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0|回复: 7

讲 述:今天你住在哪里,我的遇难老师?

[复制链接]
黄亚洲 发表于 2019-5-10 21: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4 Q/ z) [7 p1 \2 q, R, M( X3 s) r3 ]
今天你住在哪里,我的遇难老师?
(2009.4.20)

口述:杭四中退休教师 王长贤

记录:原杭四中学生  黄亚洲

清明节过了,有件事,很大的事,我不能不说。
1 |+ x7 p) k, }

7 b$ g+ X; m) K4 K5 D3 a0 K
真的,这几天,日里夜里,脑子里浮现的都是他的出发前的那副病恹恹的面容,那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面容。那一天,他带一个班的学生上山去,他不是那个班的班主任,但是他偏偏带了那个班。他是听见一声叫唤之后从病床上赶快爬起来的,他二话不说就出发。那是1959年夏天,五十年前的事了,他带着学生上山抓蚊子。学生们都带着脸盆,脸盆都涂着油,那是粘蚊子的。他一上山,就没有回来,回来的只是噩耗。

8 T; w" I, ]# [1 U
什么山呢?

$ i0 s3 ^. f8 a5 N) B/ O) c
就是我们杭州的云居山,在吴山的后头。那座山离我们学校不远。
0 Y+ A, m% q" i% [8 j* D) k
 楼主| 黄亚洲 发表于 2019-5-10 21: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2.jpg 9 e* O* u% |  M& E. Q( I/ F* G) I
: }( v0 ]0 k: P5 q" s2 z! n
纳闷:三年里三个陌生电话,问的都是他的长眠之所

% J- Q3 U/ t& j  j
1 h9 U' J" ]% {1 a, H; t; \
大约是大前年吧,清明前,我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我不知道打电话的是谁,只记得对方问的是一个我不曾预料的问题:“王老师,您知道吴梦骥老师的墓在哪里?”
! j* W5 L( h" L0 b. ^. b9 u' j
一记重锤,打在我心里。

9 J, b. j1 b4 b2 b- ~' `
吴梦骥,几乎是一个被遗忘的名字了!

9 L6 S, e: a6 V( I, y
前年吧,也是清明前,又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我电话里响起来:“王老师,你一定知道吴梦骥老师的墓在哪里,因为五十年前是你代表青年教师在追悼大会上讲话的,你一定知道吴老师今天住在哪里!”

7 A  \. p: b/ S& E7 R& O8 c2 S
去年,也是清明前,又是另外一个陌生电话:“王老师,你一定能告诉我们,吴梦骥老师长眠在哪里?”
9 ~0 n( z5 K1 B- j( O
我至今不知道这三年里分别给我打来电话的人叫什么名字,但我断定他们是当年的杭四中学生,如今他们也都过花甲之年了,他们想起了吴梦骥,一个25岁就死在云居山水塘里的年轻老师,一个淹得半死的学生在他闭眼之前踩在他的肩膀上浮出了水面,生还了,而他,却再没有气泡吐出水面。
2 `. C: {) h5 q" N/ g
现在,已经年过花甲的男女学生们,慢慢地,都想起这位25岁的年轻老师了!

1 U4 u: x' a  }/ o+ S" Q5 x- r+ N- ]2 {! j7 c" B5 d' K
3.jpg : V5 ]3 L8 b) x. {% l% D# K
. N6 m5 S3 v9 `* _' `* 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黄亚洲 发表于 2019-5-10 21: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5.jpg
4 O( B: N/ |* A% S6 ?: h) C. F9 c
' L+ }$ a) M% L* R5 p
这是什么样的召唤呢?一个穿棉袄的肺炎病人在春天应召上阵
他那时候是穿棉袄的,一件旧不拉几的灰黑色的老棉袄。虽说已是四月份,天暖了,都穿单衣了,他还穿着老棉袄,我告诉你,就是天再热,他还是会披着他的老棉袄,因为他那时候生肺病,要保暖,凉不起,他的身子单薄。其实那时候学校也暂时不安排他教书了,他就住在大礼堂西边的那幢破楼里,那是单人教工宿舍,他的老婆和三岁的儿子那时候没跟他住在一起,他一个人住教工宿舍养病。
! Q6 g$ D6 q. b  H4 J$ O& K0 C
要是他不是住在大礼堂西边的单人宿舍里,要是六个班的初二年级学生不是在大礼堂后面的空地上集合,孩子们当然也不会这么齐声叫他:“吴老师,吴老师!”

