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9|回复: 0

少年记事5 阴影

[复制链接]
民立53013119 发表于 2019-5-1 22:54: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年记事5         阴影

         16岁,花季少年,青葱岁月,韶华时光等等,用怎样的词赞美都不为过。本来就是青春盎然,跃跃欲试的年纪吗,只会笑,见人就问好。
        那年初夏里的一个清早,院子里生炉子的,放鸡笼的,井上打水洗濯的,各自一如往常的忙碌着生计。
         隔壁的S副书记儿子,忽然从远处边小跑着回来,边哭喊着:“快点救救爸爸啊,他在办公室里上吊了!"
         S夫人先自呼天抢地的奔出门外:"嗳,你个傻痴哟,你在做啥事啊……",向着西边疾去。随之,院里院外的人都被惊动了,忽隆隆地跟着跑向办公室。
         办公室分前后两间,前面是客厅,后面是休息室。前后间的门都紧锁着,大人们在那里踹。我和几个小伙伴爬上了后面休息间的窗台,砸碎了玻璃,清楚地看到一双脚,从天花板的检查孔里直挺挺地垂下来。窗外有铁栏杆,一位大人找来木杠撬开一道缝,小孩们先钻了进去,打开前门。呼啦啦地一大帮人,有机灵的巳爬上天花板,剪断了绳头。人被接着缓缓放在床上,四肢都已僵硬了。
         有管事的几个大人,劝退了所有人,清理现场。模糊的结论很快传开了:S某系蒋军借起义之名混入革命队伍的特务,有严重历史问题,畏罪自杀待定。
         这件事发生后,小院那段时间变得空空荡荡的,S家人也不哭也不闹的,除了S夫人偶尔以一絲苦笑自怨自怼地回复大人的安慰:"害人精,自作孽!"外,孩子们则都如霜打的叶子,蔫巴得连头也懒得抬。
        我的梦魇大约也开始在这段时间,夜梦中时常会出现迷幻怪诞的场景,无际的荒漠里,突然会有一种畸形的生物迅速膨胀,遮天蔽日。只剩下孤伶伶的我在黑暗中,拚命挣扎,企图摆脱窒息感。内心十分惶恐不安,四周静得出奇,整个宇宙都在坠落,下面是万丈深渊……
        蒙冤的人,也并非都有一个风雨同舟的家。那些日子,白天是批斗,讥讽,耻辱。晚上,一肚子气常会在家里爆发。一天半夜,爸爸妈妈又在里屋争吵起来,静下来后,他来到外屋我和弟弟的床上坐下,居然嘤嘤地啜泣起来。发现我醒着又决然道:都是爸爸的过错,不要怪妈妈,更不要怪***。当时我还不大懂得他讲的全部意思,但不良预感与日俱增,于是每到晚饭后,只要爸爸独自去办公室,我就带上弟弟,悄悄尾随而去。等他在里屋开亮台灯后,我们就爬上办公室前面的梧桐树。从上面可以透过门上楣窗的玻璃,观察到里面的动静。
       法国梧桐树修剪得形状真好,2米左右高的大枝杈,足以够哥俩坐上一两个小时,浓密宽大的阔叶,正好挡风雨。还能斜看到时而会有的月亮和星星,它们是那样的静宁,安详。尤其是星星,瞬间眨着眼睛,仿佛在劝慰我们:没有亊,小伙伴,开心点。
         托它们的福,爸爸挺过了比战争还唯熬的岁月。文革中所有的冤假错全部得以平反,我们童少时期饱尝的忧郁终于淡去。爸爸88岁那年走了,走得安详。正如他常说的:与其他人比我知足了。爸爸当然不知道我们和星月的故亊,即使知道,也末必给我温存的一瞥,他不会。
        而很快,我们接着变老了。对着星星月亮发呆的习惯,我仍然保留着。经常会久久地仰望它们,向之倾注无言的心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5-21 03:28 , Processed in 0.15000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