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巍巍兴安岭

精华集萃

[复制链接]
苍山慕雪 发表于 2012-1-24 16: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苍山飞雪

老大就是老大,一个发言给我提个提醒,一个极对的思路.
说实话,设想这个专题时并没想到家园整体,只想把散居在各家园里的好文章提出来让大家欣赏,当然也包
括家园以外的好文.起名精华集萃是涛哥提的.现涛哥先发出的几篇文章,可谓是抛砖引玉.又有老汉兄和你的指点,让我茅塞顿开:何不把各家园的帖子取其精华浓缩成单帖,方便大家阅读.再则:苍山11月聚会时朋友提出删去无关话题取其精华保留的意见可得以实施,当然是换种方法,毕竟删除会造成误解,那么提取精华就是两全了.当然这个工作耗时耗力,一下子完成是有难处,待和各版主及园主商讨再落实具体做法.我看要在节后议一下.
慕雪感谢老大提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苍山飞雪 发表于 2012-1-30 16:44: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提建议:这里的精华集萃是各家园的帖子取其精华浓缩成单帖,方便大家阅读.提取精华-这个工作当然是耗时耗力完成的。所以还得将其设法永远立于《巍巍兴安岭》的首页(不一定上方,但至少必须是下方)才好才不会因没人接贴而下沉,因这里应该都是观贴不回的。这样,才能双赢:方便大家的观赏,提高了人气又对得起版主们所耗的精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2-3 11: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选上一篇女桥工家有燕子发表于2006年10月12日的回忆文章,她诠释了“岁月匆匆,友谊永恒”的主题:
          你曾经是我的牵挂和梦中思念的人
       今天我回家了,我想念的第一个人是你,三十年前曾经你是我最牵挂的人,也是梦中思念的人,兰新你好吗?在前一段时间我听说了你在思想着我,牵挂着我.说我曾是你当年的救命恩人,实在是太过奖了,没曾想时空跨越了三十年,发生了喜剧性的变化但当年的情景就象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触目惊心.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在七十年代,在西林吉,工地上隆隆的机器声,桥工们紧张的在桥面上施工,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突然连队中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随之有人喊叫,不好了,不好了,工地出事了,杭州姑娘李兰新从桥上掉下去了,突如其来的横祸使整个连队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这时听到帐蓬外响起了一阵匆匆的脚步声,我们当年的连长付文娟走进了我的帐蓬,直呼我的名字,快起来,快起来(当时我是做夜班的,正在睡觉)兰新出工伤了,连队决定,由你护送她去哈尔滨治疗,在慌乱中我收拾了行李,打起了背包(因为我们是流动单位,随时可能搬家),在紧张的忙乱中,木工巳准备了自作的担架,一路上经过汽车的颠簸,我们来到了西林吉车站,抬的抬,扛的扛把那笨重的担架上放在了车厢的椅背上,经过了十几小时的旅途,我们终于到了哈尔滨.开始了你的治疗,由于是外伤,你的大便不通,给你带来了新的痛苦,我看了万分焦急,为了减少你的痛苦,我用手抠,因为这是我唯一为你做的,在哈尔滨治疗了一些时间,待病情有所稳定,我们回到了你的家乡,西子湖畔,把你送到了亲人身边,继续治疗.这一离别整整三十年,嗨,人身有几个三十年,当年离别时我们都是少女,现在我们巳经都老了,也许我们的容貌在变,时代在变,但唯一不变的是姐妹情,桥工情,因为我们有着同一个名字--桥工,这个名字把我们紧紧相连,无论何时何地.
       兰新我想通过这个网站,把我们断了线的风筝连接上,把我们的姐妹情连接上,我想一定能,愿我们在这个大家庭里早日相见.
经过10月29日的欢聚后,家有燕子又发出了新的感慨:
苍山慕雪:谢谢你对我的夸奖,不好意思了,这次茅家埠的喜相逢,使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相逢的喜悦和快乐,感受到了姐妹的真情和热情,没曾想到三十年后的重逢却有如此的激情,没曾想到爱是这么的执着,情深深意切切,我为我曾经是一个女桥工而感到自豪,我为我有众多的姐妹而感到欣慰,无论天涯海角,无论何时何地,我们永远是朋友!!!
      相聚虽短暂,思念却长长,美酒加咖啡,回味无止境!这是一个怜人难忘的日子,我们永远记住2006年10月29日.

