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蓝宝宝

病历散记

[复制链接]
尚勤 发表于 2018-6-14 13: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你老伴点赞。真有责任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4 16: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尚勤 发表于 2018-6-14 13:54
为你老伴点赞。真有责任感!

谢尚勤关注、支持、帮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5 09:4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3月2日的静脉注射液是在下午滴挂的,我的静脉自然是难找,注射打滴吊瓶自然是令人头大的一个难题。好在嘉兴一院的护士打针技术好,本事大,但还是打了好几针,才勉强打上点滴。让人更不安的是,吊瓶挂到后来,针头药水往静脉血管内滴入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滴不进了,只能拔掉注射针头,不要、浪费药水了。


嘉兴一院的护士可不像上海十院的护士,那样会向医生反映、上交难题。前者是有事扛着,不轻易将难题上交医生,诸如静脉难找此类问题,不是由护士主动提出,告知医生,然后由医生开出单子,做深静脉置管;(穿刺)而是非得由医生主动提出建议,然后告知护士,让护士通知病人,做深静脉置管(穿刺);后者是由护士主动提出建议,告知医生,然后由医生开出单子,接着护士通知病人做深静脉置管;(穿刺)而不是由医生主动提出建议,然后告知护士,让护士通知病人,做深静脉置管(穿刺)。因为静脉注射打吊瓶是护士主要、重要的本职工作,护士是直接与病人打交道的人,最清楚、了解病人的情况。上海十院的操作过程是合乎情理的,是顺理成章的,是有理有据有序的。


第二天,也就是3月3日的上午,医生查房后,医生对病人治疗,对症用药的新一天又将开始。昨天护士对我这个病人,难打静脉注射针的难题,没有及时告知我的管床医生。护士在我的手背上,臂膀上,再三、再四,反复找来找去,打了4针,还是失败了。痛得我咬紧牙关,整个面部像歪菠萝般扭曲,针头还是打不上静脉,即便有一回碰巧打上了,但是皮肤肿了,即便后来捣鼓了一下,皮肤不肿了,但是针管里怎么也不滴液。护士只能拔掉注射针头作罢,但还是没有告知医生。我的治疗处于中断、停顿,无法继续的状态。


在万般无奈,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这个主意大、且多的患者,在医生查房的时候,向我的管床张医生,主动提出建议。倒不是我这个底层人不地道,就事多,尽找医生的麻烦;而是我万不得已,实在没有办法,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住在医院,不能打滴挂水,用药治疗吧。


我那虚弱的身体,病痛的折磨,加之饮食的减少,微细的静脉不知道藏到了哪儿。昨天下午的打滴挂水到后来,针管中已经无法顺畅流通,实在是静脉血管难以承受。这满目疮痍的情景已把我打得焦头烂额,倒头落颈,加之打针时,我那呲牙咧嘴,痛苦不堪的情景,都被老头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新的一天开始了,上班后,许主任集合肝胆外科七A病区住院部全体医生,召开每天上午例行的医生工作会议,将最近几天病人特殊、突发、转化的各种情况,在会议上作说明、分析、讨论,并布置、实施解决问题的治疗方案、相关手术。张医生带领医生团队在七A病区,开始新一天的查房工作。张医生查到我那走廊通道上病床加床床位,我实在出于无奈,不得不向他提出要求了。
“张医生,我的静脉注射打吊瓶发生困难。护士找不到我的静脉,即便找到,打入,药水也滴不顺畅。不信你去问护士,我的静脉注射用药已经停止。上海对于如我这样的病人,护士主动向医生提出,做深静脉置管(穿刺),不用我个人提出。你们嘉兴一院,有没有,能不能做深静脉置管(穿刺)术?”我发出微弱的求救声音。
“你就是主意大且多,做穿刺也是有风险的。一是有血栓的风险;二是置管时间长了,需要重新操作,不然的话会有不测。”张医生不以为然的说。
“我亲眼所见,病人所受的痛苦。她的静脉注射用药停止,情况确实,你不信去问护士吧。”老头说完这句话,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连贯的语句。此时张医生已经不想跟我这个病人与家属说话,他想离开我的病床。就在此时老头停顿了片刻,颤颤巍巍,缓过神来。老头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忽然之间扑通一声,双腿跪倒在张医生面前,顿时间酸楚的泪水涌出眼眶,顺着脸颊滚落下来。随即老头不知是看到我承受的痛苦,实在不忍心,还是急中生智脑细胞膨胀,脑袋中居然又蹦出一句连贯的话语“救救我家那可怜的老婆子吧,我给你磕头了。”此情此景,用老泪纵横、痛心疾首的形容词来表达老头当时的心情,并不为过。
“怎么这样子?”张医生想不到老实人老头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见状,心中无所准备,连说“怎么这样子?”张医生准备离开现场,躲闪不及,两腿被老头一把抓住。老头双膝跪地、哭泣,久久不愿站起。