6 A2 L5 b0 B* x9 `% T6 O/ G- Z+ d
他不是他们的班主任啊,他怎么会披起老棉袄跌跌冲冲奔出来呢?

  [: ?# N! _4 Q# T7 R0 [0 w
他脸色那时候很难看,肺病生得久了,虽然只有25岁,可是脸颊真是烟色啊!

9 {. \* C3 Z# V. Y
本来呀,根本没有他的事。

; g% q# @9 l- J. K% s
因为那次行动通知得急,通知是市教育局下来的,要我们学校组织三百个学生去山里打蚊子,那时候国家号召“消灭四害”嘛,老鼠、麻雀、蚊子、蟑螂,全民行动嘛,可是通知下得急,礼拜六通知的,礼拜天就要行动。学校领导临时商量了一下,说就派初二年级去吧,因为考虑初一太小,初三呢,要抓紧学习准备考高中,所以初二正好,恰恰又是六个班,整整齐齐三百个人。
% [! J7 }+ N8 m" [+ E; W
这三百个学生就在第二天下午匆匆忙忙到学校集合了,手里都带着从家里拿来的搪瓷脸盆,脸盆里涂一层薄薄的菜油,一心准备进山粘蚊子,为“消灭四害”作贡献。可能就因为通知得急嘛,六个班的班主任只到了五个,还有一个班的班主任怎么也找不到,所以这个班就缺了带队的,队伍快出发了缺了一个带队老师怎么办?这可着急啊,所以这时候学生们就想起来了:“哎呀,吴老师不住在那边的单身宿舍里吗?”于是大家就喊:“吴老师,吴老师!”
- P" @* E* ~$ j6 G, }. A
学生喊,其他的老师也喊:“吴老师!吴老师!”

* u: K. M! P7 |" J& Q$ D' c
于是吴老师就匆匆下床了,就抓过他的老棉袄披上了,就推门跑了出来。

8 ~, N2 F  ^8 B9 y% L1 R* m; M
吴老师是个说话很少做事很踏实的人,一听“除四害”的伟大意义,一见学校有困难,二话不说就充任了“临时班主任”,跟其他五个班主任老师一起,领着三百只涂了菜油的脸盆就一路上了云居山。

# \  e) q2 b0 h* q
他丝毫不考虑自己的病情,他是个在休养之中的病人啊!
8 T- K6 u5 r" A1 ]. h
吴老师真是一个很听召唤的人啊!

( N+ _. ~7 y" z2 }/ Q' r; G7 ^4 v6 u6 b  C- S2 G0 m% `
4.jpg
/ `1 [1 U$ X: S2 b' Z3 X2 m( U& J. S8 n* I2 A+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黄亚洲 发表于 2019-5-10 21: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6.jpg
% S$ ~8 v  ?/ y* [6 a1 J
$ z  R4 \" G" |" R6 q* Z2 r
一个生病的老师,完成了舍已救人的英雄壮举!
( z  y* M' P+ O$ @) q! G- I" K
出事儿的地方是云居山里的桃花园,那里有个水塘,人工挖的,是桃花园那边的园林工人为给植物浇水而特意开挖的。水塘不是很深,最深的地方也不过一人多高,坏就坏在这水塘底部有淤泥。
0 q4 @  S8 ?$ J) x( j1 |
就是那层粘糊糊的厚厚的淤泥,把吴梦骥老师的双脚深深陷住了。因为吴老师负重啊,他是把溺水学生的双脚架在自己的两只肩膀上,才狠命把他托出水面的啊,一个中学生的体重也是不轻的啊,就这么一来,吴梦骥老师的两只脚就深深地插入了淤泥之中而不能自拔了,那片薄薄的无情的水就一直在他头顶上方晃动。
2 U0 I# I7 w" w+ @  J1 l+ R* [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穿着笨重的老棉袄啊,老棉袄浸满了水,打个比喻,也就像盔甲一样沉重啊!
& P3 d& ]* |: q% V1 d( o
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吴梦骥老师本身还是个病人啊,他根本没什么体力,他没有力气去水中抢救溺水者,但是一个带班老师的巨大的责任心,一个对猛然听见孩子们急切的呼唤“吴老师,有人掉水里了”,面对水中的那一份挣扎,他当时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只见一件灰黑色的棉袄从岸上扑通一声飞入了水里,真的,他什么也来不及思考,他就是拼命地划向孩子。

