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文如其人

[原创]完达山中纪实(连载)

[复制链接]
阿娜 发表于 2010-2-4 22: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宜说的对,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叼烟袋,但我没见养个孩子吊起来。[em01][em0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0-2-5 11: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久白必黑、相宜和阿娜!就像南方传统养孩子的摇篮一样,北大荒的吊蓝后来也不常见了,跟农民接触多了才可能见到,我是亲眼见过几回,有一回误闯产妇房间还闹过笑话,以后会写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0-2-5 11: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如其人 于 2013-11-9 21:02 编辑

                  (四)燕子坟

     正是满山落叶松冒新芽时,一对燕子飞来屋檐安家,它俩轮流穿梭飞进飞出好几回,然后一起站在屋外一棵树上,像是在商量什么,最后似乎已下定决心要在这落户,便开始动手建新家。也不知来往飞了多少趟,更不知从哪里叼来这许多枯枝残叶,居然很快就筑成一个扁圆的小巢。往后几日还不时见它们叼着“建材”进行内部“装潢”。

     山中难得见人,每天下班后无处可去也无事好做,我便总要来屋檐下抬头“拜访”燕子的家,也跟它们说几句话。傍晚天黑前,是燕子夫妇最高兴的时候,也是我最轻松的时刻。此时,蚊子等飞虫大量出现,只见燕子俩轻盈的身影在屋前空地不断来回穿梭,就在我眼花缭乱中,它俩已享用了丰富的晚餐。于是每日总要等它俩心满意足饱餐后归巢,我也才能回屋。

     日复一日,不知何时竟然只有一只燕子出来活动,怎么回事?我不放心便拿着手电筒探看,另一只正安卧巢中,心想也许是病了,可我也没办法,好在还有它的伴侣会照顾它。正盼着它早日康复,一天却突然听见一阵嘈杂声,巢里竟探出好多张大的小嘴巴嗷嗷待哺,原来燕子夫妇升格当了爸爸妈妈。这下可热闹了,只见燕爸燕妈轮流飞上飞下,觅食喂食忙得不亦乐乎。

     小燕子一天天长大,要开始学习飞翔了,起初并不顺利,它们的翅膀还太稚嫩,拼命扑拉也飞不多远就会掉下,于是燕爸燕妈便在空中极力鼓励它们再从头开始,我也常在旁为它们打气加油。小鸟开始学飞之时便是危险来临之际,一天我刚回来,没进屋便听见檐上燕子一家在焦急呼救,等进去才看清一只小燕正振翅试图飞回家,许是出来玩得太累,有点力不从心,几上几下就是回不了家。此时,房东老王头的那只大灰猫趴在窗台,虎视眈眈正垂涎欲滴呢。我大步上前赶走大灰猫,弯腰捧起小燕子,招呼同伴小刘帮忙,将小燕安全送回家。

     我关心小燕子成长,大灰猫却只关心小燕何时会再落地,好成它的美食。不幸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那天下班晚了点,想着见不到小燕子们“操练”了,进屋便见大灰猫爪下压着一团黑影,尚在蠕动挣扎,细看原是小燕子,心里一急便将手里的水壶扔了过去,大灰猫喵地一声逃到房东屋里去了,我上前心疼地捧起小燕子,一只翅膀已被撕掉,脑袋也已耷拉下来,显然受伤极重怕是难活。我不能就这样送它回家,便找出红药水和纱布,为它上药包扎,但已回天无术,小燕子终因伤重在我手掌里一动不动死去了。

     这么可爱的小燕子竟然会死于非命,给我带来那么一点悲伤,我跑进房东屋里找猫算账,它也知自己闯了祸,早已不见踪影,便是随后几天,只要我一回来它就马上逃得远远。

     北京知青小刘过来安慰我,建议给小燕子造个坟。我们两个大男孩都有一副慈悲心肠,连晚饭都顾不得吃,找个空纸盒当棺材,去屋后挖了个坑,郑重埋葬了小燕子,还举行了小小的葬礼,在小小坟头我立了个小木碑,上书:可爱的小燕子之墓。

                                           1973年夏初稿于完达山中

                                          20102月改于杭州三里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2-5 11:25:59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宜 发表于 2010-2-5 11: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燕子好可怜,你的善良令人感动。

自然界优胜劣汰,没办法的,即使你救了它,它的体质弱,也会在其它场合失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宜 发表于 2010-2-3 2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用过乌拉草,敲软后放在棉胶鞋里,每天晚上拿出来放在炕席上烘干,第二天再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0-2-7 09: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相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0-2-7 1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如其人 于 2013-11-9 21:04 编辑