众人闻声,聚拢围观,看热闹,出主意,谈看法。张医生还是连说“怎么这样子?”“怎么这样子?”
“病人怪可怜的,怪虚弱的。要不是万不得已,她绝不会自愿受苦,提出做穿刺的。要知道做穿刺也是一个小手术,也蛮害怕的,也够遭罪的......”众人你一言我一句,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张医生不再做无谓的辩论,回到医生办公室。显然他已经向我这个“难弄”的病人妥协,同意病人的建议,做深静脉置管。在之后的程序中,由史医生开出单子,在没有护士的通知下,然后作为病人的我,由老头陪护,当天直接去深颈脉置管技术操作科室做了置管术(穿刺),深静脉置管的位置还是在颈部右下侧,只是那位置在之前上海十院住院时做的穿刺位置的下方一点。下午以及今后的静脉注射,病人都不须再受打针挂水的折磨与痛苦了;护士也省心了,大可不必再为每天找不到病人静脉而烦心,或即便打到静脉,却无法滴液而烦恼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7 06: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宝宝 于 2018-6-17 10:32 编辑

十六、
尽管在有些事情上,我与老头的看法相同,譬如这次深静脉置管的事情。然而在有些大是大非,原则性的问题上,我们对所碰到的事情,在观点、看法上截然相反,绝对不能站在一条线上,这是我与老头根本不同的地方,前面已经阐述过,此处不再重复表述。



尽管我与老头,相互之间有承诺,老头管我的病痛,我管老头的经济,因为我们都是善良的好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但是我们的情趣、性格、智商、文化程度、三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对社会体制的观点、看法,大相径庭,不可能统一。我们往往为了一个看法、意见、观点,争论得面红耳赤,而且恼火好久,甚至于大动肝火,愤怒异常。有时候,我说上一句话,他这个不善言辞的老实人,却令人难以相信,砸出一坑的话。在这一点上始终让我不想原谅他,不想同情他,可恨可悲又可怜;但有时一想,看在他关心我,陪护我,照顾我的份上,我会选择原谅他,同情他,不与他计较,不与他一般见识。


农民文化程度低,接受教育时间有限,老土傻笨,固执己见,不注重科学,不虚心学习,老笨老土的本质永不会改变;所以并非我的无情无义,不顾他的面子,有时真是他那死不悔改的死犟性格,倔傻不变的榆木脑袋,让我火冒烟,生闷气;然而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大男人,理应受到尊重,所以我们之间互相有永远的承诺:身体有病,互相照顾;经济困难,互相帮助,保持着中国式的奇葩关系。


入院第二天,也就是3月3日的傍晚,我静脉注射打吊瓶完毕。肝胆外科七A病区的住院病房有人出院,于是我被安排住入病房,床位为47床。老历年前,上次我在嘉兴一院的床位为35床,老历年后,这次我在嘉兴一院的床位为47床。


虽然此生我的命运不济,但不知道是上天眷顾,还是什么缘分,在我碰到灾难之时,总能转危为安,往好的方向发展。
“老俞,上次你住院的病床与这次住院的病床位置,都是相同的,都紧挨南窗,都是面临南窗最近的一个床位。这个床位在整个病房来说,是最好的一个位置。这个床位充分享受阳光照射的福祉,说明你的运气真好。”第三天,也就是3月4日,张医生查房时,笑嘻嘻的跟我说话,逗我乐,说得我心情好了许多。尽管疾患还没排除,我还没有开刀手术,疾病没有得到根本性治疗。只是我刚入院时,那发作的老毛病:胆总管扩张、恶心、空呕、难受、疼痛的临床作怪症状,通过挂水,药物治疗,暂时被压了下去。


今年上半年的一季度,这个病区内,数我老大难。我这个病人频繁住院、出院,病情多变,事多病怪。我这个病房内另外两个床位的病人,走了一拨,又来了一拨,病人换了好几个。可47床这床位的病人始终是我,没变。看来这次住院的时间不会短,因为我需要开刀手术治疗,治标又治本,彻底根治疾病。


3月5日,6日,又是两天的检查,以及每天静脉注射打吊瓶,手术前稳定病情的用药治疗。自从3月2日入院以来,我心中着急,许主任怎么还没有对我确定下施行开大刀,手术治疗方案的时间。我想或许是院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需要多观察几天,才对病人进行开刀手术治疗。


自从3月3日我入住医院病房,我那病房间,病人如走马灯,万花筒般变换着花样,有出院的,有入院的,频繁更换病人。我那47病床床号却纹丝不动,没有变化;而我同病房,那48号、49号床的病人变换速度很快,频率如闪光灯般即闪而过。因为这些病人都不是危重病人,一两天,或两三天,便能出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8 07: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48床病人,是一个浙江海盐,40几岁的中年女病人,名叫雪英。她告诉我“5个月前,我开过大刀。这次来医院复查身体,倒是没有查出有什么不好,一切指标正常,只是体温经常出现低热的现象。所以明天医生就让我出院,回家静养。”雪英比较健谈,我也喜欢交朋友。我们成了好病友,并互相告知了姓名以及联系方式。


