆囊中的结石,不再发生病变,不再疼痛,可以不必再手术治疗,不必遭罪,不必再受痛苦,未尝不是件好事情。”因为那服侍37号病床老太太病人的老头,曾经跟我说“我年轻时候便查出胆囊结石,如今已经40多年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疼痛等疾患,一直以来好好的,没事发生。”我听到后,希望我这毛病如他一样,也会得到天眷顾。


在我未知自己患上胆总管扩张伴结石与胆囊结石,未做ERCP术前,我的身体从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与疼痛。但是自从做了ERCP术后,医生把那如自来水落水管般粗的胃管从我的嘴巴倒腾到胆总管,反复趴抓,却没有办法抓出胆总管内的石头,那种滋味不夸张,如孙行者钻入铁扇公主肚子内捣鼓般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于是那胆总管内的石头如马蜂窝内的劲敌,ERCP术的动作如捅了马蜂窝般状态,病人的痛苦才刚刚开始。我忍受、吞食苦头的时间还长着呢,距离我治愈疾患,恢复健康的时间还长着呢,我还得经受长时间病痛的摔打、折磨与煎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4 07: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从嘉兴一院出院后,我居住在浙江平湖乍浦乡下家中。时间一晃,快过春节了。我想接下去好好养病,应该安安心心,快快乐乐过一个农历新年了。可是事与愿违,我的身体虚弱不堪不说,且总感不适、不舒。


2月9日至10日,尽管我略感身体不适,但我还是坚持整理家居,洗晒衣裤,购买年货,忙于打理年前的诸多事务。11日晚上,我上床躺下,已感不对,还是对自己硬下死命令,躺下歇息。我勉强睡去,深夜11时30分光景,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我从恶梦中惊醒,随即开始恶心、干呕一小时。这是一种什么滋味、感受,只要经历、承受过的人自己知道,那是一种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实在太难受的感觉。其实这就是胆总管扩张,典型的临床症状,我到老年时段,真算是尝到了,领教了胆总管扩张伴结石遭受的痛苦。我实在捱不下,压不下,熬不住,撑不住了,跟老头提出连夜去当地乍浦医院挂急诊,临时、暂时抢救治疗的想法、动作。


紧接着我硬撑着付诸行动,准备住院物品、钱票、医保卡、就诊卡,老头奔波摸黑叫车。我们到达平湖二院,也就是乍浦医院的时候,已是第二天,2月12日的凌晨。


进到乍浦医院,挂好急诊,作为患者的我,马上做各项检查,包括验血、做CT等等。CT诊断为:胆囊增大,胆总管扩张。紧接着静脉注射治疗,医生嘱咐道“你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不能再耽误了。这儿的小医院设备有限,你需要即刻上大医院治疗。现在消炎挂水只能是治标不治本,你必须马上转院做进一步治疗,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建议病人去上海大医院作治疗,上海大医院平时住院床位紧张。不过,现在快过春节了,病房床位或许不那么紧张了,你们还是早作打算、准备。”说完,医生离开了。


我考虑到经济的原因,如果叫差头到上海费用太昂贵,且凌晨时间,差头也没有营运;公交车营运更是需要等到白天;况且静脉注射液吊瓶也需挂好几个小时。再着急也没用,我只能待静脉注射液滴完,病情暂时稳定,再做下一步的打算、动作。


东方露出鱼肚白色,我的点滴挂完。病入膏肓,不能再等待,不能再有丝毫犹豫了。我们打算直奔上海,去上海大医院治疗我的重疾。


老头扶着我,赶到乍浦车站。我昏昏沉沉,坐在乍浦车站的座椅上,感到自己体内五脏非常不适,不舒,口中还是恶心、难受。这难说难捱的感受、滋味,难以形容。尽管通过医院静脉打滴挂水,暂时止住我的恶心、干呕症状。几天来,我的饮食量微少,但我感觉不到饥饿,不过此时倒是感觉到口渴。老头向车站服务处人员讨了一个空矿泉壶,在供水处灌了一些白水。我拿到水,如久旱遇露的麦苗求到了仙水。尽管我口干舌燥,但我我喝水的速度还是不很快。因为这是我患病很厉害的一个时间段,喝完半瓶纯净水,居然还有继续喝水的欲望。老头去售票处买好去往上海的长途车票,然后又在供水处,为我灌满一纯净水,让我能够在车上饮用。开往上海的长途汽车启动了,我半闭着眼睛,难受极了。我懵懵懂懂,意识不强,昏昏欲睡,坐在座位上,一小时后,不知不觉,汽车到达终点站——上海南站。


