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蓝宝宝

病历散记

[复制链接]
戴望天 发表于 2018-6-7 14: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7 12:31
谢戴望天关注、支持。谈不上写作水平,只是爱好写作罢了。

向你学习!

有一种爱好是永恒的。生命不止,爱好不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7 15: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戴望天 发表于 2018-6-7 14:29
向你学习!

有一种爱好是永恒的。生命不止,爱好不息!

谢谢你,戴望天超级版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戴望天 发表于 2018-6-7 15: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7 15:16
谢谢你,戴望天超级版主。

回贴快,又十分客气,

赞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9 06: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今天是2月13日,明天是小年夜了,陶主任或许有事,上午查房的时候,我还是没有见到他。他仍然没在医院当班。


汤医生通知病人、家属“今天是今年阴历年前,医院安排手术时间,最后一天的日子,不然的话,要等到春节长假后再安排手术时间。”并说“病人胆总管取石最理想的方案还是做ERCP术,这样吧,你们住院是顺利的,机会也好,今天下午就将ERCP术做了吧。”


之前,我在嘉兴一院做ERCP术失败,苦头吃足,阴影未散。我原本不想做,但经不住汤医生好说歹说做工作,我的思想转变了,我愿意再承担一次风险。上午,老头去医生办公室签字的时候,情况又发生了反转。因为汤医生将风险,直白告知于老头“胆总管如若狭窄,会产生大的创伤,或有胰腺炎感染的风险概率。”老头听到有胰腺炎风险的概率,当时就吓傻了,不愿让我做ERCP,他不愿签字了。老头回到病房,将汤医生的原话告知我。于是,作为病人的我,也坚决抵制,拒绝做ERCP术了。


由于老头拒绝签字,作为病人的我,也拒绝做ERCP术,这令汤医生很恼火,他甚至于说道“患者、家属哪有这样忌讳就医的。我实话实说,倒让家属拒绝签字,拒绝做ERCP术了。”可病家不是这样想的,我自己的病情,自己心中最清楚:我在嘉兴一院做ERCP术,险些出事。我的胆总管生呈形态与别人不同,既然你医生实话实说,如果手术不顺利,不成功,会产生胰腺炎的风险概率,我当然拒绝做ERCP术了。经过再三思考,我再次得出结论:我那胆总管扩张伴结石的疾病,不适合做ERCP术。


年将来临,其实医院病房的很多病床床位空着。我入住的病房,4个床位,有两个空着。昨天,我入住的当天,病房内只有一个病人,三张床位是空着的。


今天傍晚,陶主任医生来到了病房,我见到了陶主任的真人。陶主任是个壮年医生,矮胖个子,肤色健康,表情和善,说话婉转。他说道“病房中来了新病人,待会儿,我问一下汤医生,你的情况如何?明天查房前我再过来。”


我旁边病床的病人是个中年的哥,他是上海崇明人,在上海开差头,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他家早就租借房子,居住在上海了。他与家人长期生活在上海这个大城市,早就融入这个大城市了。他的老婆在租赁房居室附近的工厂打工,儿子读书时就与父母住在上海,一起生活。如今儿子在金山工作,那是他到部队参军,复员回到上海后分配的工作。他们一家三口,早就不在家乡崇明生活了,是属于新上海人的范畴类型。


病人患的是胰腺炎,自然也是暴饮暴食,贪食贪杯引起的。他如嘉兴一院37床那家伙般,什么牛肉、蹄筋、鸡肉、海鲜等等美食全都照单全收,猛吃猛喝,不当回事,所以患上胰腺炎已不是头一遭了。据他说,勤快一点,他每月的经济收入在10000元左右的人民币;老婆也在上班打工,有经济收入;儿子当兵复员,也已工作。一家人都有经济收入,这一家新上海人在上海的生活也算过得去。


