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古朱

杂忆

[复制链接]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20-7-29 19: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20-5-6 15:16
写到那次返宁旅行,我记起曾记过那事,从博客上找来,放在这里当个补充:
    文化大割命时期,武斗开始 ...

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能想象列车上早请示晚汇报场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0-7-29 22: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20-7-29 19:45
那个年代过来的人能想象列车上早请示晚汇报场景。

写这篇的时候他们威胁我们要送我们去哪儿怎么也想不起来,现在不去想它倒自动跳出来了,原来的文攻武卫指挥部,后来改叫群众专政办公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0-7-31 20: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须子、勾子

   我参加过许多次杭州赴宁夏知青的聚会,也看到过无数赴宁知青回忆,说起我们刚到宁夏时闹的笑话,须子、勾子为最多。不管是哪个公社的哪个知青点的,几乎都有这样的笑话。这次转发钱江晚报关于哪月儿的报道,也提到这事:    “一次,水桶掉井里,知青们便到庄子里一户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中借钩子捞桶,真诚地说:‘四爷,把您的钩子借我们用一下’。
    ‘钩子’(音)在宁夏话里是屁股的意思,永宁话用‘须子’(音)表示。四爷勃然大怒,训斥这些年轻娃娃狂妄,后经解释,原是误会一场,四爷把‘须子’放在门后,供知青们随时取用”。
    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是从小居住在杭州的应届毕业生,杭州有自来水,虽也有水井,但我们学生娃很少用到吊桶。到了宁夏吃喝洗涮都要用井水,到井里吊水成了日常功课,每天要用吊桶。缺少童子功,不得要领,吊桶落到水井里是经常发生的事。
    打捞吊桶需要用到吊钩,谁也不会下乡时备个吊钩,于是要向当地人借。这本是小事一桩,可就是因为称呼不同而闹出了笑话。
    笑话产生的原因是当地人把钩子称为须子,而且并不知道外地人把须子称作钩子。勾子他们认为是屁股,“勾子是个借的东西”?借钩子这话含有污蔑性质,那怪四爷会勃然大怒,认为我们在戏弄玩弄他。
    臀部叫勾子,我以为准确点应该是沟子,因为臀部有条沟,宁夏话叫沟壕。屁股又叫沟蛋子、沟帮子、沟墩子,那个排泄口就叫沟门子、沟眼子。
    宁夏话里对身体部位还有许多独特的叫法,比如膝盖叫做玻楞盖、簸箩盖,拳头叫做锤头,饭篮儿(乳 房)叫做羔羔,脸颊叫做腮帮子等等等等。
    钩子为什么叫须子,这事闹不机密(宁夏话,弄不灵清的意思),而且宁夏人平时话语中很少用到须子一词。比如我们形容某个物体跟钩子一样,宁夏人说起来是像油提子一些。一些的意思就是一样,油提子是打油的提子,现在没人用了,我现在还在用的是酒提子:把酒从酒坛子里打出来。
    我听到过一个说法,宁夏地处农耕经济与游牧经济的交界处,历朝历代都采取屯垦戍边政策。屯垦将士来自五湖四海,因此宁夏话是各地方言的混杂。其中,受到湖北方言的影响较大,比如把鞋子叫做Haizi,外地人误听为孩子,就是湖北方言的影响。
    估计把屁股叫成沟子的不止宁夏一地,有句话“溜沟子拍马”就说明这问题。据说在西北、四川等有许多地方也把屁股叫做沟子,不知湖北有地方那么叫吗?
    呵呵,真是闲得无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0-8-1 09:5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趣谈宁夏话三则

本篇写于2018年8月,新浪博客把它归入私密博文并加了锁,不知何故。



    宁夏人去不念qu念ke(克)。

   

    县农场青年队100多号杭州人在交通闭塞的黄河滩边聚居一  起,无意中形成了一个杭州话的方言孤岛。相对散落在其它公社知青点的杭州青年,他们的宁夏话是学的最差的。不过,有几个关键字词还是很早就引进了。去念磕是早就学会的:“磕哪里”“哪里磕”,“上工磕”“吃饭磕”。

   

    据说去念磕是保留了古音。

   

    似有道理,我想,辛弃疾那个时代很有可能是念磕的。

   

    证据出自宋代辛弃疾的《西江月·遣兴》,如下:

   

       醉里且贪欢笑,


      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


      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


      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


      以手推松曰“去”!


