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0041|回复: 2067

精华集萃

[复制链接]
巍巍兴安岭 发表于 2012-1-4 18:33: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华集萃.gif

(本栏目精华文章推荐阅读专题)

精华集萃 拷贝.jpg

本主题由版主操作执行

所有读者可推荐好文章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6-1-26 15:0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爱我中华鼓励!今天推出呼中阿惠上传2011年6月11非常道者的感慨文章——浏览《呼中家园》网页畅想

       指叩两三下,园门忽自开。“呼中家园”四个闪着迷幻彩光的大字迎面而来,很是醒目。字肩上枕饰着白雪显得沉甸甸的十分厚重。若下部能点缀些远山近树,旁侧再添画吊挂于檐下的大红笼幌,则俨然一派岭北风光,我们这些曾经的岭上人见了将更觉亲切。宋人欧阳修的“环滁皆山也”,寥寥数字氛围尽出,千年来引无数人登临琅琊山观亭、读记、赏文,“醉翁之意不在酒”,此乃大实话也。
       上得网来恰如游园时步移景换,眼前呈现的那一幕幕欢乐相迎、高兴相聚、踌躇相认、依依惜别的场景令人感慨;一声声夹杂天南地北口音的问候和叮咛沁人心田;一篇篇怀旧、思念的帖文催人泪下。尤其那篇“青二代”替亡父征寻故友以求感恩的资讯,情真意切无不让人唏嘘作叹。呼中情结的生命力真是很给力。
       感官的反馈,脑海里已时不时浮现出旧时的光景来,且一帧接着一帧如过电影般地联动了起来。
       那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七十年代第一个初冬,一群南方青年来到现被称为家园的呼中。当时,四面白茫茫一片,天寒裹着地冻,唯有这处烟囱冒出缕缕白烟,才让人有了一丝暖意。随着时间流逝,冰雪开始消融,那地儿竟慢慢地显山露水。山青、天蓝,色彩斑斓,人们的心境也渐渐地好了起来。
       一天,山脚下突然响起爆炸声,把大伙儿吓了一跳,原来是知青新军正在开山筑路。河对面的山林间此起彼伏传来“下山倒了”,“上山倒”那拖长声调的喊号声,奥,那是南来的“娃娃们”在伐木。战车般的“50”轰轰作响忙着集材,装满原条的“大托拉”鸣着喇叭疾驰,车轮卷起烟尘暂时遮蔽了大家的视线。青春的能量在燃烧,青春的能量在蓄积。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有梦想就会有希望。
       箭(正字碍眼)标拖曳着网页,时间似乎也能被拖动着,三年、五年,甚至数十年,只一瞬间工夫就过去了。
       时来运转,云开日出。期待已久的喜讯传来,少男少女们奔走相告,笑逐颜开。于是,如雁南飞,有的择巢而归,有的四海为家。真值得庆幸,还抓住了青春的尾巴。青春无悔还是有悔这个命题真伪难辨,我只想说的是:没得悔。人在中年,唉!不累也难。事业、情感、家庭,哪一桩能省得了心,哪一件又能分得了神呢?其间的得失与甘苦唯有亲历者自刍方能嚼出味来……
       浏览在继续,忽然网页卡在那儿没法动弹,我反复按着标健也无济于事,莫非电脑真的中了“病毒”?无奈只得关机、离线。
       出得园来,自己心绪似拍岸后的回潮,许久未能平复,仍在品味着、思索着。猛然间想起应给家园留下点什么,并以此向园董和各位楼主表示感谢,倘没有他们的经营和参与,我能到这儿来?常回家看看的感觉,真好!哦,有主意了,何不学着文人雅士的举止用匾额和楹联来扮靓它,一则渲染气氛,二则可壮观瞻,岂不一举两得。