雪英还告诉我,她之前开刀的情况“5个月前,我胰腺炎发作,病情转化。经过检查,诊断为胰腺癌。幸亏发现得及时,我家老公立刻带着我到处求医治疗。原本我们想在上海大医院——中山医院开刀治疗的。然而好不容易去了几次,床位紧张,不能如愿。第三次去到中山医院,开刀医生答应我们,为我们安排床位,但是要等待时间,到时间他会电话通知我们的。我心想:上海三甲大医院设备固然好,医疗技术固然精,医生本事固然好,但是我的病情容不得耽搁,时间容不得拖延,手术容不得误时,我还是在当地嘉兴一院治疗疾病吧。嘉兴一院也是当地的三甲医院,软硬件设施、医疗技术、医生医术各方面情况也是不错的。这儿当地医院的病床床位没有上海那样来得紧张,我还是在这儿手术治疗吧。你也知道活在当下,社会上医院中盛行着一种不好的风气,那就是经济挂帅。作为病人,为了自己的身体,为了彻底根治疾病,总想找技术好的,本事大的开刀医生做手术。张医生为我介绍了上海大医院的开刀医生,这是他在大学就读时的导师医生。价格10000元,至于这1万元中,上海医院,嘉兴一院,以及开刀医生、介绍人之间的比例分成是如何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作为病人,毛病不好,出于无奈,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甘愿付出这医疗费用额外的1万元,谁让我要请上海医院的医生开刀呢......”


“病人生病,不但身体受到苦痛、创伤,而且经济受到挤压、挫伤。这些上层人,有钱人还在底层人,贫苦人头上收敛钱财。贫民捧出这带血的钱财,真能让人痛心、窒息啊。但是活在当下,这是现实。这种现象是这个体制下盛开的一朵奇葩,如果实行全民免费医疗,那么这样的奇葩毒花,是一定能够被彻底铲除、消灭的。因为开刀手术额外付钱有市场,一个愿斩、愿打,一个愿受、愿挨,你怪罪斩人、打人的人,那也是不明智的。也难怪,很多贫民为了自己的身体,不惜工本的付出,真是出于无奈,因为那是有生死不测的风险的:有些毛病,有些手术确实需要本事、医术高超的医生来做......”我发表自己的观点与看法。


雪英的家距离我家不远,有机会的话,今后我们互相之间可以往来。因为我感觉她很和善,是一个可以信赖、交往的朋友。她出院前,我们相互交换了联系姓名、地址、电话。


48床接下去入住的病人是嘉兴人,一个小老年妇女。她65岁,是癌症病人。几年前也在此医院住院,由许主任开刀,手术成功,几年中身体很好,没有出现什么不适的症状。这次来医院是复查,各项指标均正常。复查是每年一次,住院第二天她便出院了。


48床接下去入住的病人是陕西人,一个老年妇女。老太太81岁,气色不错,其他都好,就是一条腿有点肿胀、偏瘫,走路发生困难,需要有人搀扶。她的老头是南下老干部,早年从陕西调到了安徽,又从安徽调到了四川,辗转各地,之后又从四川调到了浙江海盐秦山核电站。老头是核电站的工程技术人员,如今早已退休,居住在海盐县城。


“我与老头关系很好,不过老头的腿也不方便,不能陪伴我在医院,我们在家中是互相照顾的;我有四个儿子,都在秦山核电站工作,都居住在海盐。他们都很孝顺,每个儿子时不时的陪护在我身边、医院;一个女儿居住、工作、生活在山东,路远,不方便与我长时间在一起......”老太太面相和善,说话和气,且知书达理,一看便知是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女性。她与家人都是属于中产阶层范畴的人士,每天有她那些亲切、暖心的儿子、媳妇、孙子、孙女来看望她,侍奉她,陪她吃饭,陪她说话,令人羡慕,为她开心。


老太太跟我相处得也很融洽,因为我们都是善良的好人。尽管她属于中产阶层范畴的人士,然而中产阶层中不乏有好人,好人且不少。老太太临出院,我们俩人眼泪汪汪,握手告别。那二儿子见到此情此景,说道“妈妈,你与阿姨这么友好,怎么分别前这么伤感?开心点说告别话,别这么煽情。今后你们有的是机会与时间,碰面时,你们老姐妹好好叙谈叙谈......”