男人长相威武雄壮,生性威猛,好色,如猫贪腥。崇明男病人如那嘉兴一院36床的巨人家伙般,家有老婆、儿子,外面又有小二、小三。他电话微信不停、不断,小二、小三轮番进攻。我只听到崇明男人在电话中与外面的女人亲昵、暧昧搭话、聊天。小姑娘、老板娘不绝于耳。我听到电话中,他的原话“叫你什么,称你什么,难道叫你老婆?还是称你情人?叫你小姑娘,称你老板娘不好吗?......”有两个妖艳的女人,白天曾经来看望过他,都不是他的老婆。因为我刚入住医院,当天晚上见到的是他的老婆。他的老婆白天要上班,晚上才来医院。他的老婆不是整天陪护在医院,而是当天傍晚到了医院,将要做的事做完,然后回家。因为胰腺炎病人不能吃喝,靠静脉注射打滴挂水过日子。打滴挂水完了,疼痛、炎症得到控制,病情稳定。年轻壮实的胰腺炎病人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不需要太多的护理。


那些个妖艳的女人,家中都有男人。她们与外面的男人苟且,都是想着好吃好穿,男人口袋中的钱财而来。傻乎乎的男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有时会冲昏头脑,将自己小金库的一些私房钱,花费在这些女人身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1 16: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宝宝 于 2018-6-11 16:30 编辑

十一、
这两天,上海十院消化内科三区住院病房的医生对我的病情,施行保守治疗法。因为作为病人的我与护理病人的老头,拒绝做ERCP术。我在病房接受治疗,每天六大瓶药剂盐水,静脉注射打吊瓶,从上午一直挂到傍晚。


今天是2月14日,小年夜了。昨天我已经拒绝做ERCP术,陶主任已经从管床汤医生这儿了解了情况,汤医生甚至于不想理睬我们。


上午医生查房时,陶主任来到病房跟我说“既然你拒绝做ERCP术,那只能施行保守疗法。几天用药下来,你的病情得以控制,逐渐稳定。这样吧,今天已是小年夜,下午你可以出院,回家静养,待春节后再来医院检查,需要做什么手术,再做定夺。”
“陶主任,今天再给我用一天药,挂一天水,观察一下吧。明天大年夜,再用药一天,然后我出院。”我说。
“也行,明天大年夜,你出院吧。不过大年三十,对于病情稳定的病人,医院不再用药挂水。”主任医生说。
“陶主任,等过了年,如果我开刀手术,是否还住此科室病房。”
“不是的,等过了年,如果你要开刀手术,得另外找肝胆外科医生治疗,好吗?”
“好的,我知道了,我回家修养后一段时间,再作打算,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我给你配了相当数量的出院带药,好好口服这些保守疗法用药,对你的病情稳定、身体恢复有好处,有帮助。”
“好的,知道了。谢谢你,陶主任。明天大年夜,我出院。”
“行。记住了,出院后多休息,不能干体力劳动,千万别吃油腻食物;吃清淡,低脂肪,易消化的食物。”陶主任再三叮咛我,做出院医嘱。
“好的,谢谢主任。”我结束了跟陶主任的对话。


2月15日,大年夜的上午,老头去财务室结好账,我整理好日常生活用品,带上出院配药,老头陪护我出院了。


出院后,我来到上海女儿家,休息静养,度过新春佳节。我心中有一个念头:如果我坚持服用上海十院医生为我开出的那相当数量,一大马夹袋,保守疗法的西药后,胆总管不再扩张,胆总管结石,胆囊结石不再作怪、疼痛,我也不想再做任何手术,免遭罪过、痛苦。因为我年龄大了,开刀手术毕竟遭罪,身体恢复、痊愈时间长。能够运用保守治疗法,吃药,避免开刀手术,治愈疾病,那是最好不过的结局。然而我的想法太幼稚了,尽管每天我坚持吃药;不干活,躺着休息;注意饮食,不吃油腻食物,只吃清淡、低脂肪、易消化的食物,但灾难还是降临到我的头上。


在女儿家,小心翼翼过了一个星期,新春佳节刚过,我的临床症状又出现了:恶心、呕吐、难受,并伴有腹泻。我心想:这个疾病,再注意,再当心,看来保守疗法不是治疗疾病的根本方法。因为保守疗法很难坚持下去,即便长期坚持吃药,疗效也是甚微的。事实上长期效果显然、确实是没有的,不发生身体的动荡、不测是不可能的。这只能说实践证明了这一点,因为几次三番出院后,胆总管扩张、胆管炎、胆囊炎发作,胆总管、胆囊剧烈疼痛。换句话说,保守疗法还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可以这样说,ERCP术对我不适合,微创同样有风险。那么解决问题,治疗疾患,唯一的方案、办法只有开大刀,动手术,才能彻底根治我的疾病。