; M. D! _, B  @/ }: ?
那个被救的学生事后说,他只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老师钻在他下面,把他的两只脚搁上了自己的肩膀,然后他就升上了水面,能够大口大口呼吸了。
/ G8 e, _* F  p; u$ g) C! W
那孩子是看见水塘边的青草丛中飞舞着蚊子,所以他一步步地挨近了池塘水面,最终脚一滑,滑了下去。
6 F9 {$ k1 z! c8 j- Q
孩子得救了,老师和同学们一齐把他拉上了岸,然后就是大家面对水塘的最急切的呼唤:“吴老师!快上来,吴老师!”
" M2 Q$ p8 h6 x4 r+ P
然而黄昏中的水塘静静的,连个气泡都没有。
# H+ A7 |8 B& `" ~# o
再以后,就是大家把僵硬的吴老师打捞上了岸。我不在现场,没见着,听说吴老师的脸容还是那么安详,脸容仍是那种肺病患者的烟灰色。
' ]& h; O/ W3 A  ^7 ]6 ~
我是闻讯后从学校急奔到云居山卫生院才看到吴老师遗体的,医院虽然进行了抢救,但为时已晚。医生轻声告诉我,其实你们学校这位救人的老师在水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死亡的过程。

4 S  ?, \7 E" ^5 P$ A
我们赶到卫生院的几个老师赶紧给遗体换了衣服,他的湿淋淋的老棉袄给除了下来。我发呆似地盯着吴老师的烟灰色的脸容,心如刀绞。

/ ~0 C; @0 R" p" r4 t5 R& f' s
5 q$ W) a  y' {5 Z8 [! S
7 o6 K" t) ]4 S 7.jpg
. A9 Q# o) e6 g9 r" J' |( @
9 }( Q9 z7 R2 Z; 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黄亚洲 发表于 2019-5-10 21:31: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评上了烈士,但很快就被遗忘了
6 @  D( M$ e7 P1 T) V- y
听到吴梦骥老师去世的噩耗,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难过,可想而知。
4 }% }/ y. n/ d7 @% f& w
王鸿礼校长召集学校负责人连夜开会,一直开到天亮。报送吴梦骥老师为烈士的报告很快就送到了教育局,也很快,省民政厅就下发了追认吴梦骥同志为烈士的文件,可是看着哭泣不止的吴老师的妻子和她三岁的儿子,我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感伤,一条鲜活的生命毕竟是什么都换不回来的啊!

8 \$ W/ \/ |9 d+ e8 }& a
学校为吴梦骥老师举行了追悼大会,王鸿礼校长安排我作为青年教师代表发了言,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我发言的具体内容了,只记得我数度哽咽,也看见有许多泪水流淌在许多脸庞上。

' i1 j5 C' u1 g) ?- T
吴老师离开我们没几年,学校就进入了“四清”运动以及后来的多灾多难的“文革”运动,以校长为首的一大群忠诚于新中国教育事业的老师被打成了“牛鬼蛇神”,校园血风腥雨,一片“砸烂狗头”之声,杭四中这个文革“重灾区”在我们省也算是很有名的了。

- ^: r2 }2 J; K
在长达十年的动乱中,老师们自顾不暇,有谁还会去记得静眠于南山公墓的吴老师呢?吴老师的安息地属于公墓的“荣誉区”,这可是有一定级别的逝者的安葬专区,因为吴老师是烈士,所以当时就被安排在“荣誉区”,可是在人妖颠倒的文革时代,许多“荣誉”都已没有光环可言。
8 R) f, B( `& c4 Q# X- V, L# E- W. q
再没有人提起吴老师了。
- m7 L( n5 p; L4 C
十多年前,杭四中要编一册校史,我作为杭四中的老教师,也安排在编辑委员会里。那天会开完后,晚上我睡不着,学校的人与事在脑海里沉沉浮浮,忽然,水面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烟灰色的面容,啊呀,吴梦骥老师,我的朋友,我怎么现在才想起你来!

