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2|回复: 2

魂去无声 宋长山(来自老知青家园

[复制链接]
那时雪1 发表于 2018-12-22 21: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魂去无声      宋长山
六一八”是批示组建黑龙江兵团的纪念日。在光辉批示六周年那天,我们几个人在团部餐馆买了些酒菜,围在一起正聊得起劲。突然,从外面闯进一个人来,神情慌张,满脸汗水,上气不接下气地向我们嚷道:“你们还他妈吃喝!刘学文出事了!”




“刘学文出事了?”我站起来,分开人群就向外跑。刘学文是我的同学,又在一个连队一起滚了几年,平时他少言寡语,甚至说话都脸红。但是,他乐于助人,又有一手木工活,无论谁求他都肯帮忙。



刘学文刚到兵团时的照片

我心急如焚,一口气赶了五、六里路,跑进了连队。




井台边,两个人躺着,一个脸上盖着件衣服。卫生员是刘学文的弟弟,正哽咽着给另一个昏迷的做人工呼吸,他是黄习羊,也是北京知青。




我一把掀起那件衣服,露出了刘学文苍白的脸,他鼻孔和耳孔里已塞上了棉球,双眼紧紧闭着。我呆住了。很久才放声大哭起来。




这突来的变故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那一段,天旱无雨,连队几百人用的水井难以供应吃用。这天,天气闷热,电工黄习羊到三十米深的井底修理水泵,他把井绳系在腰间,知青小张摇着辘辘,把他往井底放。摇着摇着井绳松了,小张喊黄习羊,井里没有应声,他慌忙往上摇,但井绳绷住摇不动。往井底看,只见黄习羊的身体横在了井壁上,一动不动,这下他更慌了,又不敢再往上摇,恐怕把绳子绷断了,于是小张便扯开嗓子喊:“救人来啊!”




刘学文闻声赶来,他甩掉脚上的拖鞋,顾不得往身上系安全绳,让小张按住辘辘把,双手倒着井绳往井里下,没想到离开井口就“咕咚”一声跌落到井底。




连队里的人纷纷赶来,争着下井救人。副连长把安全绳系在腰间,绳子刚放一段,井里便没了回声,大家忙往上拖,拖上来,人已经没了知觉。女知青急得直哭,男知青们争抢着下井救人,但大家已感到了是井下缺氧。




到团救护队赶来输通氧气后,才救出了黄习羊,然后又把刘学文打捞上来,但是已经太晚了。




刘学文的弟弟强忍着悲痛,一直给还有一线希望的黄习羊做人工呼吸,直到团卫生队的医生赶来,他才扑到哥哥身上…




知青们自愿组成的送葬队伍缓缓走上了南山,刘学文默默地死去,此时正默默地躺在棺木里,失去了同伴、同学、战友。



刘学文追悼会现场

大家轻声啜泣,眼泪在我脸上不停地滚落,可我总觉得心里正淌着血。




黄习羊还在半昏迷之中,长时间的缺氧,他脸色铁青,嘴唇发紫,只剩下游丝般的一口气,告诉人们这里还有一条生命的存在。他的父亲从事地下通风研究几十年,从四川干校风尘仆仆地赶来了。他也走在为刘学文送葬的队伍之中。泪水在苍老的脸上流着。在那新隆起的黄土前,他撒着热泪,“我搞地下通风几十年,气压低,井下缺氧,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我教给了无数个学生,却没有给儿子讲起过,他竟不懂这起码的知识。”




老人说着,哭着,“悲剧,悲剧,我没有尽到责任,我不能尽到责任吗?”




当这位父亲带着奄奄一息的儿子赶到北京的第二天,黄习羊也去了。去了,两条生命、两颗生灵,无声无息,像林中的一片树叶,像大气中的一粒浮尘,亘古荒原无知无觉地吞没了他们。



孤独的坟茔,伴着无声的魂,一年,一年,又一年。

(作者:宋长山,男,天津知青,原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12-23 06: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坟茔,伴着无声的魂,一年,一年,又一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8-12-23 18:0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市长大的孩子,哪里懂得大自然的习性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6 07:29 , Processed in 0.1670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