虽然我知道上海的三甲大医院,在医生的医术、本事、技术,医院的软、硬件设备,整体的医疗设施、水平等诸方面,显然比嘉兴的三甲大医院来得好、高,但是上海十院不清楚,不了解我的病情,坚持让我做ERCP术,或微创,存在风险。加之经济的原因,上海帮困医保医疗费一分钱都不能报,发票还需拿到之前户口迁出地的社保中心报销,需要长时间等待不说,报销比例且低;嘉兴一院清楚,了解我的病情,知道我做ERCP术,或微创,存在风险。加之经济的原因,上海知青在浙江当地社保中心的医疗费报销,当场兑现,不需要长时间等待,报销比例且高。出于方方面面原因的考虑,我只能选择在二三线城市的本地医保医院就医。作为一个经济收入不高的底层人,我更是不得不考虑经济层面的原因。经过再三思考、斟酌,我准备还是回到浙江当地,去嘉兴一院继续再作治疗。因为不是绝症,只是体内脏器结石疾患,二三线城市的三甲医院治疗不是问题。


有道是“好记性及不了烂笔头。”由于生病,一是我怕失去记忆,二是我怕身体弱,说不动话,于是在上海女儿家的电脑中预先写好一张用文字表达,简单患病、治疗过程的纸质书面,并打印好。我准备将此书面文字带到嘉兴一院,不用再作细节回忆,以及劳心伤神用言语表达。我便能够拿着这张用文字表达的纸质书面,直接交给嘉兴一院的医生,免得再多费口舌,累着身体,下面我将此阐述的内容公布如下。


患者俞XX病情、治疗过程:
1、患者在浙江乍浦当地医院——平湖市第二人民医院,通过肠镜查出肠内有息肉,于2018年1月22日住院治疗:割去肠内息肉。期间通过彩超检查诊断:胆总管扩张伴结石,肝内胆管结晶。因为当地医院设备有限,建议上大医院治疗,于1月29日出院。


2、患者在1月30日去往浙江嘉兴第一人民医院,去除胆总管、胆囊结石,住院治疗。施行ERCP术过程中,患者持续空腹恶心。ERCP术失败,几天后医生准备采取开刀动手术取石。然而期间患者肠子绞痛,腹部抽风、空吸,疼痛难忍,医生诊断为胆管炎,于是手术未能如期进行,于2月8日出院;2月12日凌晨1时,患者在家开始空腹恶心、呕吐、难受,持续2小时,于是即刻赶往乍浦当地医院,急诊CT影像检查报告诊断:胆囊增大,胆管扩张。医生告知,病人病情严重,后果不堪设想,建议即刻前往上海医院治疗。


3、2月12日,患者、家属前往上海东方肝胆医院治疗。但因春节将至,停收住院病人;随即辗转上海第十人民医院,通过各项检查,晚上入院治疗。第二天,医生通知病人、家属,病人须进行ERCP术,并预告风险:胆总管如若狭窄,会产生大的创伤,患者或有胰腺炎的概率风险。前车之鉴,患者、家属拒绝ERCP术。于是医院进行保守治疗,2月15日出院。上海十院急诊CT检查诊断:十二指乳头增大,胆总管及肝内胆管扩张。2、胆囊积液,胆囊炎改变。MR(磁共振)检查诊断:1、胆总管下段多发结石,其上肝内、外胆管扩张。2、胆囊积液,胆囊结石。




                                    患者——俞XX表述
                                    2018年2月17日


在上海女儿家休息几天后,2月23日早晨,老头陪同我一起回到浙江平湖乍浦。我想办妥一些家事,再过几天,让老头看护、陪护我转院,奔赴嘉兴一院,继续治疗疾病。


可是,在乍浦家中还没过上一个星期,我又犯病了。尽管我没有忘记上海十院陶主任的医嘱,没有忘记不干活,躺着休息;没有忘记坚持吃出院的带药;没有忘记不吃油腻食物,只吃清淡、低脂肪、易消化的食物。但是我那老毛病毫不客气,又凶猛袭来。2月28日深夜,我又开始干呕、恶心、难受,并伴有胆总管疼痛的临床症状。我实在熬不住,撑不住了,3月1日凌晨,我便起床,准备住院日常生活用品。我撑着虚弱的身体,勉强把诸如牙刷、牙膏、脸盆、脚盆、肥皂、毛巾、脚布、替换衣裤、纸巾等等物品整理在一起,并把病历卡、医保卡、就诊卡、钱票准备好,放入我的随身包包中。老头把我整理在一起的这些日常生活用品,分别放入几个包包中,做好陪护我前往嘉兴一院,住院治疗的准备工作。