. r$ N$ g& F) F/ j+ g5 j1 v
我后来就在校史编委会上提出,吴老师一定要写进去,而且要写厚厚的一段,他的舍己救人的事迹太感人了,他还是省里批准的烈士呢。许多新老师都不知道吴梦骥是谁,一些老领导和老教师退的退了,调出的调出了,过世的过世了,现在知道吴梦骥这三个字的真的屈指可数了。

( c* Q- f  K6 |; T: l* ^
校史当然是把他编进去了,也有一些人注意到他的名字了,可是你想想,毕竟半个世纪了,还有几个人会记得吴老师在杭州南山公墓的荣誉区里静静地长眠着呢,还会记得他的咳嗽和他那件灰黑色的老棉袄呢?
9 z: j2 |, m9 i" Y$ _& m
有一次学校开校庆大会,许多老校友要回校,我心里一动,赶紧向校领导提议,是不是能安排一个发言,让当年被救的学生怀着感激的心情,在大会上说一说那双曾被他踩着的穿着老棉袄的肩膀?校领导说,也可以呀,这个发言有特色呀!可是后来我去联系那位同学,他也是快六十的人了吧,在杭州工作的,可是再怎么动员,他也不肯来发这个言,一再说“不想发言”,那怎么办呢,人家没有这份心,我们也不能勉强啊,于是原定在校庆大会上这项安排就被取消了。
( n( ?9 }3 G7 g' O! W' Z9 V
老师是应该被认真牵挂的

9 t' j; X& }0 a4 ?9 d2 U" e
老师是园丁啊,辛勤得很啊,一辈子鞠躬尽瘁啊,尤其是有的老师,为了孩子都不惜自己的生命,这样的老师,我们不能一转眼就忘了他啊,不能让他的墓碑前杂草丛生,杂草里飞着一群群的蚊子啊!
9 \9 @0 B% Y- R! G3 Z
所以这几年里,连续三年的清明节,我都接到了陌生的电话,问吴老师安息在哪里,这样的问题真是久违了,我耳里听着,心里阵阵暖流,吴梦骥老师,毕竟还有人在牵挂着你,你听见这样的声音了吗?他们是你当年教过的学生,尽管他们的声音都已苍老了,都是花甲开外的老人了,但是他们的脑海里,毕竟渐渐浮起了那件浸透了水的灰黑色老棉袄了!
$ B/ h' ?4 z! o$ u& R
至于那个不愿在大会上发言的被救学生,也许内心深处,也在感念着你呢,也许会在某一个清明节或者教师节,悄悄去南山公墓,在你墓前默默地坐上好一会呢!如果他以前没有去,但是看了报纸上刊登的我这篇口述文章之后,心里一动,忽然给我打电话了,或者就直接寻着去了,这可也是说不定的呢!

0 Q1 H: G- M) {! t6 t! l! J
8.jpg
1 X9 R2 B; J0 Q& t. e0 n' \  G7 Y
' u% X' Z' d3 o1 P. Q4 u. a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向东 发表于 2019-5-11 15: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这位值得尊敬的灵魂工程师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9-5-11 16: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述的王长贤老师讲得非常感人,黄亚洲忠诚而准确地记录(也许还润色了),我读着读着,眼眶里不禁泪花晶莹......好人吴梦骥老师死了,但是他能活在人们心里......* {7 z* D5 y& o: X0 z. h0 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古朱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亚洲 发表于 2019-5-10 21:316 F- F* H4 ^1 R
评上了烈士,但很快就被遗忘了$ {+ w+ c- O% b
听到吴梦骥老师去世的噩耗,学校领导和老师们的难过,可想而知。
/ e& A* [" f% I  n% {- z( i王鸿礼 ...

* t# u2 ?: M  m- T3 `* I初中时学校曾组织我们去为他扫过墓,听到过他的事迹。+ n4 H1 S3 K; |- O2 `. k; 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5-21 02:40 , Processed in 0.19101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