我勉强睁开眼,老头搀扶着我,我艰难挪动脚步。老头知道我乘不动公交车了,我熬一次肚子痛,硬着头皮让老头叫了一辆差头(出租车)。差头到达我们所说的指定地点:上海东方肝胆医院,出租车的价格显示屏上跳出99.80元人民币的阿拉伯数字。但因春节将至,上海东方肝胆医院已经停收住院病人。此时女儿接到我们的电话,赶到约定地点:上海东方肝胆医院。随即女儿、女儿她爸,拽拉着我这个危重病人,换坐公交车,(路不远)辗转上海第十人民医院。白天又是经过各项检查,老头拖拽着我,进行各项检查,包括验血、拍片、做B超、做CT等等。急诊放射科CT检查报告,放射学诊断为:1、十二指肠乳头增大,胆总管及肝内胆管扩张。2、胆囊积液,胆囊炎改变。


医生为我开出住院单子,老头为我办完一切住院手续。当天傍晚,也就是2月12日,我这个按着疼痛部位,倒头落颈的患者,终于进到上海第十人民医院消化内科三区的病房,住院治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5 08: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乍浦小镇的平湖二院,每个普通病房内安排两张病床;嘉兴小城的嘉兴一院,每个普通病房内安排三张病床;上海大城市的上海十院,每个普通病房内安排四张病床。可见黄金地段的国内一线大城市,医院的床位有多紧张。尽管如此,上海医院的病床床位还是供不应求。


随着社会向前发展趋势的脚步,如今,国内各城镇医院的硬件设施、设备显著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改善。病房内的病床与病床之间,相隔距离都装置了床帘。一是有便于病人换药或施行各种小拆缝术;二是有个人身体隐私的需求,如换衣、擦身等病人卫生工作需求。


床帘布不外乎色彩的多样化,搭配恰到好处,设计创意的不同。床帘布不单色彩漂亮、温馨,且设计巧妙、制作精良。我仔细观察过三个医院(平湖二院、嘉兴一院、上海十院)的床帘设计,只是色彩搭配上的不同,做到了既方便,又巧妙,既温馨,又美观,令人感到暖心、舒适。床帘布的材质或许是化纤质地,整个床帘布,上方设计为3寸左右,乳白色镂空拉丝组成的高位透气层;然后为3寸左右,淡咖啡色、蔚蓝色、橘红色,三色相间组成的上位床帘层,再然后,此三色相间,搭配色彩,化纤料布落地的大床帘,垂直流泻于距离地面约莫4寸左右的位置。


嘉兴、上海大城市的三甲大医院,床帘布的色彩不外乎是淡蓝色、粉红色,乳白色;乍浦小镇医院,床帘布的色彩不外乎是淡咖啡色、橘红色、奶黄色;各地医院病房卫生间都安装有热水龙头,唯一不同的是乍浦、嘉兴医院病房卫生间的热水龙头,没有热水供应;上海医院病房卫生间的热水龙头,有热水供应。当然医院注重、考虑经济效益,在病人身上,千方百计节约成本,也是有情可原;平湖二院、嘉兴一院的开水供应设置了时间,上海十院的开水供应,全天24小时不间断。从这儿不难看出上海大城市对病人的呵护与关爱,更显人性化与暖意化的注重与强调。


不过各地的规定也有其不同的表现:平湖二院病人的床位费,每天45元,陪客陪护病人,借用医院床榻,每晚5元人民币;嘉兴一院病人的床位费,每天48元,陪客陪护病人,占用医院床榻,每晚2元人民币;上海十院病人的床位费,每天50元,陪客陪护病人,借用医院床榻,每晚10元人民币。那陪护病人的家属,借用的床榻破旧不堪不说,且歪斜,不平直。陪护人员简直是在受罪,这10元睡塌的坑人黑心钱收得令人胆寒。老头借用了一晚上,第二晚上便回上海女儿家安歇了。好在我的病情,第二天晚上便缓解了;好在上海有女儿的家,女儿的家距离十院不远。