48床接下去入住的病人是桐乡人,一个老年妇女,他们家是当地的拆迁户。老人74岁,气色也不错,看不出有什么毛病。之后她告诉我,她患的是胰腺肌瘤,是良性胰腺癌,是每年检查身体时查出的。老妇人由她家老头陪护,她与老头生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孝顺、呵护有加。两个女儿轮流陪护,为的是不让父亲太辛苦。


老妇人在刚开刀手术时,由老二、老三两个女儿,每天轮流陪护,大女儿或许早年出嫁,家庭经济困难,没时间陪护、照顾,只是来医院看望了一次。老头,人虽然长得瘦骨伶仃,但筋骨好,精神好,身体不错。两个女儿轮流陪护的日子,使他这个专门护理的角色转换了一下,成为一个吃弄堂饭的半闲人。他整天乐乐呵呵,在病房内啃啃瓜子,吃吃零食,说说闲话。


那二女儿非但长得漂亮,人也善良,每次从家来到医院,总是为老父带上美味可口的饭菜,以及新鲜水果,让老父在医院病房与她同享天伦之乐。母亲开刀期间不能饮食,靠吊营养液维持。二女儿也已出嫁,手戴玉镯,耳穿金环,颈挂金锁,时尚穿戴,看来在三个女儿中,数二女儿家经济条件最好。她给父亲带饭菜、水果、金钱,是女儿中最孝顺的一个。老妇人开刀期间,大女儿没陪护,二女儿陪护四天四夜,三女儿陪护两天两夜。看来十个手指伸出来有长短,儿女之间各家经济条件、状况情形不同。父母对儿女都是平等对待,不会偏心,偏向;儿女对父母那要看良心,看各人的状况情形而定,很难一概而论,一锤子定音,一句话定性。


老头乐观,风趣,谈笑风生,爱开玩笑,善令言辞。有一回他跟我说“你说不是嘛,中国社会,如今各城镇到处造房子,越造越多。待到地球承受不了这样的负荷载重量,总有那么一天,卜落脱一声,地球沉下去,这样人类就跟着完蛋了。”


老妇人原本没有高血糖,自从手术后,每天测血糖都是偏高。医生说“需要打三针,将血糖降下来,控制血糖。”医生让他在协议上签字。老头在病房跟我们说“不就是把责任推给我们病家嘛。如果这三针打下去有风险,万一出事了,他们院方医生没责任。反正病人家属签字了,就是病家自己承担风险了。我们有什么办法呢?病人、病家不懂医术,到医院就是来看病的,不相信医生相信谁呢?既然相信医生,只能签字,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19 07: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49床接下去入住的病人是海盐人,拆迁户农民,一个女青年。陪护女青年的是一个男青年,外地人,俩人都在嘉兴打工。病人患胆囊结石,微创摘除胆囊。


当晚,从护士台传来男青年跟女护士的高声争闹声“我妻子刚手术,怎么就停了她的静脉注射用药?”
“我们接到你们欠费的通知。”护士口气生硬的说。
“欠费单子,没交到我们病家手中,叫我们怎么知道欠费呢?病家难道连知情权都没有吗?起码护士站应该将欠费单子交给我们,通知我们,病家已经欠费。我们知道了自然会交费的,我们又不是不愿交费。”男青年辩驳,理由充足。
过后,那护士的声音不再强硬了。估摸着男青年去账房交费了,于是当天女青年的静脉注射吊瓶用药继续了。医患关系紧张,很多时候是由于医院的制度出现了片面、纰漏,客观上造成不该发生的事件。作为院方必须制订切实有效,全方位的制度,考虑、杜绝产生不良后果的细节,防患于未然,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端、使其矛盾激化、升级与紧张,减少医患关系的尖锐、扩大与转化。


微创女病人第二天便出院了,年轻人身体素质好,恢复、痊愈快。做微创手术,住院时间短暂,对病人的创伤、危害程度低微,所以我想医疗术语将此手术称之为微创。微创,微创,顾名思义微小的创伤、创口。


49床接下去入住的病人是江苏盐城人,老太66岁,老头在盐城乡下,打理农务。她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女儿都已成家。儿子媳妇在江苏一个小县城买了房子,并在那儿经营着一家店铺;女儿女婿在无锡打工,在无锡也购买了房子,因为前些年,女儿他们也在城市中打拼做生意,积攒了一些钱。儿子、媳妇、女儿孝顺,三个人长时期轮流陪护在母亲床边,不叫苦,不叫累,有时经常是三个人同时都守护在母亲身边,不愿离去。由此引起了同病房病人、家属的不满、意见。因为病房是病人休息的地方,太多的陪护家属,逗留、说话,会给病房制造噪杂、喧闹的不安静环境。他们前后为母亲治病,花去了2个月的时间,6万元的医疗费,从没有一句怨言。


母亲生病,儿子、媳妇、女儿精心护理,体现了尊重老人,爱护老人,中华传统的千年美德。女儿跟我说“打我记事起,我的母亲为了一家生计,不辞辛劳,把我们拉扯养大,才有我们的今天。如今妈老了,累了,病了,我们有能力孝顺母亲,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与责任。”