       学到用时方恨少,沉思良久才拟得堂挂一幅。左垂:“呼玛河碧水翠峰,渊自源头来”,右列:“兴安岭苍山林海,懋从根上起”,横批么就用“呼吸其中”。
       自忖此联用地名镶嵌尚见贴切,但意涵欠深,好在上下联末各隐含一处地名还有些趣味。“呼吸其中”四字虽不耐“咀嚼”,倒也直抒胸臆,无论是呼中旧地还是当下的家园,我们身在其中自然要呼吸吐纳。否则,哪能成呢?!于是,酌而定之。
       若虚拟世界难付悬挂,那也无妨,只要自己心有、意达,即如愿矣。藉此,抛砖引玉以求真谛。
       谨将这非常之畅想敷衍成文,以纪念我们缘结呼中,情归家园。

                                                                           颂祝

家园日盛,平台隽永!岭友康泰,好运长伴!
                                                          非常道者  于2011年6月1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5-11-13 15: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捞鱼鼓励!今天推出杳辰发表2011年2月20日的回忆文章——
             冷雪群之死谁之过?
       这件事让我记忆犹新。
       虽发生在呼中,而我在呼源,可我有几个同学在建工处,并且其中一个同学直接参与了这个案件,还是前期的主犯。这个同学在******中好打架,参加工作之后,可谓恶习不改。那天,他们用铁锹把冷雪群拍倒,用拳头、脚踢打他,忽然发现被打的人流血了,被扎了刀子,一哄而散,都跑进帐篷了。随后,被抓、被审。刀子是谁扎的,审不出来。我的这个同学是喊打的人,被列为主犯。
       我的另一个同学说:动刀的人平时很老实,不打架,谁也不知道他有刀。那天,杀人者谁也没见他出去打架。实际是,杀人的人,最后出去的,人乱之时,攮了冷雪群一刀,用的是锉刀改成的刀,墩进去的木把儿,刀没拔出来,把刀把儿扔进草丛里,在小溪里洗了洗手,回帐篷吃饭了。跑回帐篷的人证实杀人的人,没出去打架。
       杀人的人,自己说露了嘴,被最后抓进去判了二十年。其它人全放了。
       我的参与打架的同学,立誓再也不打架了。果然,四十年了,他安心工作和生活,四十年同学会,他给每一个同学带了一个礼物,都是同样的,日子过得小康。说起当年那件事,自己说,案子不破,他一定倒霉被判刑。后悔年青时不懂事。
       回顾那时代的我们这些年轻人,没有法律意识。打人的人,多么轻率!不为什么了不起的事,就可以把人打一顿!杀人的人,随手就可以杀个人,没事儿人一样?让一个活生生的年轻生命,命丧北疆,不明不白地死了!
       冷雪群的血,教育了我的那个同学。假如,单位把法制教育在岗前完成,基层领导抓这方面工作,冷雪群的血可不可以不流?
       历史不能假设,历史就是历史,但历史一但发生,太令人可悲可笑!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5-10-23 18: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捞鱼、俺老汉鼓励!今天推出32公里发表2011年1月12日的回忆文章——呼源八连往事回顾之——采伐队
       70年11月,全连百十多名上海老乡,自到达呼源林场后,经过休整,筹备进点,正式进点,以至全连迁至32公里后,进行了一系列新建采伐连队必要的基本建设生产活动。转眼间已过了冬春夏秋,71年的冬天来到了,受天气寒冷的制约,基建工作基本上全停下了。而随作冬季的到来,兴安岭每年度的木材生产季节到来了。林场各连队都热火朝天地投入到冬季木材生产的大会战中。可能是老朱头连长下林场主动请缨
,请战,或是林场生产确实需要。远离林场32公里的八连,组建了一支知青为主的10人采伐队,要去到呼源林场南面几公里一个叫做西那莫的地方,专门配合一支由泰来农民组建的支援林区木材生产的民工马套子队,进行原木材的生产。当时采伐队由朱国喜带队,队员有二名老员工,分别称卢恩富,杨老五,另外七名是,俞长江,王明礼,娄新力,罗福林,徐俊杰,马双喜和我,[如没记错的话就是这十人] 记得出发那天,采伐队人员都早早起了床,捆好简易行李卧具,脸盆牙具等生活用品。等待林场派车来接。同装带的物品帐篷一顶,生产采伐工具,取暖的铁皮炉子,烟囱管,冻白菜,咸盐粒,粗细粮等。
