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2|回复: 11

似乎不搭界的流水账

[复制链接]
竹木 发表于 2019-1-25 11:0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竹木 于 2019-1-25 18:52 编辑

               孝子坊 · 老同学
  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孙子为避金兵,南逃移居杭州清波门内,家产散尽,唯保留祖父遗像,日日陪伴,孝子坊由此得名。
  孝子坊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北通河坊街,南抵清波街,中间与四条巷相交。
  我们四条巷西段的人要上街、“进城”、去公园西湖、上学、上班,几乎每天都要从孝子坊进出。孝子坊是我们的“出海口”,对她就像对四条巷一样熟悉。
  孝子坊南头和清波街相交的转角,原来是一个小庙,菩萨没有了,门口还有高高的木栅栏,小时候从这里走过都有点慌兮兮的。后来这块地方和对面现在有李渔铜像的空地上,大炼钢铁的时候搞过一个“清波门钢铁厂”,真的弄了个很高很大的炉子,红红火火,非常热闹。后来这里成了千斤顶厂,再后来是文华印刷厂,现在又都拆平做了临时停车场,以后是什么还处于“待分配”状态。
  孝子坊5号是张荣耀同学的家,张荣耀是男孩子里的头头,老师借用他的号召力给他一个大队委员干干。
  张荣耀家对面的墙门,好像是2号吧,里面有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叫“扁头”,依稀记得他有一个大眼睛的姐姐,低我们两届,是徐老师教的。听陆阿毛说,还有一个妹妹叫于爱萍,后来做过杭四中的校长。那真是太厉害了。
  张荣耀家隔壁一个不起眼的门洞里是个军人服务社,我进去过几次。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面的商品还是很丰富的,当然是不卖给老百姓的。
  军人服务社对面住的同学是孙金娣和吴炳泉。
  再过来12号里的同学是张学芳和屠鑑玉。
  张学芳的姐姐张惠芳是一位美丽亲切的大姐姐,给我当年在街道失学期间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前几年在横店,一眼就认出了张学芳的弟弟三五,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活泼。
  如果没有记错,这里有过一位高我们两届的学姐、我哥哥的同学蔡蓓蓓。
  12号对面是李基仪家,几号已不记得,门口有几级台阶,地势比较高,里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李基仪后来搬到四条巷住,她现在要算是四条巷的老同学了。
  再过来是陆阿毛的家,好像是15号,一个小巧神秘的墙门,客堂有点古色古香,墙上挂的字画有个“虎”字。对面是军区的电影站,曾经进去看他们像摇纺车一样摇电影胶片。
  电影站门口有一口井,孝子坊这条巷本来就不宽,有了这口井,汽车就更难开了。孝子坊经常有军区的大卡车进出,开到这里必须十二分小心才不会碰到井圈,驾驶员一定很头痛。
  陆阿毛家斜对面,过了桂花弄口,是曾云初家和陈福炎家。现在这排孝子坊最老的房子也已拆掉重造,那个井圈也不是原物了。
  往前对着四条巷口是一个很豪华的花园洋房,它有一个气派的大门,但很少打开,平时都从旁边一条极狭窄的通道里的后门出入。这里是气象局宿舍,有温苏宁的家。温苏宁刚从北京转学来时,一口纯正的普通话那是真叫好听,可惜没有多少时间就被周围同学的杭州话同化了。
  后来气象局宿舍又转学来一位同学宋汉昌,山东口音很重,大家同学几年,他还是乡音未改。这也是个很有趣的语言现象。
