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8|回复: 18

四矿的杭州老师

[复制链接]
古朱 发表于 2019-4-14 22: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炭井四矿在一个偏僻的山坳里,显得有点孤零零的。
      石炭井有条简易公路通向四矿,到了四矿就断了头。输电线路、电信线路、输水管道到了四矿都成了终端,铁路到四矿也成了终端。
      于是四矿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小社会。
      四矿有自己的粮站自己的供销社和自己的医院,还有个职工子弟学校。学校原来只有小学,后来戴帽办起了初中部。
      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口号下,职工子弟学校没人去注意,学校的主要功能只是管管这群熊孩子。师资也不重视,识几个字的职工家属就可以进学校当老师。
      文割结束开始了拨乱反正,知识回到了它应有的位置,各地都开始重新重视知识重视知识分子重视教育。四矿的领导经过多次讨论研究,决定从采煤一线调取在各次考试中崭露头角的杭州知识青年充实学校的教工队伍,不能耽误下一代!
      赖老师是第一个进学校当老师的,教的是英语数学和物理。赖老师后来考取研究生离开了职工子弟学校,自己成了学生。经过刻苦努力,学业有成,在经济历史领域有所建树成了学者,著作等身。
      接着进学校的是寿老师,他是我们一伙中唯一一个小学部的老师,教美术兼教体育。
寿老师苦心专攻篆刻,成为了著名篆刻家,被吸收为西泠印社社员。正在待他大展宏图大显身手时,天妒英才天不假年,英年早逝,过早的停下了他的刻刀。呜呼!
      开始进学校当老师的大都是高中毕业生,给学校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和沈老师是考上了矿务局的七二一大学,矿上不放行,给我们两人调入了职工子弟学校,我们俩是初中毕业生。
      这样,前前后后共有10名杭州籍的采煤工人当上了职工子弟学校的老师。
      一时,备课室里杭州话成了第二工作语言。
      随着四矿可采储量的耗尽,四矿因资源枯竭而下马。四矿职工子弟学校也办不下去了,这10个人各奔前程一时断了联系。
      白驹过隙沧海桑田,一转眼4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年轻教师一个个成了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和游览公园景点享受免费待遇的老头了。
      老来闲着没事干,各式各样的聚会多了起来:不同的同学会,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有的还有大学的;一起上山下乡一起插队落户的;一起在煤矿里干过的;网友间的微信群的……,可是这10个人一直找不到机会聚一聚。虽然大家都在想“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怎奈总瞅不准机会。
      终于,在前天,李老师联系上了赖老师,假座柳浪闻莺公园的一个茶室,除了已故的寿老师我们全都聚齐了。
      裘老师在嵊州,最近还老感冒,事前请了假。结果他还是没抵御住诱惑,早班车赶到杭州参加了聚会,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赖老师多年未见了,看到他仍精力充沛老当益壮,大家都很开心。
      大家都感叹,我们从教的日子不长,那时候摸着石头过河没什么教学经验,但我们的学生至今还惦记着我们,令我们羞愧令我们感动!
      以茶代酒,大家举杯,祭奠我们的过去我们失去的老友,祝福我们的健康长寿!
2019-4-14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19-4-14 22: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6_副本_副本_副本_副本.jpg

上排左起:裘老师、赖老师、程老师、李老师、宋老师,
下排左起:史老师、沈老师、谢老师、古朱,已故寿老师。
背景为通向四矿的涵洞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尚勤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清一色的男教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尚勤 发表于 2019-4-15 10:09
清一色的男教师!

这很好解释,因为煤矿下井的全是男的。
学校里也有几个女同事,大都是家属,后来也招进来一些职工子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凤箫吟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9-4-14 22:06
上排左起:裘老师、赖老师、程老师、李老师、宋老师,下排左起:史老师、沈老师、谢老师、古朱,已故寿 ...

难得。裘老师在煤矿时就认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凤箫吟 发表于 2019-4-15 10:41
难得。裘老师在煤矿时就认识。

不是你们一矿的裘老师。四矿的裘老师是个很低调的人,一直是采煤班长,后来因病才不下井。
我写过一段回忆:
我工伤出院,回矿疗养时姜谝子(采煤队的指导员)派了裘季郎来护理我。
裘季郎那时肝病尚未痊愈,还在休养期,不能下井干活。
那是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腿上石膏从脚脖子一直打到大腿根,动弹不得,又罹患了坐骨神经痛,坐卧不安。
有时候心情不好,就对着裘季郎发作,季郎从不计较,默默的安抚我。
有时我坐骨神经痛发作,痛的打滚,季郎有点手脚无措,像是他做错了什么似的,站在一旁问这问那。
我情绪稳定时会觉得有点对不起季郎,这是亲兄弟的情谊!
一直到现在我还总是觉得好像欠着季郎一份情。
今天能意外的见到他,有点喜出望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诺敏河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9-4-15 12:39
不是你们一矿的裘老师。四矿的裘老师是个很低调的人,一直是采煤班长,后来因病才不下井。
我写过一段回 ...

一聚一增寿。(荒漠之孤驼说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诺敏河 发表于 2019-4-15 13:00
一聚一增寿。(荒漠之孤驼说的)。

裘老师老家是嵊县(现嵊州)崇仁镇的,是中国青年报著名画家裘沙的弟弟。
谢谢你的跟帖!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雁南飞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9-4-15 12:39
不是你们一矿的裘老师。四矿的裘老师是个很低调的人,一直是采煤班长,后来因病才不下井。
我写过一段回 ...

四矿的杭州籍老师队伍比较壮大,一矿只有两位侉子在小学当老师且时间都不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雁南飞 发表于 2019-4-15 17:05
四矿的杭州籍老师队伍比较壮大,一矿只有两位侉子在小学当老师且时间都不长。

四矿比较特殊
招工时招的是李俊和通桥两个公社,阴差阳错的招了一批杭一中、杭二中、杭四中的毕业生。
那时杭州就这三所重点中学
从拨乱反正后的历次考试看,这重点中学还真不是徒有虚名的
四矿的杭州人那时名气大振,很吃香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22 05:01 , Processed in 0.20701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