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回复: 1

宋词精选赏析(六十六)

[复制链接]
温玉斌 发表于 2019-1-11 08: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词精选赏析(六十六)


14、行路难(小梅花)
 
  贺铸
 
  缚虎手,悬河口,车如鸡栖马如狗。  
  白纶巾,扑黄尘,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作雷颠,不论钱,谁问旗亭美酒斗十千?
 
  酌大斗,更为寿,青鬓长青古无有。  
  笑嫣然,舞翩然,当垆秦女十五语如弦。  
   遗音能记秋风曲,事去千年犹恨促。 
  揽流光,系扶桑,争奈愁来一日却为长。
 

注释

①缚虎手:即徒手打虎。

②悬河口:言辞如河水倾泻,滔滔不绝,即“口若悬河”,比喻人的健谈。

③车如鸡栖马如狗:车盖如鸡栖之所,骏马奔如狗。

④白纶(guān)巾:白丝头巾。

⑤扑黄尘:奔走于风尘之中。

⑥“衰兰”二句: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中的句子。

⑦旗亭:即酒楼。此指送别之地。

⑧当垆秦女:用辛延年《羽林郎》诗:“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语如弦:韦庄词《菩萨蛮》:“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这里指胡姬的笑语象琵琶弦上的歌声。

⑨遗音:遗留下的歌曲。秋风曲:指汉武帝《秋风辞》,其结尾云:“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感叹欢乐不长,人生苦短。

⑩扶桑:神话中神树,古谓为日出处。《淮南子》:“日出于旸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系扶桑,即要留住时光,与“揽流光”意同。

⑪争奈:怎奈。

白话译文

徒手搏猛虎,

辩口若河悬,

车象鸡笼驰马如狗窜。

头戴平民白丝巾,

黄尘追着飞马卷。

谁知我们这些人,

是否来蓬篱草民间?

道边衰兰泣落送我出京城,

苍天有情也会衰老不忍把眼睁。

谁管旗亭美酒一杯值万钱,

我要痛快淋漓倾酒坛。

睡如雷鸣行如颠,

只管将来,搬,搬,搬!

倒大杯,满,满,满!

为我们健康,干,干,干!

鬓发常青古未有。

转眼红颜变苍颜。

你看卖酒秦地女,

婚然一笑有多甜。

翩翩起舞赛天仙,

刚刚十五如花年,

莺歌燕语如琴弦。

还记得汉武帝遗音《秋风辞》,

千年过去,

至今犹恨人生短!

