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回复: 1

白的是雪,黑的是土,红的是血作者:刘新威(来自老知青家园)

[复制链接]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22 21: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的是雪,黑的是土,红的是血作者:刘新威
“出事了!”女知青小韩一头撞了进来,正在炉前“炼红心”的我着实吓了一跳。她手指切草间,倚着门框:“快!快!"




"我……我"




"你们快……快点,”她惊慌得语无伦次,瞪着眼睛,突然大哭一声,瘫在地上。




“出事故啦?”我夺门而出,十八团造纸厂也算是大名鼎鼎了,可事故也层出不穷:暖气片爆炸、蒸球喷浆、锅炉干锅、炉排烧塌、臭电石罐上天、大管钳掉入漂浆池……成了家常便饭。




我们提出: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怕死。毛主席老人家都说要不怕苦,二不怕死”,我们还怕什么?!一想到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怎能不热血沸腾,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可碰上事故发生,心里也害怕也紧张。




今天这是怎么了?



来不及思索,我和班长一前一后直扑切草间,心想,生死关头,谁也不是孬种。可我又感到,事儿肯定不小,没准要送命呢!恐惧感突然涌来,腿直发软。




切草间门洞大敞,早就有窗无玻璃,几个女知青已慌成一团,跺脚直哭。切草机马达隆隆闷叫,通向二楼蒸球间的输送带,像一条打断了脊骨的蟒蛇,浑身颤抖,却纹丝不动,到处是高高低低的麦秸垛,屋里的光线很暗,进得门来,眼睛一时难适应,一个女生用手指着大叫,却听不清说什么,顺着方向望去,啊!输送带前端铁架子上跪着个人,身体随着输送带的抖动而微微蠕动,一条胳膊连肩带背卷入输送带轴里,头和身子被卡在三角铁框架上,大号的螺钉已嵌进头颅、肉体,像耶稣在受难,但背的不是十字架而是切草机。




机器还在肆虑,像一只吞食巨兽的大蟒,吞不进吐不出“快停机!”班长声嘶力竭地大吼,吼声惊醒了张惶失措的女知青,电闸被拉断了。四周一下宁静下来,哭声更加凄楚。我清楚地看到一张秀气嫩稚的脸已惨白如纸,双目圆静,淡然无神。喉结微微蠕动,嘴唇微弱启合,只剩一口游丝,这让人想到离水待毙的鱼,使我不禁浑身颤栗。




一把削水果的刀,将又厚又宽的胶皮输送带割为两段,这一霎,从此停滞在我的记忆屏幕,像一把剪刀剪断了婴孩与母体间的脐带;又像打了道劈闪,烧毁了我从梦想铺向现实的彩桥;倏忽,它又凝结为一条冻土带,划分了从夏到冬的分界……




那一刻,我的脑子螺旋一样飞转:从不知所措到“这可是国家财产呀”,从不服班长到油然升起钦佩之情,而后便万念俱灰,如同掉进雪窖冰窟。




我们轻轻将人取下,热血泉水般一涌而出,鼻、口,耳,眼、黑紫黑紫的……




那躯体出奇的软,那是一种始终强烈保持着而又说不清的感觉。




在抬往卫生室的路上,血一直在流,一路淌去,由黑而紫,紫渐变红,落到雪地上,洇浸开来,皑皑雪野上像一点一点绽开的红花。那花有蕊有瓣、连枝带干,啊,是梅花迎着严寒怒放吗?是要用来打扮茫茫雪原吗?




一辆大板车,我们轮番架辕,在路上狂奔。




时间这般无情…

路竟如此漫长……

血,你慢些凝结……




为了排除切草机的故障,他按老法子,用手去抠缠绕在传动轴上的麦秸,一下被“咬”住,手、胳膊卷了进去,人卡在铁架上…




到了,前面就是团部医院。可由于螺钉卡碎了颅骨,脑部严重损伤。一个十六岁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




这位十六岁的青年,不!还只是少年,叫朱安建。当他父母赶来,母亲早已哭成泪人,父亲欲哭无泪,面对着全体“战士”,他嘴唇抖动,一字一顿地说:“安建,为革命而死,为建设边疆而死,死得其所。”略一抽泣,便再没有说话。

二十年了,当年的知青无不魂牵梦绕着那片黑土、雪原、沃土、热血、青春……

(作者:刘新威,男,北京知青,原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八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12-23 06: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十六岁的青年,不!还只是少年,叫朱安建。当他父母赶来,母亲早已哭成泪人,父亲欲哭无泪,面对着全体“战士”,他嘴唇抖动,一字一顿地说:“安建,为革命而死,为建设边疆而死,死得其所。”略一抽泣,便再没有说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8 16:04 , Processed in 0.17801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