                                 (六)黑熊

     东北黑熊当地人俗称“黑瞎子”,据说是因其视力颇差而有此名。以前总听说老虎是林中之王,到了北大荒才听到有“一猪二熊三老虎”之说,也就是说山林里最厉害要数野猪,黑熊居次,老虎竟然才排第三。仔细想来倒并非老虎不厉害,而是实在太少了,人们难得见到,自然领会不到它的厉害。野猪、黑熊则是山里常客,伤人毁物时有所闻,故排名居于老虎之前。

     说起“黑瞎子”,山里人大都又喜又怕,其实黑熊并不算凶,通常也不主动攻击人,因此并不可怕,反倒因其模样憨笨很是逗人乐。山里从前流传着一则小故事,不止一人跟我说过,说的是黑熊掰苞米(即玉米),也不知真假,姑其记下供人一笑。

     据说黑熊一来苞米地看见如此多苞米棒,它可乐坏了,顺手掰下一穗往左腋下一夹,又掰一穗往右腋一夹,贪心不足还想再掰一穗,刚抬手腋下那穗便掉下去了,它却还不知道,只管掰一穗夹一穗掉一穗再掰,玩起来总也没个够,等到最后觉得累了,也只能夹着两穗离开,可是苞米地叫它糟踏的一塌糊涂。

     山里人还说,黑熊其实并不食肉,是杂食性动物但主要食素,它最爱吃蜂蜜,养蜂人就最怕它偷蜜。由于它一身厚皮毛,毫不怕蜜蜂叮螫,往往从容不迫将蜂箱淘空,将蜜舔的干干净净后扬长而去。在北大荒多年我没见过它偷蜜,倒亲眼见过它吃蚂蚁。

     那天上山检查工作,顺着山坡看见一些被捣烂的蚂蚁窝,尚有少许蚂蚁在乱窜。陪同的山里人要我小心,说刚过去一只“黑瞎子”。我俩小心翼翼上了山顶,他两手在眼睛上打个手罩观察了一会儿,回头对我说前头不远便是“黑瞎子”。我赶忙取出军用望远镜将焦距调好,一幕从未见过的画面拉近眼前,只见那只黑熊正趴在山坡上,扬起黑呼呼巨掌三下两下便扒开一个蚂蚁窝(山里蚂蚁窝很大,一个个隆起地面形成像小坟包),于是只见窝里大量蚂蚁蜂拥而出,黑熊便趴在地上吐出血红大舌头,让蚂蚁爬满上面后即缩回口中咽下,再将舌头吐出缩回不下数回就吃光一窝,然后再找一个蚂蚁窝故伎重施。由于黑熊食量极大,据说一回要吃上十几个蚂蚁窝才罢休。

     但是这样一个大肚皮的庞然大物,每到冬天却钻进树洞山洞大睡特睡,一整个冬天几个月可以不吃不喝,不过据说它偶尔也会醒来,感觉饿便迷迷糊糊啃几口自己的前掌,就靠着那一对前掌维持一冬生命,可见其营养有多丰富,难怪熊掌被视为名贵山珍。因此猎人在春天一般是不猎熊的,因为一冬下来其掌早已没油水了,还是秋天的熊掌最珍贵。

     黑熊身上还有一宝,它的胆汁是珍贵的中药,有经验的猎人为了尽量多收获胆汁,在猎取黑熊前往往要先戏弄激怒它,等分泌出大量的胆汁后才杀死它。据说后来人们还圈养黑熊取熊胆汁牟利, 为了方便甚至在熊胆上插一管子,致使黑熊腹部伤口终年不愈,很是残忍非人道。

(未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相宜 发表于 2010-2-7 14: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瞎子糟蹋的苞米地,见了许多,活的没见着,要见着就惨了。但我知道,那时的熊胆收购价是40元一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0-2-6 12: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相宜,那时多怜悯其实也是在自怜,放大来看我们当时不也像小动物般无助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0-2-6 12: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如其人 于 2013-11-9 21:03 编辑

                                        (五)刺猬

     小时候便知道有刺猬这种动物,却从来没见过,上学后从鲁迅先生写的书里读到过刺猬还会偷瓜,很觉有趣,却从来想不到有朝一日,竟会有一只活生生的小刺猬在我生活里出现。

     那时我还在通天一林场工作,林场招了一大批民工进山干活,我和北京知青小刘被派到一个民工队,负责随队指导生产检查质量和最后验收等工作。有一天跟该队队长上山检查工作,半天下来很感疲倦,归途中便走走停停,还不时坐下歇息。大白天林中很安静,除了小昆虫几乎见不到什么动物,连小鸟都不知躲哪儿去了,猛然间,同行的老队长拉了我一把,小声说:

     “有动静!”,我环顾四周毫无异常,他又指着耳朵要我细听,“你听!”