这江苏盐城的老妇人,比我早出院。因为我胆总管扩张伴结石,胆囊结石的疾患是开刀大手术;她同样是胆总管扩张伴结石,胆囊结石的疾患,却只需做微创手术。不过老人做微创手术,住院时间显然比年轻人长多了。如今,可以打洞,做微创手术的,尽量打洞,做微创手术;可以不开大刀的,尽量不开大刀。实在不适合打洞,做微创手术的,只能放弃打洞,微创手术。不得不开大刀的,只能开大刀。什么手术能够减少病人的痛苦、风险,使病人的痛苦、风险降到最低限度,医院医生便选择什么样合适的手术方案。


开刀动手术的日子,亲人、亲戚、朋友中,只有女儿她爸陪在我的身边。女儿没来,我谅解她,奔波、忙于讨生活的艰辛与不易;我的二哥、我的表妹、宝宝的小姑姑要来嘉兴一院看望我,被我阻拦了。因为他们都居住在上海,距离嘉兴一院路程远,尤其是二哥身患慢性病,长途往返于身体不利。我不能只想自己,亲情的需求,而忽视了亲人,往返劳累,多有不便的实际情况;我的三位老朋友要来嘉兴看我,我没告诉她们医院的地址,同样阻止了她们的前往。因为她们都是比我年龄还大的老大姐,我不能只想自己,友情的需求,而忽视了她们是老年人,往返多有不便的实际情况。开刀手术的日期,我都没有告诉其他亲人、亲戚、朋友。


说句实话,活在当下,平民不易,这是现实社会的写照。底层人遇到病痛、灾难主要靠自己克服,寻医问药,想办法解决病痛、困难。在这个社会中,穷人希望别人帮助自己的想法都是幼稚、愚蠢的;上层人遇到病痛、灾难,虽然也要靠自己克服,寻医问药,想办法解决病痛、困难,但是不消说,雄厚的经济基础支撑他们解决病痛、灾难的问题。即便亲人、亲戚、朋友不知道病人的近况,也会有人告诉他们,即便他们不知道医院的地址,也会千方百计找到要找的地方,探望病人的。在这个社会中,富人不希望别人帮助自己也难,这样的想法在任何一个国度都是奇葩的现象。盛世之下,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那是因为体制制造出这种独一无二的产品:势利眼——欺负弱势,奉承强势。


许主任已经通知作为病人的我,开刀手术时间定在3月7日上午。3月6日晚上,护士便提前告知我“今天晚饭后不能喝水,不能吃任何食物,晚上喝泻药,明天早晨不能喝水,不能吃任何食物,明天上午换上病人开刀手术消毒衣裤,不能穿内衣内裤。”


3月7日,由于泻药的作用,我的肠胃已经洗净、理清,我早早穿上医院手术室消毒衣裤,等待开刀手术治疗时间的到来。这次手术由许主任亲手主刀。因为在入院那天,我便恳求许医生为我开刀手术。许医生的医术名气,早已盛传一方土地。


我在空下来的时候,不经意间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女护士中,有相当比例的人,臀部肌肉发达,这或许与其职业有关。护士的工作量很大,她们是与病人直接发生工作关系的人群。她们那平底鞋走动的频率之高,令人折服。尽管碰到紧急情况,医生那迈腿走动的脚步也勤快,频率也高,但比起护士来,还是逊色多了。故护士那臀肌发达,是有情可依了。不过也有例外的情形,有些女孩再怎么样迈动脚步,摆动腿部,但是那臀肌并不由此跟着成正比例健壮、发达。


我观察到护士站内有一位小护士,人瘦小,身材苗条,就是那种例外的情形。这显然与护士职业,腿部快速摆动,臀部顺势摇滚的生涯不很跟进、协调,尽管她跑步的速度并不缓慢。晚上的护士查房,很多时候,由她带领;我估摸着,她将升任护士长,因为我还发现有时候的医生查房时间,她也跟在旁边;很多时候的大换药由她操作;今天我的插管术也由她操作。


我静静地等待着手术时间的到来,身材纤细,人体苗条的小护士,来到我的病床床边。她将床帘给我拉拢,开始施行插管术。手术前插胃管,尿管的技术高超,无疑会减轻病人的痛苦。胃管是从鼻孔中插入的;尿管是从尿道中插入的,胃管、尿管都是一根不细不粗的橡皮软管,可想而知,病人见到护士手中握着的两根管子,都会产生神经绷紧,一种害怕、恐惧的心理、意识状况。