    这最后一句要是念成以手推松曰“磕”,多来劲!



    小时候不识这个字,按照读字读半边的通用规则读成聂。老师发现后将它纠正过来,要念she。


    随着照相器材的普及,摄影成了全民运动,摄字念错的人几乎没有了。反过来倒是现在对聂耳的宣传没有像我们小时候那样给劲了,现在的小孩子怕对聂的读法有可能起疑。


    奇怪的是,在宁夏听宁夏人说摄影、摄制、摄取总说成是捏影、捏制、捏取。开始时还像小学老师那样去纠正:“这应该念she,不念nie”,没想到回答却是宁夏话里这就念nie!


    查了字典,摄是有两个读音,是有读捏的音,又是个古音!


    于是,我们也开始了捏影。那时候有首很流行的表演唱:天安门前留个影,到了我们嘴里就成了天安门前捏个影。


    那时候与伙伴闲聊发现像这样在宁夏集体读错别字的还有几个,年代久了想不出来了。


外爷爷


    我决定要去宁夏插队落户前,有一天父亲莫名其妙的告诉我,在外蒙古还没独立出去前,中国版图的地理中心位置就在宁夏。这与一般人心目中把宁夏当成是边远地区不同,宁夏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内陆省区,就是离得海洋远了点。


    前段时间网络上流传的很红火的关于外婆和姥姥的争论,本来外婆是南方叫法,姥姥是北方叫法,井水不犯河水本无冲突。事端出于上海的专家吃着南方饭却为北方人着想,将教科书中的外婆统统改成了姥姥。


    普通话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的,按规律将北方话视为正统,南方人吃老亏了。这一举动引发了众怒,不光是南方人,有些人是看不惯这些拿着高薪无事找事的人。稍一交手,一方马上认错,将姥姥又改了回来。又有不同的专家出来解释外婆和姥姥都是正式称呼,不能算方言。


    感觉这些专家有吃了饭怕消化不了之嫌。


    就像我。我有个朋友上山下乡去了东北大兴安岭,衣锦还乡时还带回来了个漂亮的东北大妞,东北大妞生了个妞,现在有了第三代。我总在为他的第三代纠结:这叫姥姥好呢还是叫外婆好。


    宁夏人就不会有这样的纠结,他既不像北方人那样叫姥姥,也不像南方人那么叫外婆,而是叫外奶奶。


    同理,外公就叫外爷爷。


    外孙叫做外孙子,都不算离谱。


    外孙子叫的外爷爷、外奶奶,外孙子的父亲外爷爷外奶奶的女婿就把他们叫外父、外母。


    有个傻女婿的民间故事里有段歌谣就是这样的


    “外父外母圆又圆


    死了一个少半边……”


    杭州人没有外父外母的叫法,有些杭州人当了宁夏女婿按照自己老家的习惯直接跟

着婆姨叫,把个宁夏老丈人高兴的直跳蹦子。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想不出来 发表于 2020-8-1 10: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方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无论叔叔、伯伯、舅舅、姨夫、姑夫一概称呼“uncle”。同样爷爷、外公同辈份的一概称呼“guandpa”。现在中国人也把这些称呼模糊了,尤其是父、母的父亲统称为“爷爷”,父、母的母亲统称为“奶奶”。这样就方便多了。我还有好多称呼“闹不机密”——比如爷爷的爸爸、奶奶的爸爸称呼上有什么区别?不一而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0-8-1 10: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不出来 发表于 2020-8-1 10:11
西方人没有那么多的讲究,无论叔叔、伯伯、舅舅、姨夫、姑夫一概称呼“uncle”。同样爷爷、外公同辈份的一 ...

你说的是四世同堂的情况。进入太字辈,一般称呼为太爷爷太奶奶外太公外太婆太舅公太舅婆等等等等,不过现在习惯都只称阿太。毕竟,到了太字辈,齐全的会很少。原来是寿命不长,现在是传宗接代的间隔增加了,论理,我们都是应该进入太字辈的年龄了。
红楼梦里,小辈不分辈分称贾母都是老祖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想不出来 发表于 2020-8-2 18: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20-8-1 10:34
你说的是四世同堂的情况。进入太字辈,一般称呼为太爷爷太奶奶外太公外太婆太舅公太舅婆等等等等,不过现 ...

这么说来进入“太字辈”的就不分公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0-8-2 21:3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不出来 发表于 2020-8-2 18:58
这么说来进入“太字辈”的就不分公母了?