  气象局宿舍对面,从四条巷口到河坊街,几乎半条孝子坊的长度,是一个巨大的房产,在孝子坊里开了三四个边门,里面是杭四中的教工宿舍。
  孝子坊北段住过一大批杭四中的老师,孝子坊南段一个小姑娘后来又成了杭四中的校长。这个孝子坊,真是藏龙卧虎啊。
  气象局宿舍斜对面,杭四中宿舍的一个边门里是秦祖望的家。秦祖望小时候喜欢吹笛子,下象棋我总是他的手下败将。秦祖望的父亲晚年专注于教小孩子们学写毛笔字,经常可以看到他家并不宽敞的房子里挤着好些孩子在写毛笔字,有的孩子只好把椅子凳子搬到门外来写。这些孩子长大了以后写字一定很漂亮。
  秦祖望家对面是一个很大的宅院,高大的门面上雕塑出“湖山别墅”四个大字,里面有很多房子,有花园假山,有厨房餐厅,还有一个操场,范围一直到南山路。不知这个房产原来是谁的,后来也归了军区,我们曾在那个操场上围观解放军士兵持枪操练,“稍息,立正,预备用枪……”各种刺杀动作。再后来这里又变成了军区的招待所。
  孝子坊因为有军区的几个单位,经常有汽车出入运送物资,使用的多是美国的道奇大卡车,有6轮的,也有10轮的,想来都是国共内战缴获的战利品。这些卡车经常停在“湖山别墅”和秦祖望他们家门口这段较宽的路面上,小孩子们就喜欢踏着轮胎、攀着车厢栏板的空隙爬上爬下地玩。开车的解放军有的要责骂驱赶,有的就比较随和,让你们玩。
  这里有时也会停小包车(轿车),锃光闪亮,小孩子都喜欢去摸摸。那时的小包车有这样的装置,开关一开,会让车身外壳带电,小孩子伸手去摸,就会被狠狠地麻一下,再不敢来摸了。
  从“湖山别墅”往前,就到了孝子坊口河坊街上了。孝子坊在这里有点像个喇叭口,比较开阔一些。这里有口两个井圈并列的水井,大家就把这一块地方叫做“双口井”。
  “双口井”这块空地也被卖梨膏糖的当作演出场地。一到晚上,高高的木架上搁木箱,木箱上放一只汽油灯,不知什么原理,这种灯雪亮雪亮的,比日光灯还要亮。卖梨膏糖的站在长凳上,敲小锣,打竹板,“……瑟浪里格浪,那么辰光还早来开开场……”说噱逗唱,插科打诨讲笑话,能吸引里三层外三层大批围观者。说唱一阵就停下来卖自称有各种神奇功效的梨膏糖,卖一阵子又接着说唱。
  我父亲不许我们去看“梨膏糖”,他很反感这种东西。他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偸偸地去看过几次。
  随着社会环境越来越“革命化”、向左转,“梨膏糖”也就成为较早销声匿迹的一种民间商业活动。
  孝子坊本是一条普通的安静的小巷,但曾经在某个时期,老百姓常可看到滚滚的草绿色的“革命洪流”。
  文革时,省军区常召集军分区、人武部的干部到杭州开会、办学习班,来起来就是成百上千的人。他们开会在清波门军区礼堂,吃住在劳动路招待所。可能是人多汽车不够,也可能是要发扬艰苦奋斗作风,他们来去都是列队步行的。每天早上经劳动路、河坊街,拐进孝子坊,经清波街到清波门礼堂,中午又穿过孝子坊原路回到招待所吃饭,下午再如此往返,一天四次在孝子坊里穿梭经过。大概他们认为走孝子坊是捷径,比走清波公园前的南山路近,其实也近不了多少的。
  三路纵队或四路纵队的大队人马通过孝子坊时,就把这条小巷塞得满满当当。毕竟是正规军队,四只袋儿的军官们队列整齐,神情专注,步履匆匆,没有人交头接耳,没有人东张西望,只有轰轰的脚步声充斥整条小巷。
  可以看到队伍中有不少人已是人到中年,大腹便便。有围观的居民感叹:我们国家养的军队真多啊,军官真多啊。
  文革后,大概是会议开得少了,或者是载人的汽车多了,大批军官列队行军穿街走巷的场景也一去不复返了。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没事来转转 发表于 2019-1-25 11: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没事来转转 于 2019-1-25 11:24 编辑