我们将家中事务料理好,老头烧好早饭,我没有食欲,老头草草吃过早餐。天刚放亮,我们准备就绪,先赶往乍浦,然后坐乍浦6点钟开出的头班车,赶往嘉兴一院,准备再次住院治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尚勤 发表于 2018-6-11 19: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在关注,期待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2 07: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尚勤 发表于 2018-6-11 19:24
我一直在关注,期待下文。

谢尚勤关注、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2 07: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今年上半年的第一季度,我已经住过三次医院,包括平湖二院、嘉兴一院,上海十院,这次是第四次住院了;单嘉兴一院已是我第二次入住的医院了。


3月2日大清早,天色还未大亮,老头又陪护着我,赶往嘉兴一院住院治疗。我跟随老头,坐在车上,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乘车颠簸,辗转赶路。我们从乍浦乡下的家,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路途中,有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堵车一小时)换乘两辆公交车(包括短途、长途)车程劳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嘉兴一院,随即老头为我挂上许浏主任医生的专家门诊。好在不费太大的周折,便由许医生为我办好了头道住院手续。因为昨天白天我们已经打电话给许医生,告诉他,我的病情临床症状:恶心、干呕、胆总管区域疼痛难忍。


许医生早已了解、熟悉我的病情。因为去年阴历年底前我已经住过此医院,这是今年阳历新年后,第二次又入住嘉兴一院的时间段了。肝胆外科七病区医护人员的团队,还是我在去年阴历年底前住院时的一班子老人马。许医生开出住院单子,为我办妥第一道入院手续;我们上到肝胆外科七病区的医生办公室,史医生在,他为我办妥第二道入院手续:午饭前,我们在住院部护士站便办妥入院手续:入住肝胆外科七A病区,病床为走廊通道上的加床。


说也凑巧,3月1日白天,老头打电话给许主任医生,说是病人准备第二天来嘉兴医院住院治疗,许主任说是明天正好他当班专家门诊。就在打电话的当天深夜,我便又发作老毛病疾患:胆总管扩张、恶心、空呕、难受、疼痛。这不知是上天惩罚我,还是眷顾我,还是让我选择发作疾病的时机,还是特地为我安排好,住院治疗的时间。


住院手续是办好了,但是病房的病床床位没有。近年,各大城市的医院,病人病床的床位是紧张的,所以我只能暂时住在走廊通道的加床上,等待医院病房有病人出院,腾出床位,然后住入病房。


肝胆外科七A病区走廊通道上挂着的红色电子屏时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潺潺嘘嘘如天体般无声滴溜,轻轻快快如河水般顺势流逝。我躺在走廊通道的病床上,望着红色电子时钟屏幕,静静的陷入漫无边际的遐想、沉思......


走廊通道上,两边都摆放着加床。我对面的加床病人,是一个外地老女人,她的女儿陪护着她。女儿跟我说“我母亲患的是静脉曲张,整条右腿肿胀、疼痛,行走、迈步困难,且年代久远。只因母亲年轻时在外地农村,经济困难,多年不治,终于造成顽疾。如今作为儿子、女儿的我们都背井离乡,在外讨生活。我的哥哥嫂子在嘉兴的一家工厂打工,家庭经济困难;我与丈夫在嘉兴开着一家废品回收站,由于是自己开店,时间能够自己自由安排,所以侍奉老娘是我当仁不让的责任与义务了。因为哥哥嫂子一天不上班,没一天的工资,农民工经济收入不高。我陪护老娘,家里的废品站能由老公打理。但是我们的经济、生活也不富裕,老娘住医院已经好几天了。老娘的毛病是顽疾,老毛病了,要想治好,相当困难。也就只能是治疗比不治疗好一点罢了,作为贫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异地就医,医院的医疗费这儿不能报销,发票拿到当地报销,不说时间等待上的久远,且报销比例低;再是床位紧张,老母入院好几天,都没被安排入住病房。再这样拖下去,对于经济上的支持,显然我们是难以应付了。我们打算,再过上一两天就出院。”