       午后车子来接,在连队人员协助下,迅速装好车后,暂时告别连队同志们,立即出发,尽快赶到西那莫营地后,快速卸下了物资,大家分头行动起来,天黑以前一定要将帐篷搭好,住进去。否则荒茫林间,无处避寒,后果难料。一些人锯造搭建帐篷和床架子的松木小杆,另些人铲除积雪和枯草,平整搭建帐篷的平地。大家风风火火,嘁哩喀喳,有序不停忙碌著。终于赶在天黑前,搭好了帐篷,支上了铁皮炉子和烟囱管,塞进拌子点上火。杨老五从远处找来冰块,化水,做起了晚饭。杨老五是队中的火头军。简单吃完晚饭后,大家分头搭建床架子,再铺上小杆,当夜都铺上了各自的行李。虽然新搭建的帐篷中的寒气一时驱赶不尽,室温很低,但还是抵挡不住辛劳一天带来的困意。子夜前都睡著了。
       第二天一整天 大家把新搭帐篷漏风跑烟的地方重新整合一番,将伐木的弯把锯齿用锉刀整理妥当等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晚上早早地上铺休息。
       第三天一大早,除杨老五留下做饭,其余都随老朱头上山熟悉要采伐的号区,熟悉作业点地形等等。并且和马套子队联系协调后,采伐于当天下午就进行了。我们主要工作采伐,再将圆条造截成各种尺寸的原木。然后由马套子队民工把原木装载马或牛爬犁上拉下山去。
       接连干了几天之后,队员们都很累,一是早出晚归作业时间长,二是饮食条件太差,[每天午餐由杨老五将烙好的饼用面粉袋包裹后,缠在自己腰上,再穿上皮大衣后,赶紧地往山上赶。生怕饼子冻凉了。在山上一顶借用一下的帐篷里就著白开水吞咽下肚,每天这样很是不爽。再加上马套子队干的是记件,多拉多得,数十人不停的盯著我们屁股后面催得紧。我们七八人哪吃得消,加上马套子的伙食比起我们好得很。我们则是计时工,干多干少一样什么待遇都没有变。所以几天后,采伐的进度慢了下来。马套子队的头叫于占江,他发急了,觉得进度跟不上,窝工现象严重,工作量吃不饱。就找上面协调和朱国喜商量采伐进度问题。这下可好,老朱头乘机大叹苦经,讲上了条件。因为马套队的伙食比起我们好多了。他们有专门的伙房,天天吃著小钵头般大小,雪白雪白,蒸得开了花的大馒头。就著马肉炖豆腐,还喝著小酒,美得很。{为何马肉多呢,马匹在拉原木下山时,经常被脱落滑下的原木搓断腿,断了腿的马儿就废了,没闲粮喂它,只能下伙房了。}马套队权衡利弊以后,决定要求我们采伐队天天放高产,我们每天晚上去套子队食堂用餐,并派一人专门伺候,白酒随便喝,豆腐马肉可劲造,大馒头管够。并帮我们买了一些林区当时不太能买到的物品,诸如牛,猪肉,鱼,面白糖等。{事后,朱连长调侃说,还于占江呢,教你鱼粘锅。}有了这般待遇,采伐队员干劲十足,每天清晨起床后,就夹著羊皮屁股垫包裹的弯把锯,顶著高挂在深湛蓝色晨空中还没消失的月光,去套子队食堂吃点热乎的。之后上山开始了一天的伐木。从锯第一棵树时冻手冻脚,到锯下几棵树后,全身热气腾腾脱去外套,每段时节作业区都传叫著各种倒来声。每天都放著高产,让套子队的产量吃饱。照现在的话讲,双赢。日后,由于采伐量的增加,造材人手不够,又从32公里调来十来人组成的造材组,由徐国法 带队。在72年春节前夕,圆满完成了木材生产任务,马套子队挣了个盆盈钵满,我们全体则回到了山上。
       现回想当时工作中,八连一行人是较出色的,每天工作后,都相互交流工作中所遇到的问题,如大斜坡采伐时的安全注意要点,怎样摘挂排除‘吊死鬼‘,怎样判别倒向难辨的树种,采伐前安全小道的整理,树倒前一刻怎样快速退到安全地带,等等,等等。因为当时西纳莫木材会战期间,短短几天里就出好几起采伐伤亡事故,一起是有一呼源来的老工人,在树倒时,被回头棒子击穿柳罐头安全帽上及脑颅,救至呼源拔出小手指般粗的短短一节要了命的 松树枝后呜呼哉。另有一起记得好像是房建队的二名复转员工,被一棵锯透坐垫后的树,搞得没了方向,这时这棵树突然从树墩上滑了下来,同时伤了他们二人 ,一个砸断腿,一个击伤了膀胱,很是悲惨。
       现在回想起 32公里全连不分南北,所有 兄弟姐妹,命都大,都幸运。如果当时谁要出个大一点的工伤事故,或是得个急性一点的毛病,在远离林场医院,没有交通,没有通讯的 近三年时间里 ,那就命运难测了。