抓住流逝光阴不松手,

把太阳拴在扶桑颠。

哎,无奈,

忧愁袭来,

一天一天长一天。


贺铸词作赏析 
  此词为作者豪放词的代表作之一。全词通篇用典,以慷慨悲凉的气势,抒写人世沧桑和功业难成之意,表现词人于失意无聊、纵酒放歌之际,既感乐往悲来,流光易逝,又觉愁里光阴无法排遣的矛盾、苦闷心情。 
  上片起首二句采用借代手法,起笔不凡手能缚虎者为勇士,可引伸为有军事才能的人;口如悬河者为谋士,可引伸为有政治才干的人。倘若逢辰,这样的文武奇才当高车驷马,上黄金台,封万户侯。可眼前却穷愁潦倒,车不大,像鸡窝,马不壮,像饿狗。 
  “车如鸡栖马如狗”语出《后汉书·陈蕃传》,极形车敝马瘦,与“缚虎手,悬河口”的夸张描写适成强烈对照,不平之气溢于言表。以下正面申抱负,写感慨:“白纶巾,扑黄尘,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白纶巾亦犹白衣之类,未为出仕之人所著。黄尘指京城的尘土,这六字两句参用陆机《代顾彦先赠妇》“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之意,谓白衣进京。结合下句“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谓此行不知可否取得富贵。李白《南陵别儿童入京》:“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词迳取李诗末句,而易一字增二字作”不知我辈可是蓬蒿人“,自负成了疑问,则一种徬徨苦闷情态如见,与李白的抑天大笑、欣喜如狂恰好相反,读来别有意味。以下”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则袭用李贺《金铜仙人辞汉歌》原句,但此处紧接上文为抒写不遇者奔走风尘,”天荒地老无人识“的悲愤。以上从志士之困厄写到志土之牢骚,继而便写狂放饮酒。做了侠义之事不受酬金,像”雷颠“一样;唯遇美酒则不问价。李白《行路难》云:”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值万钱。“”作雷颠,不论钱,谁问旗亭美酒斗十千“,写出不趋名利,纵酒放歌,乘醉起舞,一种狂放情态。其中含有无可奈何的悲愤,但写得极有气派。上片所写的愁情,主要是志士失路的忧愁。 
  过片转出另一重愁情,即人生短促的忧愁:“酌大斗,更为寿,青鬓长青古无有。”词情为之再抑。  
  以下说到及时行乐,自非新意,但写得极为别致。把歌舞与美人打成一片写来,写笑以“嫣然”,写舞以“翩然”,形容简妙:“当垆秦女十五”云云是从乐府《羽林郎》“胡姬年十五,春日正当垆”化出,而“语如弦”三字,把秦女的声音比作音乐一样动人,新鲜生动,而且不必写歌已得歌意。这里极写生之欢愉,是再扬,同时为以下反跌出死之可悲作势。汉武帝《秋风辞》云:“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秋风曲虽成“遗音”,但至今使人记忆犹新,觉“事去千年犹恨促”。由于反跌的作用,此句比“青鬓长青古无有”句更使人心惊。于是作者遂生出“揽流光,系扶桑”的奇想:似欲挽住太阳,系之于扶桑之树。这种超现实的奇想,都恰好反映出作者无法摆脱的现实苦闷,只有怀才不遇的人最易感到生命短促、光阴虚掷的痛苦。所以下片写生命短暂的悲愁,与上片写志士失路的哀苦也就紧密联系一起。 
  “行路难”的题意也已写得淋漓尽致了。结尾一句词意陡转,一反前文留驻日光、使人长生不死的意念,言愁人情愿短命、一天的光阴也长得难过,深刻地反映出志士的苦闷情怀和矛盾心境。
    此词的艺术特色,一是大量化用前人歌行诗句,尤以采自李白、李贺者居多;二是根据文意的需要,随意转韵,全词每两三句转韵一次,加之词句长短参差不齐,读来抑扬顿挫,节奏鲜明,音乐性强,使人有一咏三叹之感。


 楼主| 温玉斌 发表于 2019-1-11 08: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15、薄幸
 
  贺铸
 
  淡妆多态,更的的频回眄睐。  
  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  
  记画堂风月逢迎,轻颦浅笑娇无奈。  
  向睡鸭炉边,翔鸾屏里,羞把香罗暗解。
 
  自过了烧灯后,都不见踏青挑菜。  
  几回凭双燕,丁宁深意,往来却恨重帘碍。  
  约何时再。 正春浓酒困。  
  人闲昼永无聊赖。  
  厌厌睡起,犹有花梢日在。
 

注释

①薄幸,词牌名之一,双调一百零八字,上片九句五仄韵,下片十句五仄韵。

②的的:频频、连连。郑仅《调笑转踏》词:"吴姬绰约开金盏,的的娇波流美盼",同此义。也有版本记作"滴滴",形容眼波不时注视的样子。

③眄睐(miǎnlài):斜望。《古诗十九首》之十六:"眄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瞒。"

④琴心:以琴声达意。

⑤"欲绾(wǎn)"句:意谓结同心之好。绾,旋转打结。合欢带,即合欢结。梁武帝《秋歌》:"绣带合欢结,锦衣连理文。"

⑥烧灯:指元宵节。

⑦踏青挑菜:指踏青节、挑菜节,是古代的两个民间节日。踏青:春日郊游。杜甫《绝句》:"江边踏青罢,回首见旌旗。"唐俗,农历二月初二日曲江挑菜,士民游观其间,谓之挑菜节。

⑧丁宁:叮嘱,嘱托。

⑨厌厌:同"恹恹",形容精神压抑不舒畅。



白话译文

她妆束淡雅,绰约多姿,早已使我深深爱慕,哪里还禁得住她频频向我盼顾?我知道她心已暗许,愿同我双双缔结欢娱。不能忘怀清风皓月的良辰,我们在画堂相聚,她轻蹙蛾眉,含情微笑。那模样是多么娇媚美丽。在睡鸭形的香炉旁,在画着双飞鸳鸯的屏风里。她娇羞地悄悄解开罗衣。

自从过了元宵,直到踏青挑菜的时节,如云的游人仕女中,我不曾寻见她的影踪。多少次相托双燕传信,嘱咐它们带上我的深情,却恨那重重帘幕,阻断了燕儿的路程。佳期密约几时才能再来?我日日醉饮,趁那春意正浓。人又闲,天又长,只觉得百事无心。我无精打采地昏昏愁眠,醒来时花梢还照着高高的日影。