气象局宿舍对面,从四条巷口到河坊街,几乎半条孝子坊的长度,是一个巨大的房产,在孝子坊里开了三四个边门,里面是杭四中的教工宿舍。

这里住过我中学的语文老师钱积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1-25 12: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竹木朋友,那个李渔像还在吗?在的话,能告诉我更确切一点的位置吗?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古朱 发表于 2019-1-25 13: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眼面前的人和事,记不起来了!
写的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cyc1012 发表于 2019-1-25 13:55: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1-25 12:21
竹木朋友,那个李渔像还在吗?在的话,能告诉我更确切一点的位置吗?谢谢!

清波街和南山路交汇处十字路口东北角,有个天方先贤卜合提亚尔墓园,斜对面就是李渔像。(现在不知道在不在)
p78190530-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竹木 发表于 2019-1-25 18: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渔像还在的,南山路清波街口,往清波街里走,两边是伊斯兰墓园和五洋宾馆,不到100米一块小空地就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好得很2 发表于 2019-1-25 18: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好得很2 于 2019-1-25 19:17 编辑
竹木 发表于 2019-1-25 18:20
  李渔像还在的,南山路清波街口,往清波街里走,两边是伊斯兰墓园和五洋宾馆,不到100米一块小空地就是 ...

噢,谢谢竹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竹木 发表于 2019-1-25 18: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客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阿蓓 发表于 2019-1-25 21: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好!请问可知道云居山有一处房产,名可园?
我给九十五岁的舅舅整理资料,写过文章。一直查不到此处房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阿蓓 发表于 2019-1-25 21: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认识的辛亥革命名人邓孝可及其家属
本文作者王化是我老舅,九十五岁老人笔耕不已,记忆力非常。我帮他整理这些,也是非常珍贵历史资料。

辛亥革命的导火线是川汉铁路事件,这事件使四川省数万民众与绅商卷入反清运动,当时四川最大财阀,奉节邓孝可热衷政治,主张宪政,他写得一手漂亮文章,以思想敏锐见长,是四川立宪派的核心领导之一,平生最服膺梁启超,据说是梁启超的及门弟子。1909年10月,邓孝可担任以“监督行政、促进立宪”为宗旨的《蜀报》主笔,还创办了《蜀风杂志》、《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等报刊,影响很大。1911年9月7日早上,时任保路会副会长的邓孝可与另外8位保路运动领袖被召到督署,遭诱捕,随后发生血案,民众与军队发生冲突。清政府为了镇压四川的保路运动,令清朝大臣端方带领鄂军约2000人入川,造成武昌空虚。10月10日武昌首义。11月15日邓孝可等人获释。11月22日,官绅双方在寰(huán)通银行举行会议,邓孝可作为绅方代表参加,签订了四川独立条约30条。在后来的四川军政府中,邓孝可担任盐政部长。1912年4月,成都铁路公司召开第一次民国时期第一次股东大会,推举邓孝可为会长。

