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6|回复: 14

8.8台风

[复制链接]
cyc1012 发表于 2018-8-8 09:1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88年8月8日,四个八,何等的吉利,12级台风正面袭击杭州,那时候的台风连个名字也没有,只有编号。但就是这样一场“无名”的台风,让无数浙江人特别是杭州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很多年后,当我们说起台风的时候,都会说,怎么能比得上88年的台风.
IMG_20180808_085627.jpg
IMG_20180808_090110.jpg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来去匆匆 发表于 2018-8-8 09: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那时候我们住在木结构二层楼上,房子被风吹得咯吱咯吱响,幸亏没有倒塌,沿街脸盆粗的法国梧桐被连根拔起,真的非常可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yc1012 发表于 2018-8-8 10:34: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1988年8月8日,台风正面袭击杭州。一夜之间,美丽的杭州面目全非,数以万计树木被刮倒,水泥电杆被拦腰折断,电讯和输电线路中断,全市严重停电、停水,铁路、公路和市内交通一度中断。全省死亡160余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yc1012 发表于 2018-8-8 10:46: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园林工人光是救树就花了一个多月



      60多岁的王宝鑫,是西湖风景名胜区管委会岳庙管理处的园林技师。30年前,他是园林班班长。

对于1988年那场肆虐杭州的台风,王宝鑫至今记忆犹新。他用了“凄凉”这个词,来回忆8807台风过境后,几乎被整个毁掉的西湖景区。

西湖边的树木都倒了

王宝鑫记得非常清楚,1988年8月8日凌晨4点40分左右,***把杭州折磨得漆黑如深夜。

当时,王宝鑫住在新华路。20分钟后,也就是早上5点左右,王宝鑫走出家门,愣住了:家门口的树,全倒了。

他马上想到了西湖边的树,想骑自行车去上班,但是倒伏的树木和电线杆,把马路堵得严严实实。

只能走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从环城西路拐到北山路,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王宝鑫都想哭了:完了,西湖好像整个被挖空了。北山路上,两个人才能环抱围住的梧桐树,全被连根拔起,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

再走到白堤。堤上的柳树,无一幸免,全都仆地。看着湿漉漉的柳枝贴在地上,王宝鑫心里升起一种感觉,那就是“太凄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尚勤 发表于 2018-8-8 13: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台风,有名字,不一定记得牢。1988年8月8日,7号台风重创杭州。印象极其深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yc1012 发表于 2018-8-8 14:14: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杭州
意料之中的热,且平静...

但30年前的今天,
一场台风,肆虐杭州


对35岁以上的杭州人来说,
1988年8月8日的那场台风,
犹如刺青般烙印在记忆中无法抹去

尽管当时它连名字都没有,
只有一个编号:8807



1988年887号BILL的台风云图


mmexport1533708596525.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yc1012 发表于 2018-8-8 14:15: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5点,狂风过后,
市中心的树都倒下了,
树冠扯住电线,砸倒墙壁,拖倒了广告牌...


延安路上,公交车被挡住了去路,无法通行。



杭州市园文局退休职工老施

从清波门的家里出来,
赶去岳庙附近的杭州市园文局上班,
交通中断,只能乘船。
“白堤142棵柳树,
倒了123棵,18株倾斜,
只剩1棵‘光头司令’。
当时这棵树被拍成大照片,
还上了人民日报头版,
让人看了非常心疼。”


mmexport1533708613697.jpg
mmexport1533708605832.jpg
mmexport153370860105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一井 发表于 2018-8-8 17: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这场台风,我知道了,法国梧桐,叫悬铃木,根系很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cyc1012 发表于 2018-8-8 19:0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场台风杭州城损失重大,当時执政钟市长。
副市长许运鸿第二天一早亲自指挥了这场灾难。亲临现场。钟市长不在杭州,去上海送子出国。以后钟市长隐退。许运鸿调宁波当市委书记,后来犯罪判刑,他早就出狱。现在同济大学客座教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8-8-8 20: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心静语 于 2018-8-8 20:48 编辑

     柴兄的帖子又勾起我的回忆。那年刮了一晚上的台风,当时我住在老单位宿舍里,是那种老的病房楼,南北各一间,因为是最西面,走廊里请朋友用电焊给烧了一扇铁门,充当厨房。七十年代建造的房子,老的木窗,狂 风 暴 雨刮的窗户嘎嘎作响,大雨不停的从木窗缝里涌进水,北面那个房间地上积水了,不停的清理,用干布填塞窗缝,一直鼓捣到后半夜三点多才睡觉,唯有五周岁多的儿子照样睡的呼呼的。第二天上班路上,看到很多大树都连根拔起,食品站四楼顶上缺了一个屋角;到单位一看,科室门诊走廊最西面的八扇大窗户整个窗框带玻璃被吹进里面,露出一个大窟窿,满地的碎玻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8-10-16 14:12 , Processed in 0.1900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