见到小护士手中握着的两根软橡塑管子,当时我就慌了。我跟女护士说“我不要插管子。让我去手术间,麻醉后,你再替我插管子。”
“不行的。不插管子,你跟医生说。跟我说没用,我来,就是替你插管子的。”小护士没有改变主意,但是说话软软糯糯的,这话音并不会令人反感。说时迟,那时快,我的两行泪水迅速夺眶而出,老头站在我的病床旁,也哭了。我即刻抓住老头的手,说道“你不要离开这儿,不要离开我,我害怕,我恐惧。”
“别怕,没事的,你忍一会儿,会好的。”老头流着泪,安慰我说。
“老张,在这时才让我体会到你的重要。之前我对你不好,说话伤你,你不会记我的不好吧。”
“老头老太之间有口舌之争是正常的,这不是你对我不好,我不会记住的。”老头说话耿直。
“老姐妹,别怕,一切都会好的。小护士软声软气,轻手轻脚,她那插管的技术也好,你就放心让她为你操作插管术吧。这小姑娘很快会升任为护士长或小医生的。”隔壁那48床65岁,每年复查一次,第二天便要出院的病友,耐心安抚我。那天,她还没出院。


小护士很快为我插好胃管、尿管。之后,张医生进入病房查房,说道“怎么哭了,不就插管嘛,没那么夸张吧。”
这时的我,全身被插着管子,如受伤、受惊的笼中猎物,没了力气,加之害怕、疲惫,也不想再言语,胆战心惊的等待接下来的手术治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诸勇 发表于 2018-6-19 08: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诸勇 于 2018-6-19 08:21 编辑

         那位邀请你当版主的管理员答复了——杭州知青老诸:图片如果可以无限制上传的话,服务器也难以承受,将影响网站运行的速度,请理解。建议将图片数张合为一张上传,这样可增加图片的数量。——也真怪,怎么搞出个“无限止”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20 07: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病床上的我,被医工以及老头推入医院的手术室。手术前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全身麻醉的药剂注入我的体内,我便如睡死一般,什么也不知道了。


手术是在我身体上腰间的胆总管、胆囊处划刀;需将胆总管剪开;取出胆总管内的结石;然后缝合胆总管;然后摘除胆囊;然后缝合腰间皮肤上的创口。我被推出手术室,老头早就等在手术室外。护士、老头摇晃、叫唤着我,呼唤我清醒。因为我的***性还主宰着我,我还没完全清醒。术后,梦幻中醒来之时,我只感到刀口缝合处如撕开般剧痛,那是手术伤口的疼痛硬把我从麻醉状态中唤醒过来的。我的身上除了插着胃管、尿道管,另一个鼻孔还加了一根氧气管;上身还安装了一个心脏遥控器;腰间还多了一根T字引流管,这T字引流管是因为胆囊已经被摘除,胆液只能经过胆总管运作,为减轻胆总管的压力,安装引流管分泌、排泄胆液;颈部深静脉处链接着消炎药点滴吊瓶;并衔接挂着镇痛泵镇痛。我浑身插满了管子,我如植物人般,一动不动躺着,尽量减少因为由动而引起的不适、疼痛。术后,医工、老头将手术台上的我,移至病床,然后将我推回病房。我的神志、意识慢慢逐渐清醒,创口疼痛感随之加强、剧烈。


老头跟我说,手术很成功,皆大欢喜。老头还告诉我,我被推出手术室前,手术室人员将他叫入室内,给他看过从我体内取出的胆总管内的结石与胆囊脏器。手术当天晚上是家属护理病人最苦、最累的一晚。因为麻药醒后,创口的疼痛是撕心裂肺的,病人不时会叫痛,会多事,要翻身,要倒尿液,要倒胃液,要倒引流胆液,要这要那多折腾。尽管镇痛泵的按键,随时可以加强镇痛频率、效果,减轻创口疼痛的程度。


老头是个坐不住的人,在我开刀手术前,只要我的炎症发作不是最厉害的时候,他总要利用空隙时间去外面溜达、闲逛。此时此刻他出于无奈,只能陪护在我的病床旁边,随时护理我。开刀当晚,我痛得没睡,老头也是一夜没合眼,累得他如瘫子般倒头落颈。


手术后四天内,创口疼痛是正常的;通过老头的精心护理,四天后,我的创口愈合向好的方向发展,疼痛感减弱,镇痛泵便可以移除了。一个星期后可以拔除尿管、胃管。可就在拔除胃管后,我的症状出现了可怕的排斥反映。胃管插着,太难受;然而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我的体质竟然出现拔除胃管后,同样难受不说,而且出现疯狂呕吐,可怕的临床症状。


手术后,我不能进食,哪怕是水。我的静脉用药是头孢消炎,以及营养液打吊瓶。我的管床医生,包括张医生、史医生,都让老头到医院下面的商店特地购买2瓶人血白蛋白(不能报销,每瓶单价420元,花去840元人民币),以此增强人体营养、体质、抵抗力。我们不愿意,因为我认为没必要,但是医生坚持,我们不照办,医生反对,我们只能照办。3月12日一瓶人血白蛋白挂入我的体内,反映强烈,我即刻汹涌呕吐,吐出的液体与人血白蛋白的颜色是相同的,呈浅金黄色色彩;第二天,我提出停一天,第三天再挂第二瓶人血白蛋白,又是全部吐出。第四天没了人血白蛋白,只有营养液,但我还是呕吐不止,吐出的液体与所挂营养液的颜色是相同的,呈纯白色色彩。而且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天天如此,这下把我整惨了。我不吃东西,连水都不喝,但是白天、晚上的呕吐,这种临床症状真令我吃足苦头。开刀手术后,最忌讳的就是咳嗽、呕吐、打喷嚏,因为这会影响到创口的愈合,而且这三个忌讳的动作,会让创口钻心的疼痛。我这个术后病人,对于呕吐,成为无法抵抗的顽疾。