评分

5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5-9-11 14: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推出呼中阿惠发表2010年12月7日的文章,热心于知青事业可见一斑——盼能抢救点呼中知青史料
    昨天贴了刘根浩的文章,文章中提到宏伟宣传队的事情。
    我翻阅《大岭情怀》,感到遗憾的一点就是有些资料缺失,譬如呼中宣传队、呼中乒乓球队,这是两支以南方知青为主、盛极一时、获得很多荣誉的队伍,但在“呼中史”中却几乎空白。
    按理说,呼中宣传队的大部分知青我都熟悉,队长向四元还算得上老朋友,但他们就是不买面子,不肯动笔,向还是上海名牌大学附中的高材生,请不动啊。还有乒乓球队,朱根富、张福山、吴帼英、张路、江启芳,都熟悉,现在看来只有请张福山动点恻隐之心了。小张见此帖子,帮个忙吧,能回忆多少写多少,不求写得像老妖、老年人那样有生动的故事,哪怕记载点历史也行。还有呼中银行,也曾经有很多知青,这段历史也可以写一点,这个任务“呼中三处”不知愿不愿接受,你可是呼中银行元老级人物啊!
    除了林场和筑路处,很多知青也曾在呼中的商粮银邮物各行各业工作过,还有在学校、医院、公安局、机关工作的,这些地方都曾经是知青集中的地方,如果都能用自身经历记载一段历史,不但弥补了知青史的很多空白点,而且将会极大丰富《呼中家园》的内容,岂非一举两得之美事?
    再延伸开去,呼中知青又有上大庆、电力、鸡西教育、富拉尔基砖厂的,又是一番经历,而且是尚未披露在文章、网络的经历,何不一一道来让大家共享?
    有人觉得,《大岭情怀》已经出版了,再写意义就不大了,又不可能出续集。通过出版社出续集倒是谁也不敢应允,但有“呼中老知青纪念馆”啊,自己打印个续集搁那儿还不行吗?再说了,现在是什么年代,如果高兴了,将《大岭情怀》搞成电子书,然后不断地往里填补,再附上作者嘴上没毛时代的照片,和现在颐养天年的照片,还有知青时代的老照片,那不比纸质《大岭情怀》更出彩吗?
    说得天花乱坠,就怕没人响应。
    为了有个下台阶,我明天先把自己2006年写的有关劳资科的点滴内容贴上来吧。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5-2-5 19: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涛哥 于 2015-2-5 19:15 编辑