由于在辛亥革命前期的出色表现,他被列入中国近代史中。
后来的邓孝可,与康有为、梁启超等参与复辟帝制活动,袁世凯称帝失败后,邓失意消沉,在沪、杭作寓公。
作者当年有幸与他和他的家人接触。
1934年左右,邓孝可率家迁入杭州,安享西湖的湖光山色和江南的幽雅生活。他在杭州城隍山边的云居山(四宜亭上方)置地十余亩,建造几幢小洋楼安家,此园名曰“可园”。园中植树多,尤其是高大的白玉兰。春天白玉兰盛开,成为一片香海,远远望去极为壮观,也为西湖锦上添花。园四周有坚固的围篱,并养有恶犬,闲人无法入内。
邓当时有两位夫人,原配四川人(好像缠脚),育女:友鸾。继配育女:友端,子:友豹。作者见过她,说北方话。抗战前,邓的子女先后考入当时的名校,友端省立女中、友豹考入省立杭州初中,与作者大哥王仁同级(后来成为一辈子的好朋友)、友鸾则在省立杭州师范附小,与作者同级,友鸾说得一口北方话,友豹却是流利的杭州话。
  1935年左右,作者几次同哥哥一起去“可园”玩,山光花色掩映小洋楼,很是幽静。一天巧遇邓孝可乘车回家,(那是一种类似黄包车的人力车,有钱人代步)他六十岁左右,身穿灰色绸长袍,头戴深灰色披肩帽,煞是古风盎然、儒雅脱俗绅士气派。抗战前夕像这样服饰古雅的老儒生也很少见了,故作者当时虽是孩童,却留下深刻印象。
不久,抗战爆发,邓孝可全家迁居上海“法租界”。41年邓友豹以优异成绩考入交通大学,王仁也同期考入,两人又成为同学。邓友鸾入震旦大学家政系,后肄业。
1943年,王仁和邓友豹先后离开上海,到内地重庆新办的交大继续求学,并毕业。
邓友鸾1944年去重庆国立中央大学园艺系借读,很巧作者是该校三年级学生,他乡遇到小时候同学,煞是惊喜,但当时学习繁忙,来往并不太多。
邓友鸾生性活泼、举止文雅,才貌双全,衣着时尚,在当时生活及其艰苦的重庆,未免鹤立鸡群,成为全校注目的“上海小姐”和“校花”。
1948年,邓友鸾与一位香港小老板结婚,结婚典礼在上海的贝当路(衡山路)的美军教堂举办(现为国际礼拜堂),结婚典礼场面盛大奢华。作者是唯一参加婚礼的大学同学。
解放后邓友鸾随丈夫迁居香港,五十年代又定居美国。不料几年后与丈夫离婚,她独自一人带着女儿、儿子在旧金山生活。
从来养尊处优惯了的她,此时在美国无亲无靠跌入深渊。由于没有正式文凭,又找不到工作,但她骨子里有着四川人那种坚毅刚强,加上她的聪明、敢于探索,凭着大学时的园艺知识,千方百计寻找机会出击。她从贩花送草开始,继而开出小花店,到后来花店有了固定客源,具备一定规模。
七十年代,邓友鸾一有能力就把生母接去美国,后又设法将哥哥邓友豹移居美国。邓友豹在旧金山一家华文报社当编辑,随后邓友豹全家也移居美国。
邓友豹和**是交大电机系同学(先后班级),据说**(当时是上海市长)访美时,曾与邓友豹见面。
邓友鸾定居美国,思念家乡同学,经常和作者兄弟有书信来往。邓有哮喘病,上海“四五五”医院一种“喘必定”中药居然对她很有效,作者曾为她配好药寄去。
1987年,作者应美国科学院邀请(美中高级学者互访项目),赴美国学术交流。在美逗留时间较久,多次与邓友鸾、邓友豹在旧金山豹相会。他乡遇老友,感慨无限,我们同游金门公园,面对大西洋拍照留念。作者还多次拜访邓友鸾家,幽静的大花园、偌大的洋房,只有母女两居住。使我最惊奇的是,此时邓友鸾身体很好,里里外外都是亲自操作,当年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早已变成能干的女强人。
老太太笃信奉,家里设有小佛堂。作者送她一本名贵的毛笔手抄本佛经,她老很喜欢,当时她90岁。后来邓友鸾驾车带我们去郊区果园野餐,我两席地而坐,畅谈往事,老母则坐在轮椅上。
邓友鸾有子女各一,子经商,女嫁给老外。可能是宗教信仰,她女儿得重病没去医院治疗而早逝,这对她是很大打击。
邓友豹全家定居美国后,将儿子培育大学毕业,生活各方面都不错,但他也患有哮喘病,大约九十年代后期过世。
邓友鸾亲母长寿,享年103,晚年患老年痴呆症,连肥皂都会吃。美国没有钟点工,邓友鸾也有八十,但伺奉老人全靠她自己,相当艰难。此等女儿不愧大孝之人!
邓友鸾晚年患有严重的白内障,无法手术,听力很差。到现在作者和她失去联系三年多。我知道她离开旧金山去儿子那里,我思念她,并遥祝她健康长寿、安度晚年!

壮年时的邓孝可


右 王化,中 邓友銮,左 邓友豹

又:邓孝可妹妹的外孙,是有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21 19:44 , Processed in 0.22301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