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6|回复: 4

纪念山东知青赴青海生产兵团45年纪念(来自小院)2011年

[复制链接]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8 22: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握手!最热烈的握手!拥抱!最深情的拥抱!笑容!最真挚的笑容!眼泪!最痛快的眼泪……昨天上午,山东知青赴青海建设兵团45周年纪念大会在师范路上的祥云酒店举行。从四面八方赶来的600多位知青,把这里变成了回忆与感动的海洋。
    45年前,大批花样年华的山东知青(以济南青岛为主体)赶赴青海,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宝贵的年华。今天,年逾花甲的他们再次相聚,纪念他们的无悔青春。
   多年之后重聚,谁的眼泪在飞?

    9日下午,记者来到济南南郊的波罗峪休闲度假区。大批外地赶来参加活动的知青住在这里,身为兵团战友的山东佳汇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许书基为他们提供了食宿。下午3点半,两辆大巴把从青岛赶来的几十位知青接了过来。他们大部分都是青岛“青海兵团老战士艺术团”的成员。这次是专程赶来为这次纪念大会演出。很多济南知青早早就等候在这里,青岛的战友们一下车,大家就相拥在一起,端详着对方的模样,端详了再端详。行李扔在一边顾不上管,旅途的疲劳也抛到脑后,拉着手又哭又笑,先把知心话说个痛快!

老战友,好好看看,还记得我吗?

“老关!还认得我吗?”正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关先生被旁边冲过来的人一把抱住了。
“你是……”老关一边握着手一边回忆。
“你再好好看看!”
“哎呀你是杨老二!变样啦!”
“你可一点都没变!”
昨天的纪念大会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温馨场景。关先生告诉记者,即便是济南的战友,也很难聚到一起,更别说外地的了,很多战友都30多年没见面了。
“二团九连在哪里?”“一团七连在哪里?”“看见房建连的人了吗?”活动开始前,“寻找组织”的问询声不断响起。此次纪念大会的总指挥王广訇告诉记者,之前估计会有600人左右,但看今天到场的情况,肯定超过了600人。

  “真是太亲切了,我仿佛又回到了连队,又成了那个傻乎乎的小女孩。”青岛的费女士告诉记者,在那批知青中,她是年龄比较小的,去青海的那年只有15岁。

   性格外向的人,像连珠炮一样说个不停;少言寡语的人,这时都打开了话匣子;平时坚强得像昆仑山岩石的人,这时也红了眼圈,让眼泪尽情地流淌。“多少年没聊这么痛快了!”从淄博赶过来的李先生说,“在家里跟子女很少提以前的事,老是唠叨这些他们也烦。好多事情我以为自己都忘了,今天一聊,往事还是历历在目。”

  济南的孟女士说:“今天见到太多熟悉的面孔,其中有我爱过的人,也有我恨过的人,但45年过去了,感觉都是一样的亲。”

   为了相聚,她专程从香港飞回来;“她是专门从香港飞回来的,采访她吧!”

   几位女知青边说边把蒋玲推到了记者面前。蒋玲告诉记者,她是青岛人,已经在香港定居多年,听战友们说要在济南举行45周年纪念大会,激动得几夜没睡好觉,决定回来与战友们聚一聚。“在青海的19年是我人生的亮点。如果没有这段经历的话,我会很遗憾!”蒋玲对记者说,与大多数人一样,她也是1966年去的青海,当时20岁。“印象最深的就是,到了地方一下车吓了一跳,地怎么这么软?那里的土地就像地瓜面一样,一踩上去脚陷进去一大块。”蒋玲说,“在高原待了那么多年,很多人都落下了心脏肥大的毛病,肠胃也大多不好。这就是青海留给我们的纪念。但是听战友说,我们当年修的水渠现在还在用,值了!”