今天推出flxhzxs 发表于2010.12.25的回忆片段——40周年感言 (题目编者加)
    今天是我们萧山66名赴大兴安岭知青40周年纪念日。40年前的今天我们因种种原因,怀着复杂的心情,告别故乡去向远方------,
    文革期间,我父亲被冠以“走资派”头衔两度“打倒”,“初中毕业”后便毫无悬念地被株连,当时好赖的去向依次是:第一,工矿(属领导阶级)、参军、升学高中、省内的生产建设兵团、上山下乡----,我归类为黑5类,划分到“又副册”,随着全班同学陆续分配离校,我成为全班最后一只孤雁落单了,不久,居民村派员数次上门“动员游说”,到时侯了,该走了,母亲沉默地为我打点行装,正在即将“被下乡”的节骨眼上,得悉大兴安岭地区在招募林业工人,就象被推着摸黑走在死胡同途中,迎面划过一道亮色,得赦般奔去报名,但数次被告政审通不过,沮丧裹挟全身----,为抓住最后一线希望,我整天泡在招募接待处,极尽软缠硬磨之能事,终感动了老天,领取了被录取后的光荣证,搭上了最后一批北去的专列----
    昨日的坎坷已成为历史,命运的字典里没有假如这一说。在历经沧桑后的今天,比起那些离我们远去的战友,深感尚且健在就不错了,我们无愧于时代!
附:次日灵子跟帖:
       我也来萧山家园踩踩。
  费老汉的回忆,让我想起文革的一些事,一些人,想起触动我决意跑到数千里之外的北疆的那些原委。
  文革期间进的中学,啥也没学到不说,因我父亲曾是文革初期进入学校的工作组组长,在造反派掌权的年代,我受牵连也一样毫无悬念,学校里很多人都认识我老爸,校革委会副主任更是不依不饶,因他出生伪警察,在我老爸任期没得志而移恨于我,申请加入红卫兵(在当时相当于共青团)被挡在了门外,评选五好战士,班里票数最多被拿下靠边。
  参加市里的万人批斗大会,远远就见我父亲挂了个大牌子站在台上,从67年宣布隔离审查后一年多见不着面,却以这场合父女相见,还伴有同学的窃窃私语,后脊梁的指撮。
  两年的初中没给我带来知识,只在我心上狠散了一把盐。
  我姐支边去了内蒙兵团,二屇生的我可以留城,但我放弃了,报名去了大兴安岭,看侃哥说我是热血青年,老揪心了,18岁的我是在选择逃避。
  所幸大兴安岭给了我甜美的回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巍巍兴安岭 发表于 2012-1-4 18:3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苍山慕雪 于 2012-1-5 00:46 编辑

热烈庆贺本栏目精华集萃主题帖开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1-16 14: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涛哥 于 2012-1-17 12:04 编辑

    根据慕雪版主的规划,此主帖将陆续转载本栏目开栏以来的精品,由于寻觅收集需要时间,所以这项工作将是旷日持久的。希望读帖的朋友们沉得住气,慢慢享用。今天就以新版里火凤凰的这篇开始吧。
火凤凰发表于 2012-1-4 15:16


  《老毛小马真情在,小毛老马友谊谱》









黑白照片中间右二的是老毛、彩色照片右三是小毛、右二是老马。
今天我要讲讲他们的故事。

《老毛小马真情在,小毛老马友谊谱》

照片中的老毛和照片中的小毛是父子,他俩是上海、杭州知青的朋友。

父亲毛大夫,宏伟林场的知青都认识,一个讲话温和,很少发脾气的好人。为人看病,他都一视同仁,总是为病人着相。知青有个头痛脑热,也总是愿意找他看看。

今年夏天到了兴安岭,我们想见见毛大夫,却没有料想到他在几个月前刚刚去马克思那儿报到,很是遗憾。尤其是当年知青小马成了今日饭店小老板的老马,更是懊悔晚来了,他说,千里之行,我一大半就是冲着毛大夫去的,当初,不是毛大夫关照,我不知要多吃多少苦。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故事。小马喜欢打牌,知青中时兴来点输赢小刺激,那年头,公安保卫部门学名称这输赢小刺激为赌博,公安保卫部门的一项工作就是关注赌博动向,一有风吹草动,马上当着大事,开始进行围捕,被捕获的人不管青红皂白先关起来,然后在逐一审讯甄别。