我听完病人女儿的话,感到一阵心酸,既同情又无奈。当今社会医疗体制,要想实现全民免费医疗,那是做梦,不现实的;即便异地报销结算,那也都是只听说,没见真,亦真亦假,浮云是神马般的假话,假动作,不知是猴年马月的真话,真动作。


这次入院,我还了解到肝胆外科七A病区不只是肝胆科,似乎包括、增加了一个“静脉”或“血管”科。因为阴历年前我住院,没有发现肝胆外科七A病区有静脉曲张的病人;这次住院发觉肝胆外科七A病区有相当数量,静脉曲张的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3 06: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我的管床医生还是张医生与史医生,当天我没有见到张医生,或许他去手术室开刀了。在一般情况下,许主任不太会在每天医生查房的时间出现。只有在病人病情转化、突发、特殊的情形下,这个时间,许主任准会出现在现场。


我向史医生简单阐述病情,并将我写、打印好的书面交于史医生。由于我心直口快,最后说道“自从张医生给我做了ERCP术后,我那胆总管扩张、空呕、难受、疼痛的毛病、疾患,便时不时的作怪、侵袭我了。之前,我从来没有发生过呕吐、疼痛、难受的这个毛病、疾患。”


我在加床上刚坐下,医生开出病人各项检查的单子,包括验血、B超、心电图、大小便、胸透拍片、肺功能测试等等,又是一系列的例行常规检查。我刚检查好心电图,回到七病区。护士通知我,张医生找我与老头谈话。我与老头来到医生办公室,平时张医生那笑脸似乎严肃了,拉长了。
“张医生,你找我们吗?”老头懵懵懂懂的说。
“张医生,我又来医院住院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并不知道史医生将我最后说的那句话转告了张医生,张医生此时的心情有点不好。
“是的,我有事找你们。史医生告诉我,你说是由于我做ERCP术,而患病。我自然生气,医生与病人都是人,医生也希望将病人的毛病治好。如果你换作医生,病人这样说你,你不感到生气吗?如果你坚持自己的意见,我们医院不想接收你了,你到别的医院去治疗吧。上海的三甲大医院不是很好吗?”张医生显然是生气了,他对着我说。
“张医生,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是向史医生说过这样一句话,但是我的意思是我不适合做ERCP术,我并不有责怪你的意思。我是实话实说:在做ERCP术之前,我是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个胆总管扩张、空呕、难受、疼痛的毛病、疾患。”我反复解释,张医生就是不理解我,所表达的意思。
“张医生,我家老婆直爽,说话直白,她是实话实说。”老头加以解释。
“张医生,你真的是误会我的意思了。因为ERCP术是你做的,我带上你的名字了,如果是王医生、李医生做的,我当然会带上王医生、李医生的名字了。再说了,我要不相信嘉兴一院,我怎么不在上海十院治疗,却又会转回到嘉兴一院治疗。我是相信嘉兴一院医生的医德、医术,才又返回原先的医院治疗了。”
“上次病人住院,没有如期手术治疗。当时手术签字前,院方就要求家属,你们的女儿来医院签字。因为你们俩人都是老人了,开刀是大事情,女儿必须到场签字。你们的女儿没有来;这次你们的女儿无论如何必须到场签字,如果还不到场签字,我怀疑这其中必有问题。哪有女儿不管老母开动手术风险的大事的,不管是在上海,甚至于在国外......”
“张医生,我们家女儿在上海打拼讨生活不易,太忙了。她实在走不开,来现场签字。我的事我能做主,况且老头能签字,即便老头不能签字,我也能为自己签字。张医生,没事的,你放心,院方没责任,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我坚定的说。
“你这个病人,虽然年龄大,但主意也大且多。”张医生冷不防,来了这样一句话。
“不是的,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说。因为我家老头,人老实,没文化,又不会说话,我不说不行。”我直言不讳的说。
“张医生,在这点上,我家老婆说得对。我家女儿真是太忙了。我们谅解她,我会在老婆手术前为她签字的。”老头又作了保证。
“那这样吧,你把你们女儿的电话告诉我,我在电话中将情况向她说明,不要到时出现了状况,又找医院的事情。”张医生心中自然有顾虑,转向老头说。