基本如此吧,没人再去追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古朱 发表于 2020-8-3 09: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模糊音(写于2005年前)


      小时候开始推广学习普通话时有一首歌:“祖国的地方这样大,各地方人讲各地方话,……北京人到上海也是整天闹笑话……”,一般来说南方人说话用词都比较随意比较灵活,北方人用词就比较讲究比较精确。我们从祖国的东南沿海来到西北高原插队落户,首先就要过的就是语言关,虽然从小就学习了普通话交流起来并没有什么困难,但有时也会因用词不当引起许多误会和笑话。

   

   我们刚插队的时候,晚上经常要组织到附近生产队去访贫问苦。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走家串户,结果当地贫下中农反映这帮南方人不懂礼貌。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了解后才知道这就是用词不当惹得祸。我们经常用的问候语是:“大爷,您几岁了?”,这在南方不足为奇,但不符合北方地区的用词规则(严格的说,也不符合汉语语法,是病句)。“几岁了”应该是问小孩子时用的,“几”应该是十以内的疑问代词,大一点的小孩还应该问“十几了”。问老汉应该用“您高寿了”“您六十好几了吧”再不济也得问“您多大了”“您几十了”。问一个老汉几岁了这还得了,不就等于像南方人说的年纪活到狗身上了,这不比骂人还厉害吗。

   

    宁夏话表示可以了、好了、够了、对了等意思时,经常只用“对了”一词,而以抑扬顿挫的语调变化来表示程度。刚到青年队时农田里还没我们干的活,就在青年队里营造自己的青年点,大门口有块原来永清沟上废弃的混凝土桥板,老技术指挥我们用撬杠把它挪个位。人心齐泰山移,人多力量大,一会儿,那桥板就徐徐前移了。“对了”,老技术喊,我们高兴极了,再加把劲撬。“对了……”,我们还在撬。“对了!!!”老技术跳了起来喊,并一把把我们拉开:“这帮愣头青!”,这时我们一看,前边有个深坑,再撬过去,掉下去了,人再多也捞不起来了。

   

    南方话吃喝不分,前几天看一个帖子,在江西统统叫做“恰”,我们的吃吃喝喝斑竹到了南昌就叫“恰恰恰恰”版主了。南方人的“吃”,用的很灵活,只要是进嘴都可以叫吃:吃烟、吃酒、吃晚饭,还引申为接受之意:吃批评、吃骂声,更有甚者为吃巴掌、吃枪毙。北方人经常笑话南方人吃喝不分,食物要经过咀嚼才能叫“吃”,未经咀嚼那是“吞”,“囫囵吞枣”是也。液体的食物叫“喝”,气态的叫“吸”,我们一说吃香烟,贫下中农就会诧异:“这香烟也是吃的东西?”

   

    我们还有一个缺点是“长短、高低”经常用错,比如我们喜欢将个子高的人叫“长子”,连学校印发的正规体检表也是“身长体重”。这又犯忌了,长短是指水平方向的,铅垂方向应该用高低(个子应该用高矮)来形容。说一个人长得真长,又是骂人话――只有男性生殖器才有长得长、长得短的。还有一句话我们也经常说错:“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注意到不光是我们,有些正规的出版物也会犯同样的错误。什么东西是抬头看不到只有低头才能看见的,这不又是一句骂人的话吗,应该说:“低头不见抬头见”,这才显得对方的伟岸,需要别人仰视,这才是恭维人的话!

   

    宁夏话也有极科学的,比如我们形容两件东西或两个人长得很相像,总会说长得一模一样。可宁夏人喜欢说成一模两样,仔细揣摩,还是他们有道理。

   

    我们到宁夏来之前,宁夏派来接队的人里有许多原来是浙江籍的人,我们就向他学宁夏话。他与我们说黄土高原的特征是对面能讲话,见面得半天,因此在喊人上很有特点:“zo”,而且要根据被喊的人所处位置远近,来决定拖音的长短。同样,在回答问路时,用手指方向“那(音no)里”,也以那字拖音的长短来表示距离的远近。这是我们学到的第一句宁夏话,学以致用,到宁夏后,贫下中农问我们老家在哪里,我们猛吸一口气,手指东南方向“那……里”。真恨肺活量不够,表达不出这六千多里路来。

本篇曾重发于往事悠悠栏目,今归类于此吧。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知青网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GMT+8, 2020-8-16 03:38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