     果真有一阵窸窣声从一丛榛柴棵子后面传来,我便要上去察看究竟,知道一般大野兽不会在白天活动,老队长没阻拦。我蹑手蹑脚刚走几步,忽然树丛下滚出一团黑呼呼小圆球,顺着山坡一直往下滚。老队长笑说:

     “没事,小刺猬,咱走吧!”。

     我却来了好奇心,就顺坡也追了下去,那团黑球滚到草甸子便停住了,我三步两步赶到,弯腰伸手去捉,不料黑球猛然冒出一根根刺来,变为一团刺球,小眼睛还瞪着我,像是说,你敢动手就扎你。我倒也有点怕了,伸出的手缩了回来,也瞪着它,不知如何下手。大眼瞪小眼,我们互相僵持了几分钟,老队长过来一脚踹翻它,从肚皮底下捉住它,问我要不要。我喜出望外,连声说要接了过来。说也怪,一到手小家伙便收拢刺,有股软软暖暖感觉,还有点怪味。

     就这样,小刺猬跟我回家了,刚到屋我一放下它,还没转身它就快速往屋角杂物后头爬去。我去外屋拿了个土豆想要喂它,它已躲藏不见了,任我怎么呼唤它哄它,就是不见它出来。我又去倒了点水在盘里,连同土豆一起摆在地上,此时房东老王头过来说,它是害怕呢,先别理它,等饿了自然就会出来吃。

     晚间等大伙上炕吹灯后不久,便听见暗中有动静,我悄悄从被窝探起身打着手电照去,小家伙慌忙躲了回去,我才躺下,它又蠢蠢欲动。这回我耐着性子先不打手电,侧耳细听它仿佛在啃土豆,于是猛地打亮手电,光柱下只见它惊慌失措,又竖起一身刺来,想是已尝到美味不愿放弃并不躲开。见我没下地,它便渐渐放松戒心,浑身的刺又回复原状,埋头只管享受美餐。

     次日它便不再怕人了,等我下班回来,见它在屋里“悠悠漫步”,便拿一小截萝卜哄它。起先它犹豫一下,终禁不住美食诱惑过来了,但我故意不给,它便不走开,还用小眼可怜地望着我手中的那截萝卜,小嘴更一努一努像是在求我呢,我一走开它还跟了过来,见它实在可怜我不忍再多逗弄便给它了事。

     晚间在给女友写信时我提到小刺猬,还许诺以后回乡时带给她玩,但信刚寄走,我从场部回山,小家伙已不见了。我拿着为它买的蛋糕找遍每一角落,就是不见它踪影。老房东见我如此着急,引我去屋外指着烟筒说在那呢。我还以为小家伙淘气,可又奇怪它怎么能上得了高高的烟筒。手电照过去,哪有小刺猬,分明只是一张皮。老王头才透落实情,原来小刘馋肉,见我不在便怂恿他杀了刺猬煮吃了。我气坏了,回身进屋找小刘,他自知理亏早已钻入被窝,蒙着头任我捶打,我还不解气要揪他出来,一副不依不饶的气势。老王头过来求情,说也不全怪小刘,只因有人需用刺猬皮做药,他才会答应替他杀,其实这也是帮人做件好事。原来东北民间传统,取刺猬皮挂烟筒烘干可治小儿“尿炕”(即遗尿)

     心想既能帮人我这才罢休,但好几天不与小刘说话。事后我还一直感到愧疚,可怜的小刺猬,我如没带你回来,你不还在山林自由自在过你的日子吗?只因我的一时好奇,让你遭此不幸,原谅我,小刺猬!

                                                     1973年夏初稿于完达山中

                                                   20102月再次修改于杭州

注:前几年我回国经过北京,还和小刘谈起当年山中的事,他只记得燕子坟却不记得这件事,我还笑他只记好事不记坏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7-29 19:34:59编辑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19 06:40 , Processed in 0.1850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