小马是知青中年龄比较小的,打牌多了,也被关过几次。一次小马去医务室看病,谈起了因为打牌被关起来的吃得苦,把老毛的心说得酸酸的。老毛觉得小马还是个孩子,不就打打牌嘛。他同情小马,于是他告诉小马如果在林场碰到难事可以找他。

不久小马真的碰到了麻烦。林场要派人去修路,需要远离林场,时间也很长。因为野外作业,生活比林场更加艰苦些,谁也不愿意这摊子事落到自己的头上去。最后管人事的干部想到经常打牌的知青,于是一张修路人员的名单安排在悄悄地进行。

名单上有小马的事儿不胫而走,小马得知这一消息后,没辙了,想到自己在劫难逃,只好硬着头皮去求毛大夫。毛大夫二话没说就去同林场领导打招呼。这一声招呼,立马让小马去林场学校当了一名小炉匠。

这下管人事的人不高兴了,小炉匠在林场也是一个清闲的活,在知青眼里很抢手。小马虽然人小,但平时桀骜不驯,在管人事的人看来,是一个刺头的家伙,现在正是整整的好机会。他本来想把这些打牌的知青和小马弄到山上去,让他们吃苦改造,弄个教训,也可以完成艰巨的修路任务,一举二得。这下好了,毛大夫和林场领导的一个走动,就打乱了他的计划。

小马非但没有得到吃苦改造,也不用再在凛冽的严寒北风中抬大木头了,还悠闲地开始了学校小炉匠的生活时钟。

学校里少了打牌的伴儿,也没有了那种氛围,又与林场卫生所紧挨着,小马和老毛渐渐地成了忘年交。

毛大夫的儿子毛立祥现在在呼中区综合治理办公室机关工作。起先我们并没有将他和毛大夫儿子联系起来,因为我们离开大兴安岭时他还是一个少年,我们对他有印象,却是模糊的,他的大名也是生疏的。那天返岭的第一天大聚会,他来了,一个年轻的“毛大夫”形象,让我们惊诧不已。这下好了,老马握着小毛的手,好久好久……

第二天老马让小毛带着去了毛大夫的墓地,恭恭敬敬地奉上香烟和白酒,当年,他和毛大夫盘腿席坐在炕上聊天,香烟和白酒是少不了的主儿。小毛见到久别的当年知青叔叔,十分开心,陪着老马去了宏伟林场旧地拜访了林场的老人,又在呼中的酒店请老马等人吃了岭上稀有的飞龙和呼玛河的冷水细鳞鱼

这真是:老毛小毛真情在,小马老马友谊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1-17 11: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涛哥 于 2012-1-17 12:00 编辑

    往年的精华文章要从浩如烟海的旧帖中去搜寻,这事只好慢慢进行。今天我打开05、06老版《难忘苍山》主帖,一篇雪山过客的祭文跳入眼帘,那是2006-8-3 1:45:32由苍山慕雪转载的:

              怀念已故的朋友---泮建荣

                                雪山过客

    又到了清明,建荣你在那个世界还好吗?算来你离开我们有十三年了。现在我们也已都到了不惑之年,好想对你说:“这一路走来,真的好辛苦”!

    建荣你走了,带走了你内心整个的世界,还有朋友们的关爱,家人的心痛和希望。你轻松了,永远地轻松了,留给活着的人,却是无限的伤痛。有时候常常想到了你,那么熟悉的样子,那么熟悉的每个动作,每个笑容,想起我们在大兴安岭生活的日日夜夜,想得好累,好心痛。十三年了,我们是凭着深刻的记忆在想你的模样。这几天我和朋友们聊了很多,聊起你,真的很难过。假如能够把你从沉睡中唤醒,我愿意做任何事,怀念你啊朋友,时间越长这种感觉越强烈,这可能是人容易怀旧的缘故吧。