唱起《柴达木之恋》,那份眷恋从未走远
“坐着大卡车,戴上大红花,远方的年轻人,塔里木来安家……来吧,来吧,年轻的朋友,亲爱的同志们,让我们热情地欢迎你,送你一束沙枣花,送你一束沙枣花……”兵团老战士艺术团的合唱拉开了纪念大会演出的序幕,许多人一边轻声和着,一边悄悄抹眼泪。红着眼圈的王晓红告诉记者:“45年前,1966年的5月10日,我们济南的1000多名知青坐着火车、戴着红花赶赴青海,一路上,我们唱的就是这首《送你一束沙枣花》……”

    青岛知青组成的兵团老战士艺术团水准颇高,唱歌、跳舞、乐器都堪比专业水平。演出压轴出场的合唱组歌《柴达木之恋》引发了知青们的情感共鸣,一时间,台上与台下泪水交融,大家的心又一次回到了那个他们吃过苦、受过罪,却永远眷恋的地方。

一言难尽,青春无悔     
“小伙子,你知道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这么亲,为什么拥抱、流泪?”王广訇对记者说,“第一,我们是战友。45年前,我们穿着同样的军装,从事同一样工作——— 在柴达木地区开垦大片荒原,共同接受军事训练和劳动技能培养。第二,我们是朋友。我们过着集体生活,一两百人生活在一起。一个战友探亲,会把连队所有战友的父母都看一遍,挨家挨户报平安。第三,我们是亲人。上万人中,一半男的,一半女的。很多人成为夫妻,建立家庭,生儿育女;没有成为夫妻的,也都是兄弟姐妹,跟亲人一样。”

谈到当年的苦,大家全都记忆犹新。今年61岁的陈立英说:“记得当时西宁连火车站都没有,而我们的目的地是离西宁还有800公里的马海。车最后在一片戈壁滩上停住了,说到地方了,我们吓了一跳:就是这个荒凉的地方?”陈立英回忆说,先期抵达的战友拿着沙柳花欢迎他们。“当时连房子都没有,只有几个白帐篷。大风一起,整个帐篷都能掀起来。整天吃青稞,根本没有蔬菜。在那种情况下结下的感情,能不深吗?”

1974年,中央决定,除保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外,其他生产建设兵团一律撤销。“回来后,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是生我养我的故土;陌生的是,故乡跟我离去时不一样了。”王广訇对记者说,“当年离开的时候,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大家把我们热情地送走。回来的时候冷冷清清,地无一垄,房无半间,拖儿带女,收入微薄。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因为我们在大西北经受过锻炼,以自身的刚毅克服了困难,白手起家,二次创业,赢得社会承认。”

曾任农建师副师长的杨永东也从青岛赶来参加活动。“我们曾经抱怨过,痛哭过,尤其是上世纪80年代初大批返城之后,一没房子,二没工作,感到很自卑。但面对新的困难挫折,我们不屈服、不气馁。比起兵团那段经历,这算什么?所以到今天,我们中间有成绩的人不少。”杨永东对记者说,“经历是一笔财富。那段特殊经历是历史给的荣耀。”“我们在青海做的最大贡献,不在于开垦荒地,不在于修建水渠。用一位格尔木老市长的话说,山东知青的最大贡献,是把东部的先进文化和良好的生活方式带到了西部,对当地长远的潜在影响是无可估量的。”王广訇说。

那些唱着歌儿开赴柴达木的年轻人,那些在高原上挥汗如雨的年轻人,那些十年浩劫中不知所措的年轻人,那些回城后百感交集的中年人,如今渐渐迈入暮年。“为什么这次45年聚会搞得这么隆重呢?主要是考虑到年龄和精力。我们当然很期待50年再相聚,但也担心到那时的身体状况,很可能心有余力不足了。”王广訇说,“我们这批知青,爱过,恨过,哭过,笑过。最后还是那句话——— 青春无悔。”
对自己好点,因为一辈子不长;对身边的人好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能够遇见!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8 22: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在青海做的最大贡献,不在于开垦荒地,不在于修建水渠。用一位格尔木老市长的话说,山东知青的最大贡献,是把东部的先进文化和良好的生活方式带到了西部,对当地长远的潜在影响是无可估量的。”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12-9 07: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自己好点,因为一辈子不长;对身边的人好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能够遇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16 16: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那时雪1 于 2018-12-16 16:55 编辑

第一次知晓,还有青海生产兵团。奔赴到那里的有济南,青岛知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12-17 07: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16 16:54
第一次知晓,还有青海生产兵团。奔赴到那里的有济南,青岛知青。

是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8 16:55 , Processed in 0.1760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