贺铸词作赏析 
  这是一首怀念昔日情人的词。词的上片写男主人公与情人相识,相爱和相恋的经过,下片写离别后男主公的相思之苦。全篇既热烈奔放,又缠绵悱恻,前欢与今愁,铺叙详尽,情致婉曲,且熔景入情,秾丽之极,读来令人叹惋。 
  起首二句写伊人虽淡妆亦多姿,初次见面,她用那双明亮的双眸频频回首相见。词人首先写情人的淡装和目光,可见这两点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郎有情,妾有意,于是“便认得琴心先许,欲绾合欢双带。”这两句暗用司马相如,卓文君之典,说明二人已目成心许。“记画堂”句,正面描写了欢会时伊人轻颦浅笑的娇媚之态。接着“向睡鸭炉边”以下三句写欢会的地点,睡鸭形的熏炉边,绘有翔鸾花纹的屏风内,他们双双好合了。 
  过片承上,说那次欢会是灯节之时,同时又开启下文,说除灯节外,还有踏青节和挑菜节可以重温旧梦,但“过了”“不见”又点出:实际上,这两次都未见到伊人的踪影。“几回凭双燕”以下三句,用典,写男主人公几次设法与对方联系,但都障碍重重,音信难通。接下来迸出一句“约何时再”的慨叹。最后四句写男主人公绵绵相思中更觉春浓酒困,所以无情无义地昏睡起来,待到他一觉醒来时,日影仍在花梢之上。 
  此词写人、写事、写情、均层层深入,一泻无余,细腻婉转。全词熔情入景,故淡远;熔景入情,故秾丽。于言情中布景,景即是情,情则愈加浓烈,这种高超的艺术手法,对于作者抒写从恋的狂欢到离别相思的辛酸这一情感历程,起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16、凌歊·铜人捧露盘引
 
  贺铸
 

控沧江。排青嶂,燕台凉。

驻彩仗、乐未渠央。

岩花磴蔓,妒千门、珠翠倚新妆。

舞闲歌悄,恨风流、不管余香。


繁华梦,惊俄顷,佳丽地,指苍茫。

寄一笑、何与兴亡。

时船载酒,赖使君、相对两胡床。

缓调清管,更为侬、三弄斜阳。
  

注释

①凌歊(xiāo):本古台名,在安徽当涂黄山西北五里。贺铸以《铜人捧露盘引》词调咏之,故另立新名“凌歊”。铜人捧露盘引:词牌名,金词注“越调”。又名《金人捧露盘》、《上西平》、《西平曲》、《上平南》。双调八十一字,前片五平韵,后片四平韵。前六、后七两句,并以一去声字领下七言句。《词韵》于第三字豆,作上三下五句式。

②控沧江:长江至当涂,江狭水急,悬崖临江,故曰“控”。

③排:水流湍急,推开青山而下,故曰“排”。

④凉:排高台依旧,风流不再,故曰“凉”。燕台:本指燕昭王所筑的招贤台,此代称凌歊台。

⑤仗:仪卫。彩仗:彩色仪仗。

⑥渠:通“遽”,迅速。

⑦千门珠翠:指宫中女子。

⑧俄顷:片刻,突然间。

⑨佳丽地:谓今南京。南齐谢胱《入朝曲》:“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

⑩指苍茫:(如今)手指处一片苍茫。

⑪赖:依赖。使君:汉代称呼太守刺史,汉以后用做对州郡长官的尊称,这里是作者对友人的尊称。

⑫胡床:交椅,一种可以折叠的轻便坐具,传自西域。

⑬清管:笛子。唐代李郢《江上逢羽林王将军》诗:“唯有桓伊江上笛,卧吹三弄送残阳。”《晋书·桓伊传》载:“王徽之赴召京师,泊舟青溪侧。(伊)素不与徽之相识。伊于岸上过。船中客称伊小字日:‘此桓野王也。’徽之便令人谓伊曰:‘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伊是时已贵显,素闻徽之名,便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桓伊曾与谢玄等在淝水之战中大破苻坚,为东晋政局的稳定,立了大功。此处词人化用古典,抒发自己郁郁之情。