    建荣真的好想对你说,你走后我们的一切,可你好残忍,让我们永远见不到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在大兴安岭的日日夜夜,你从连队通讯员到装车绞盘机手,每样工作都任劳任怨。苍山林场的角角落落,无不留下你的身影,作为普通一个知青,你活的平凡、普通,但你对得起天地良心。

    建荣你走得太早,三十九年在人生的长河里只有那么小的一段!现在是3月,是你离开我们十三年多的日子。人生有多少个十三年呀!时光飞逝,十三年恍然如梦,梦醒时才发现你已成古。大家都在慢慢地变,而你却永远停止在了那一瞬间,冷眼看着这个世界,任由心里想什么,却是什么都不愿再管了......呜呼!

    再多话都已是惘然,你留给我们的是冰冷的石头、永远的沉默和无法再诉说又无法抹去的深深的记忆。

    真的是逝者如斯,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呜呼哀哉!!!

   我从来处来,还往来处去,来处是去处,来去都是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1-18 11: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当年名震中外的女子架桥队里荣获钢铁女司机的桥工娟子发表于2006-5-24 17:08:25的热帖,由此聚集了大量当年桥工上网,逐步创建起《桥工家园》。
一张大兴安岭女子架桥队与华罗庚一起的集体照
当年的女桥工,找找看,那一个是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1-18 11: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涛哥 于 2012-1-18 11:24 编辑

这是本栏目创栏版主苍山慕雪发表于2006-7-31 1:00:17的热帖,由此聚集了一群热心的苍山人,在此基础上创建起《苍山家园》。
难忘苍山
难忘苍山-苍山知青的交流园地
苍山的知青朋友们:“难忘苍山”是我们苍山知青的注册网名,朴实而深情,用她做我们这个平台的名称很好。请大家在这里延续我们的情感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俺老汉 发表于 2012-1-19 11: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栏目精华文章推荐阅读专题)本主题由版主操作执行所有读者可推荐好文章
巍巍兴安岭 发表于 2012-1-4 18:33
        卯足了劲儿鼎!祝这嘎精华荟萃、美不胜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苍山慕雪 发表于 2012-1-19 12: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俺老汉

先谢谢俺小伙的跟帖支持!
再提个讨论:此帖原本我是锁定不跟帖的,也不知怎么了却可以跟帖了.本意怕跟帖会失去连续性(假设一篇好文跟帖一多,那么就和原来意图不相符了).老文章上又不能跟帖,新版是可以去原帖跟的.看到灵子有个提议再单开帖,一时没想好怎么才是最为顾及,故请岭友提提看法.
现在这里发言,因涉及和主题不相符.可以保留几天做合适转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俺老汉 发表于 2012-1-19 13: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提个讨论:此帖原本我是锁定不跟帖的,也不知怎么了却可以跟帖 ...
苍山慕雪 发表于 2012-1-19 12:14 [/quote]     咱觉着还是顺7自然醉豪,就象老版(每天都有网友恋恋不舍在老版留连,足以证明老版其魅力)。除了别有用心、危及网站生存或涉嫌广告及大量占用资源的渣、转贴外。纵情兴安、抒发情怀,多美!
人微盐轻,不足挂齿,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苍山飞雪 发表于 2012-1-20 11: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苍山飞雪 于 2012-1-20 11:54 编辑

8# 苍山慕雪 再提个讨论:此帖原本我是锁定不跟帖的,也不知怎么了却可以跟帖了.本意怕跟帖会失去连续性(假设一篇好文跟帖一多,那么就和原来意图不相符了).老文章上又不能跟帖,新版是可以去原帖跟的.看到灵子有个提议再单开帖,一时没想好怎么才是最为顾及,故请岭友提提看法."

 我认为你的原意为好,这里是大兴安岭的各家园的精华集萃,便于大家的观赏,否则,好的贴子都沉没了,连发贴的人都找不到。大家的发贴可到各个家园或另开新贴。这样,会聚集大家的人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6 07:56 , Processed in 0.21801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