我向史医生诉说病情,史医生说“这是***性的正常反映,有很多人手术后一个星期内是呕吐不止的。”我坚持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无话可说。已经是3月17日,术后10天了,我的这个临床症状还是顽强表演。只是这个症状的时间从白天往后移至晚间,爆发令人害怕的呕吐剧目。这个演绎剧目,一晚上来几次,每次间隔时间大约在1个半小时,每次呕吐时间在20分钟左右;白天打滴挂水的时间不再出现,剧目频率的演示。


每天晚间我望着病房的天花板,害怕难捱的呕吐剧目时间的到来。我无奈的等待着时光的流逝,看着病房窗外,天空时辰晚色的变化,希望疾患对我的折磨快快结束。等到哪一天,可以得到解脱,获得新生。我等待着,煎熬着,盼望着。每当我开始当天晚间剧目的演示,呕吐汹涌澎湃时,我的思维糊糊涂涂,脑袋恍恍惚惚,身体飘飘悠悠,仿佛漂游太空,不着边际。我便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每到晚间,我如进入地狱之门,痛苦不堪。


我的症状时好时坏,反复无常,时有一晚上呕吐一次的,时有一晚上呕吐两次的,时有一晚上呕吐三次的。可是已经是3月21日,术后两个星期了。我的呕吐症状还是到时演绎,而且越来越结棍,越来越厉害。那一晚上最可怕的是呕吐4次,呕得我肚肠翻身,身体颤栗,创口疼痛,喉咙嘶哑、疼痛。要知道开刀术后是最怕咳嗽、打喷嚏、呕吐的,这对创口愈合非常不利。由于剧烈的呕吐,我的喉咙声带甚至于已经发不出声音,去喉鼻科检查,诊断为左侧环杓关节脱位。医生说“嘉兴一院目前没有设备治好此病,上海大医院有设备治好此病。不过,随着你术后反映减弱,直至痊愈,时间长了,你的这个疾患也会自己好的,喉咙声带自然会发出声音的。”


管床医生查房,对于我术后出现的临床症状,对不了症,下什么药都不管事。张医生甚至于说“要不,我仍旧替你插上胃管,那样呕吐症状或许会消失。”我没同意,之后张医生请消化内科、中医针灸科等科医生会诊,用药、针灸治疗,虽然略有起色,但效果不大,我的呕吐症状,在这个阶段还是张牙舞爪,狰狞表现,不愿自行退出当时过场、过程的病史舞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21 07: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
3月22日,状况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我甚至于产生失望、悲观的情绪,心情极度苦恼、悲哀。


就在我灰心丧气,万般无奈的时候,不知是上苍想拯救我出水深火热的境地,还是我的疾患过程应该走完了。之后,我将迎来春暖花开,转折性的时间段。


我心想“我不吃,要呕吐,我干脆吃,看这病魔如何对我?”于是当天中午,我让老头去外面买菜汤面给我吃。令人想不到的是深夜,我的症状有了明显的改观,呕吐不再汹涌澎湃,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许医生是肝胆外科七A病区的主任医生,也是住院七A病区的主刀名医生。方圆几百里,都传扬他手术一把刀的名声。什么大刀,疑难杂症都是许医生亲自经手。当然,我的手术也是许医生亲自主刀的。病人手术后的查房大多都是管床医生主持,有什么特殊、危重、突发的临床症状出现,许医生也会出现在现场。我的这个术后呕吐的顽疾,史医生与张医生应该是告诉了许主任。


当天查房,许医生出现在我的病床,他说“你的术后临床症状是功能性表现,不是器质性表现,过程走完,便能恢复、痊愈。如果一直不吃食物,或者吃流质,反而对胃肠道不好,不利于胃肠道的消化吸收,容易引起胃肠功能紊乱,呕吐不止的症状。”果然不出许医生所料,我吃了一点面食,胃肠反而通畅了。呕吐不严重了,不频繁发生了,人反而精神了。许医生接着说“你可以稍微吃些干饭、清淡的菜肴,但是控制数量,千万记住忌吃油腻的食物......”许主任离开我的病床前,给予医嘱。


3月23日,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今天也是49床新病人入院的日子。今天晚上也是我否极泰来,苦尽甘来的日子。因为我术后的恶心、难受、呕吐,顽疾终于止住了。新的曙光就在眼前,我获得解放、新生了,我的情绪有了质的变化。我心想,我终于可以出院了,回到我的文字生涯中。