译文

江狭水急崖临江,推开青山顺流下,高台依旧人心凉。昔驻彩仗甚繁闹,转瞬即逝尽消亡。宫娥彩女盛装着,山花野蔓妒色失。歌舞停歇,恨此处风流散,仅有凄凉剩。

繁华似锦梦,片刻惊醒;尝为佳丽地,今已苍茫。惟寄兴亡于一笑!量船载酒徜徉游,幸有知音陪相慰。请君缓调清管,吹奏三曲斜阳里。


贺铸词作赏析 
  此为登临怀古之作,约写于徽宗崇宁四年(1105)至大观二年(1108)作者任太平州通判时。  
  上片前三句写登凌歊台而看到的山川形势。长江流至当涂以后,因两岸山势陡峭,夹峙大江,江面变得比较狭窄,形成天门、牛渚两处极为险要的处所,为自古以来的江防重地。故而《姑熟志序》写到太平州的风俗形胜时说:“左天门,右牛渚,当涂、采石之险,实甲于东南。”此处用一“控”字,写出峭壁临江,形同锁钥;用一“排”字,写出江水排开青山,冲突而下。可谓惜墨如金,言简意赅,山川形胜,尽收眼底。“燕台凉”句转入史实,说凌歊台。  
  以下数句写凌歊台当时之盛及转瞬之衰。燕台消夏,彩仗驻山,随行的妃嫔宫娥(千门珠翠指宫中妇女),个个盛妆靓饰,千娇百媚,以至使得山花失色,自愧不如。这里,用一个“妒”字,把本没有感情的“岩花磴蔓”写得像人那样产生了“妒”意,写足了宋孝武帝的穷奢极侈,写足了凌歊台当年的盛况。然而,曾几何时,那个“乐未渠央”的喧闹场面,已经风流云散,只给这里留下了破败荒凉的萧条景象。词人以“舞闲歌悄”一句把昔日极盛一笔揭过,又写出“恨风流不管余香”这无限感慨的结句来。此处“余香”,是词人由眼前的岩花磴蔓而产生丰富联想的结果。这些“妒”过“千门珠翠倚新妆”的“岩花磴蔓”,是历史的见证。它们凌歊极盛的当年,也曾被脂水香风所浸润,几百年来,花开花落,今天似乎还残存着余香。然而一代风流,杳如黄鹤,眼前却依然是花红欲燃,蔓翠欲滴,这怎是那些醉生梦死之徒所能料到的呢?词人用一个“恨”字,表示了对统治者奢侈淫逸的谴责,也表达了内心复杂的情感,为下片抒怀作引导。 
  下片前四句承上作出总结。花团锦簇般的繁华岁月,转眼之间就如梦云消散;千古如斯的秀丽江山,依然笼罩一派烟水迷茫的暮霭之间。词人一“惊”、一“指”之中,表达了自己的无限感慨。  
  “寄一笑”句是领会此词深意的关键所。作者此时,官不过佐贰,人已入暮年。昔日请长缨、系天骄的雄心壮志,已经消磨殆尽,所以只好把千古兴亡,寄之一笑。这“笑”,如同东坡《念奴娇》“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中之“笑”,都是痛感壮志未酬,烈士暮年的自嘲、自笑。词人虽然口称“何与”,但他毕竟这一句之前之后,都清清楚楚地告诉读者,他不仅已经“与”,而且“与”得相当执着。因此,这“一笑”中寄寓着词人英雄末路的凄凉和苦涩。 
  “量船”至歇拍,故作旷达之语,但字里行间仍然充满着浓郁的感伤情调,与前句一脉相承。词人量船载酒,随波泛舟,徜徉苍芒的山水之间,所幸还有知心好友与自己相对胡床,差可相慰。一派凄迷的夕阳残照里,词人请他“缓调清管”,为自己吹奏笛曲三弄,借以宣泄胸中的郁郁不平之气。这里,词人化用了一个古典。据《晋书。桓伊传》载:“王徽之赴召京师,泊舟青溪侧。(伊)素不与徽之相识。伊于岸上过。船中客称伊小字曰:”此桓野王也。‘徽之便令人谓伊曰:“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伊是时已贵显,素闻徽之名,便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桓伊曾与谢玄等淝水大破苻坚,稳定了东晋的政局。很明显,作者词中是以桓伊称许友人的。作者此处化用古典,依然是抒发自己不得志于时、不能见赏于执政者的郁郁之情。 
  综上,此词上片由写景引入怀古,下片情中置景,情景交融,怀古伤今,全词把登临怀古与写景抒怀和谐地融合一起,表现了词人对于世事沧桑的深沉感慨和对于人生易逝的遗恨,反映了深刻的思想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6 13:25 , Processed in 0.17001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