很多年前,病人、家属拿着被子、毛巾、脚布、牙刷、牙膏、肥皂、脸盆、脚盆、手纸、替换衣裤等日常生活用品,到医院住院。这些随身物品都被往病床底下,或病房噶旮旯头一塞一扔,不但不雅观,不整洁,而且不卫生,不文明,不符合医院整洁、干净的要求、标准。如今病房内有了床头柜,并安装、修饰了可供放置日用生活品的橱柜。对于患者、家属来说,提供了方便,减少了烦心事,免除了病家不必要的后顾之忧。


各地医院医生,上班的着装设计为白大褂、白裤;护士上班的着装设计为白衣、白裤,随着近年来着装多样化的趋势,女护士们着装的色彩更趋多样化。上衣下裤有蔚蓝色的,紫酱色的,粉红色的。春秋两季有上衣外面罩上一件黑色,或紫色、深蓝色、藏青色的薄型羊毛衫的;冬季的上装有加上一件白色,或粉红色的棉衣之类的厚型外套。


各地医院的临时工,包括清洁工、送检工、拿药工、食堂工等等,这些人的着装色彩同样丰富多彩,有淡蓝色的,深蓝色的,浅绿色的,深绿色的,咖啡色的,粉红色的等等。


各医院的医生、护士、医工,各自穿着各种色彩的服装,奔忙穿梭于医院的各个角落、场所,这纷繁的着装影像、线条、动感,组成了一幅绚丽多彩的流线型画面。


这些着装璀璨的医工一类人群,在各医院中自然是最底层的人群,他们的工种技术含量低,工资收入自然微薄。他们干着最苦的活,拿着最低的工资,实在是迫不得已。在这些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来自外地的中老年农民工。由于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这类人员找不到好工作,但为了减轻家庭、子女的负担,他们只能放弃安享晚年,与子女共享天伦之乐的机会、时光,来到各医院做医工,以求自己、子女、家庭的生存需要。如果他们每月都有4000元左右的退休养老金,他们何必自寻烦恼,自己作践自己,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呢?!


什么有尊严的活着,体面的活着之类的话语,都是骗骗陌生人,外国人,甚至于自己的。有道是“好人好话,坏人坏话;善人善话,恶人恶话;凶人狠话,狠人凶话;明人不说暗话,暗人不说明话;闲人闲话,走路人风凉话。”活着不易,在这个人为制造三六九等不同等级的体制世道中,人们无奈的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底层人中有相当数量的人出于自私心理,明哲保身,服从于当下,更是只能顺势而为: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成为这些人的人生原则、宗旨。


据说医院的医生,社会中产阶层人士,每月的公开经济收入在10000元以上的人民币,技术、本事好的开刀医生,还远不止这个数;据说医院的护士,一般工薪阶层人士,每月的公开经济收入在6000元以上的人民币,技术、本事好的护士长,还远不止这个数;据说医院的医工,普通农民工人士,每月的经济收入也就在2000元至2500元左右的人民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诸勇 发表于 2018-6-7 07: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楼主像是嘉兴一带的人,怎么会跑到中国知青之声网上胜任超级版主的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戴望天 发表于 2018-6-7 09: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诸勇 发表于 2018-6-7 07:59
看看楼主像是嘉兴一带的人,怎么会跑到中国知青之声网上胜任超级版主的呢?

写作水平不一般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7 12:30: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诸勇 发表于 2018-6-7 07:59
看看楼主像是嘉兴一带的人,怎么会跑到中国知青之声网上胜任超级版主的呢?

谢诸勇关注、支持。
我不是嘉兴人,我是上海人。中国知青之声网知青茶馆的版主是魁戈总版主聘请我担任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7 12: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望天 发表于 2018-6-7 09:13
写作水平不一般啊!

谢戴望天关注、支持。谈不上写作水平,只是爱好写作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7 12: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宝宝 于 2018-6-9 06:50 编辑

九、
很多人知道,上海住院病房的床位供不应求,很紧缺,哪怕是节假日。快过年了,上海很多三甲大医院已经不收住院病人了,即便床位空着,并不紧张。


傍晚,我住进上海十院,消化内科三区的病房。不知什么原因,上海十院将我这个病人收了进来,或许是因为我那在嘉兴一院做的磁共振的片子、报告,让上海十院的医生带有一份好奇的探讨、研究之心。