49床病床那66岁的江苏盐城老太太,微创术后痊愈出院。49床又进一患者,患胆管炎入院。她是浙江梧州人,是一个41岁的中年女士。病人的儿子21岁,有时陪护在母亲的病床旁边,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姐弟恋情人呢。母亲还年轻,儿子却已经成才,看来这女人年轻时早婚。中年女士身材高大,想来平时不犯病时,定是一个健壮的女士。


儿子开着一家小型工厂,事业有成。有道是“儿子像娘,金子打墙。”儿子面相像娘,连身高都像,高个子,是篮球运动员的身板。娘俩像姐弟俩,不了解内情的人,或者会把他们误以为姐弟俩呢。中年女病人的胆管炎得到控制后,经过磁共振检查,证实胆总管、胆囊中并无结石。女病人炎症得到控制,恢复健康,身体痊愈,于是住了一天的医院,便开心出院。


嘉兴一院是当地的三甲医院,它的停车场,四面八方都是,令人不敢相信的是并不逊色于上海的三甲大医院。最大的一个停车场设在医院的正前方,每天停满车辆。停车场二小时内免费,二小时外按规定收费。这么庞大的停车场,每天光停车费便是一个惊人的经济收入。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嘉兴一院食堂饭菜的价格居然高于上海一线城市,实在令人惊叹。嘉兴一院的高收费情况,在病人头上赚取那黑心钱,在省内应该说罕见。


我躺在病床上,透过病房窗户玻璃,看着自然界的蓝天白云。天更蓝了,云不断的漂浮、聚拢、游散,不断的变化形状,有时像雄狮,有时像猛虎,有时像神马,有时像绵羊,有时像笨牛,有道是神马是浮云。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我心中喃喃自语。


我心中计算着今年第四次住院,第二次入住嘉兴一院的天数。我是3月2日住院,今天已是25日,入院已经24天了。我的身体状况已向好的方向发展,我的病情稳定了。我想再观察两天,看看有没有反复。没有什么反复、不测的话,我想在26日出院,回家慢慢调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蓝宝宝 发表于 2018-6-22 07:57:0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
我的心情很好,出院前,我给肝胆外科七A病区全体医护人员写了一封感谢信,信的内容如下:
                                  感谢信(致嘉兴一院)
肝胆外科七A病区全体医护人员:
感谢贵区医生以仁爱、高尚的医德,精湛、高超的医术,对我的救治;感谢贵区护士以热忱、耐心、细致、周到的态度,对我的护理。感谢贵区医护人员想病人所想,急病人所急,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的理念、言行。


我是一个老年肝胆结石患者,患有胆总管扩张伴结石,胆囊结石。老历年底住院治疗,进行ERCP术。由于胆总管管道弯曲、狭窄、特殊,手术未能如愿。医生讨论、研究、决定采用开刀手术治疗方案。因为考虑到病情特殊,做微创手术也有风险概率的存在。但是在确定日期内,又出不测。我突发胆管炎,疼痛难忍,于是手术未能如期进行。出院后,我在家休养,至老历年后再进行开刀手术治疗。


3月2日,我这个老大难病人,又入住该院,3月7日接受开大刀,手术治疗。胆总管取石、摘除胆囊手术成功,皆大欢喜。期间医生从百忙中抽空,特别关照我这个特殊病情,多事情的患者。


术后,由于我的体质偏弱,病情偏怪异。3月22日傍晚,我还是呕吐凶猛,大有不愿退场的威势。有道是否极泰来,苦尽甘来,戏剧性的变化出现了。23日晚上,我那术后呕吐不止,反复无常的症状,奇迹般的发生逆转,尽管还有不适存在。


我的病情明显好转,可以放心饮食。这是因为期间医生又是讨论,又是研究,想方设法,请消化内科、中医针灸科、喉鼻科医生会诊、开药,才使我这个特殊病人的病情发生转折,出现质的飞跃,往好的方向发展。


在当前这个医患矛盾频发,医患关系紧张的年代,肝胆外科七A病区,全体医护人员的工作是难能可贵的。你们对患者的仁爱、负责,对工作的认真、严谨是令人感动的。


在此致以你们崇高的敬礼。感谢贵区全体医护人员:感谢贵区医生以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普惠广大患者;感谢贵区护士科学、热情的服务,周到、细心的护理。






此致


                                患者   俞XX
                                2018年3月23日
                                写于47病床


春天到了,空气清新,阳光明媚,大地厚实,鲜花芬芳,生灵运作,多彩的世界,到处是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我的身体也如天气的变化,转折了,迎春了。我的病情趋稳,体症往康复的方向发展;我的心情又恢复到轻松、愉快、健康的状态轨道上。一晃,我在嘉兴一院已经住了26天。春意盎然,春花烂漫,暖意融融。春天,生动的春天,创意的春天,我又回到了春天。活着就好,活着灿烂,开心、快乐是最大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9 18:31 , Processed in 0.1900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