过后,我回病房歇息了。老头回到病房告诉我,他拨通了女儿的电话,让张医生接听。张医生在电话中将上次我住院期间,做ERCP术的情况告诉了女儿,诉说我怪罪他的言辞意思,并让她在我这次手术前,无论如何抽出时间来医院现场签字。女儿耐心听取张医生诉说的情况,表示理解张医生的心情。不过对于来现场签字的事情,女儿向张医生表示歉意,因为最近一段时间,生意繁忙,实在安排不出时间,赶往嘉兴一院签字。女儿表示,签字的事情还是让老爸全权代理。


于是此事才算告一段落,接下去医院医生对我的治疗,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踏上正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4 09: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在1月30日,第一次入住嘉兴一院之时,张医生、史医生便让我们通知居住在上海的女儿,告知她,我的病情,开刀做手术的时间,以及在手术前,告知履行协议书上签字手续事宜。


在3月2日,第二次入住嘉兴一院之时,许主任将我的手术时间安排在3月7日。我入住医院之时,张医生事先通知、告知我们。这次无论如何要让女儿来医院,医院医生将向女儿告知我的病情,以及履行签字手续事宜。


当天傍晚,老头在病房间跟我唠叨。
“上次住院开刀手术,没做成;这次住院开刀手术,肯定做成。我们是否通知女儿,让她过来。”
“别让她过来了,我们已经去电。她不是跟我们说了,这一个星期内,工作日程排得满满的,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嘉兴一院。如今生意难做,女儿在外打拼讨生活不易。女儿要顾及宝宝的学习,又要顾及家中的经济,让她省点心吧,不来就不来了吧。我生病,开刀手术,在医院有医生;女儿来不来并没有大碍,大关系。病人的疾病能看好,家属不在也能看好;如若病人患的是绝症,家属在,也是白搭。再说了有你签字,不就行了;即便你不签字,我自己替自己签字,也是可以突破惯例,走完程序的。”


老头对于我的分析、看法还是认可了。因为他也同情、理解,活在当下,年轻人忙于事业、家庭,有太多的酸楚与艰难。女儿为这个小家,打拼、赚钱、讨生活实在不易。于是老头没有再坚持让女儿放弃工作上的事务,而奔波于上海、嘉兴、苏州之间,为作为病人、母亲的我签字、忙活。所有一切护理、照顾的事务,都由老头他一手包办。哪怕再忙再累,老头从不唉声叹气,哼一声,说一句。


不过老头脑袋中还是担心,有顾虑的。他怕这次手术万一有个好歹,无法向女儿交代。我反复做工作,告诉老头“这个思想负担没必要有。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该来的,不会来,该来的总会来。”
“也行,女儿太忙了,不来就不来了。我会签字,并护理好你的,你放心好了。只是我在想,是否要电话通知你娘家身边的亲人,包括你的父亲、哥哥、妹妹、弟弟们?”
“不必了。在浦西的那些亲人们,曾经为阻止我户口回迁上山下乡前原户口所在地,作出了斩杀亲情、心狠手辣的事情,与我结下了冤家死对头。我跟他们的亲情关系早已拗断,不再有往来;浦东的亲人们,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年老体弱,自己也有病;再说了上海、浙江,来回折腾,路程远,往返累,就不要让他们知道,免得麻烦、打扰他们。”我说。
“我不是要麻烦、打扰他们,让他们赶来看你。而是我想到一个问题,有道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果你的病情若有什么不测与闪失,你的娘家人,谁都不知道,将来你的娘家人是否会怪罪我,不通知他们的责任。我想我通知他们,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事;我不通知他们,他们可以说:我们不知道,那就是我的事了。”这老实人就是如此耿直、较真。
“你完全没必要有此顾虑,女儿与我不怪罪你,轮得到他们怪罪你吗?!他们的良心早就被狗吃掉了,他们还会在乎我的病痛、感受、死活。放宽你的心,我们自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将老实善良的老头,那颗忧愁、顾虑之心安抚、捋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21 02:19 , Processed in 0.1980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