白天,我挂的是急诊号,急诊科医生听我诉完病情,便打电话至消化内科三区住院部,将汤医生请往急诊科商量。住院部收病人,自然是住院部医生的权力。住院部汤医生与急诊科医生,拿着我那嘉兴一院的几张检查报告,反复讨论、推敲,还是破例将我收进住院病房。因为没有特殊的情况,春节降至,上海各大三甲医院一般停收住院病人。


主任医生是陶医生,当天没在医院当班。当天傍晚,护士便来到我的病床,对我进行静脉注射打吊瓶。我告诉她“我在嘉兴一院,静脉注射打滴挂水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原本静脉就细,加之疼痛引起饮食减少,静脉更难找了。”令人想不到的是上海十院女护士,静脉注射的专业技术并没有嘉兴一院女护士好,她在我的手臂、手背上找啊找啊,掏啊掏啊,戳啊戳啊,找静脉,打了三针,都没有打中,痛得我咬紧牙关,脸部扭曲、变形。女护士第四次打针,针头才勉强打入我的静脉,滴液非但慢且针头痛。女护士说道“是的,你这静脉真难找,难打。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坚持一下,将这袋盐水挂完。今天我告诉你的管床医生,明天你去做深静脉置管。(俗称做穿刺)明天静脉注射,你便能不遭罪,不吃苦头了。明天主任医生上班的话,会对你的病情作分析、讨论、用药的。”女护士说完,我强忍疼痛,将今天的盐水挂完。


第二天,在静脉注射前,管床汤医生让我去做了深静脉置管的小手术,这样对每天的静脉注射省去了一桩烦心事。
这里面有一个插曲播送:上海的大医院有很严格的规定,即便做穿刺,这样的小手术也得换上医院的消毒病号服。我第一次在上海大医院住院,并不知道上海大医院的规矩,而且护士没有告知我,做穿刺这样的小手术也得换上医院的消毒病号服。我在嘉兴一院住院,只知道嘉兴一院的规定:只对做ERCP,做微创,开大刀手术,需要换上医院的消毒病号服。


于是我穿着自己的随身衣服去到做穿刺的技术科室。哪里知道,我受到那儿医工的严厉训斥“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懂不懂规矩?!这儿是什么地方?!穿病人自己的衣服不得做手术!你居然不穿医院的消毒病号服来到手术室,做深静脉置管术。”那女医工狐假虎威的说。
“我不知道上海大医院的规定,我是第一次住上海大医院,而且护士没有通知我,一定要换医院的消毒病号服。”我实话实说。要不我怎么说底层人中有坏人,上层人中有好人呢。底层人中大多数人还是好的;但真有那么一部分人,或狐假虎威,仗势欺人,或底层人欺负底层人,指手画脚,谩骂深受疾苦的病人。那做穿刺的医生倒温文尔雅的说“没事,让你家老头回病房,替你拿医院的消毒病号服穿上,你再做穿刺也不迟。”
“那你把衣服脱光,换上这儿科室的大褂子。”那坏女人医工又吆五喝六的吼叫。
“俞某某,这样吧,你在小房间坐着,等一会儿。等你家老头拿病号服过来,你穿上,然后再做穿刺,没事的。”那态度和蔼的女医生说。
“噢,我知道了,谢谢你,医生,我在这儿等着。我家老头给我回病房拿消毒病号服过来,我穿上,就做穿刺手术。”
“你这个人,怎么听不懂人话,跟你说话真吃力......”那坏女人医工又是一阵乱吼,谩骂病人。
“你才不懂人话呢。我听你的?还是听医生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少在这儿狐假虎威。这儿的事情是医生做主,还是你这个自以为是,蛮横的医工独断专行?!......”这时候,我不再容忍,对着那泼妇医工好一顿抢白,直说到那横行霸道的泼妇退一边去,没了声响。


汤医生是个中年男性医生,他的脸部长有不少白瘢痕,如果没有这个缺陷的话,他应该是一个面相英俊的中年人,是他将我收进住院病房的。查房时,汤医生与另外一个女医生反复观看、推敲、讨论我那嘉兴一院出具的磁共振片子、报告,然后开出静脉注射用药。因为主任陶医生今天还是没有在医院当班。


当天,我做完深静脉穿刺,六瓶静脉注射盐水直挂到傍晚,炎症得到控制,病情缓解,稍许稳定。晚饭后,我又在放射科做了磁共振检查,放射学诊断报告为:1、胆总管下段多发结石,其上肝内、外胆管扩张。2、胆囊积液,胆囊结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21 16:26 , Processed in 0.1870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