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回复: 2

淡淡花蕾情依依 王宴青(来自老知青家园

[复制链接]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22 21: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淡淡花蕾情依依     王宴青
往事不堪回首,一想起来思绪的闻门就关不住,尤其是想到太早太早去了的两位同学,想到荒野上的两座孤坟…




她们像两朵淡淡的花蕾,不待绽开便凋零谢世,悄然无声地坠到了大地上。她们是老六六届初中生,一个叫任俊兰,一个叫张美丽。中学时我们是同学,后来又一道来到北大荒。一个初中学生,当时谁能摆脱得了天真、幼稚、浪漫的色彩?大伙儿把心中的北大荒描绘成了翠绿的原野,乡间的小路,一派田园风光,一切切都是那么多姿,那么情趣盎然。



1968年10月,我们一路风尘来到了北大荒,迎接我们的是寒风、是飞雪,先一步的梦幻早已飘逝。我们茫然了,女同学躲在宿舍里哭了起来。




我是学校委派带队的负责人,面对此情此景也傻了。但我发现,任俊兰和张美丽两个女同学在一旁静静地收拾行李,似有“既来之则安之”的大将风度。




两个女孩子,浑身透满了青春的朝气,她们性格开朗,少有女孩家的小心眼儿,说话甜甜的,劳动也很认真。不到一年,连队上上下下都注意到了这两朵小花蕾。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逐步克制了思乡的心绪,劳动苦是苦了些,然而青春毕竟更加美好。当我们辛劳在生机勃发的田野,相伴着少女欢愉的说笑,听着感觉着自己青春的心声,谁都能体会到一个青春集体的力量,我们也都喜爱这个集体。




然而,悲剧竟发生在这个集体中间。




那是一天下午,一阵痛彻肺腑的嘶叫令我根根毛发竖起,“压死人了!”



在“东方红”链轨之下,任俊兰已是血肉一团,一张惨白的脸,似乎已见不到一丝痛苦,嘴角流着鲜血,只有胸口略有一点起伏。还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她就死掉了。悄悄地没再有一句话。




悲剧还悲在肇事者竟然是她的一个好朋友。任俊兰正在擦前灯,那位好朋友无意中踩动了离合器,那庞然铁物猛地向前开了过去,令任俊兰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那位朋友也由此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祸不单行,也许我们还没有从悲痛中摆脱出来,张美丽就告别了人世。




这是一次惊马事故,我在田间远远见到了飞惊的马车。车上的人一个个被甩了下来,张美丽是最后一个掉下来的,掉下来就再没醒来。



在团医院,我们争着为一丝尚存的美丽输血,可再难挽救那条太年轻太年轻的生命。

两个同学去了,我们久久沉浸在悲痛中,或者男同学们更有深一层的情感,心里像坠满了铅,沉甸甸的在一片清秀的原野里,我们默默地安葬了这两朵逝去的小花蕾,她们将永久地相伴在一起,岁岁凝视着她们曾经耕耘、播种、收获过的土地。

(作者:王宴青,男,天津知青,原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12-23 06: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悲剧还悲在肇事者竟然是她的一个好朋友。任俊兰正在擦前灯,那位好朋友无意中踩动了离合器,那庞然铁物猛地向前开了过去,令任俊兰连惊叫的时间都没有。那位朋友也由此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8-12-23 17: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遇上过一次惊车,在车把式的 马毛了,马毛了,快跳车,快跳车的大喊大叫中我急慌慌地不是跳,而是滚下了车的,而后狠狠地摔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幸好穿着棉装,整个人棉花球儿一样的,没出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6 06:53 , Processed in 0.171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