        在这里我要感谢所有为此负出的各位版主和管理人员,更要感谢我们的梅子,是你们的高超手艺,让我们在网上享受着冲浪的快乐和幸福,享受着大家庭的温馨,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让我们重新找回了我们年青时的影子,在这里道一声谢谢了,你们辛苦了!还有我们的娟子领路人,你是我们的知音,是女桥工的骄傲!!歌声,掌声,鲜花送给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2-6 11: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重读一遍我緈我愫这令人难忍泪水的文章(发表于 2012-1-28 ),这姐妹情、战友谊叩击着我们的心扉,震颤着我们的心房,遂决定立即收录入《精华集萃》。
思念-------悼战友汤益梅

年初四,老天开了眼,终于停了雨,太阳也从云层中钻了出来,灿烂的阳光洒满大地,让人感受到了冬日暖阳的温暖。然而,就在这阳光灿烂的大好日子,传来了最不愿听到的消息,我的好姐妹,好战友汤益梅不幸因病离世。噩耗传来,万分悲痛,我为失去了这么好的朋友姐妹而痛心。伤心难忍,夜不能寐,想起与益梅相处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让人唏嘘。

08年的夏天,我与益梅一起爬孤山,倘佯在西子湖畔。欣赏着西湖美景,说着说不完的知心话。我们聊童年、聊大兴安岭、聊共同熟悉的人和事,她说:我的命有点苦的,很小就没了母亲,后来的生活又不如意。怎么会这样呢?我安慰她说,你这辈子的苦,都吃光了,从此后你就是要享福了,因为一个人的苦和福是相辅相成的,你苦吃光了么,就都是福了!听我此言她说但愿如此吧,我说,一定的!

谁知老天对她这么不公,2010年她经常说没力气,疲劳感,先还以为家里事多,有点累了,多加休息会好的,哪知人却越来越不舒服,最后医院诊断患了最不好的病,当她得知此病时,真如五雷轰顶,世界末日啊!要知道,好日子刚开始啊!

一次我去她家看望她,一见面,两人就痛哭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但是到了快吃午饭的时候,她还是坚持要叫我在她家吃饭,我说你管你自己好了,我回家随便吃点就行,但她不肯,叫她的朋友去外面买了饭菜招待我,益梅就是这样的人,对朋友真心实意,热情洋溢。

116月底,进行第二次化疗,那天清早接到益梅电话,虽然声音很轻但说的很清楚,她要我第二天一早到医院去陪她,那是她最后一针化疗。我答应了并准备了些吃的带上,不到六点就从家里出发去医院,见到我,益梅很高兴,她说我感到人大不如前,上次化疗后已经很好了,谁知这病魔死缠着我,又要进行第二次,真是生不如死啊!我只有强忍内心的悲痛,不让眼泪流下来,嘴里说着不由衷的安慰话,我说你这次化疗好,就一定会好了,你一定要坚强点!她说是的,我只有选择坚强,我要是病好了,一定要好好报答我的亲人和朋友,因为我的病,把大家都拖累了,心里很过意不去的。听她这样说,我真是又伤心,又感动,自己都这么虚弱了,还在惦记着亲人朋友!那天的益梅心情很好,中午叫我到医院食堂买了几个菜,她也兴致勃勃的吃了一点,她说,我已经好几天没胃口了,今天不但吃了饭,还尝了好几个菜,今天好开心!

下午又有她的朋友来看她,她就催我回去,说你自己也很忙,已经陪了我一天了,你回去吧!那段时间家里有点事挺忙的,在她的再三催促下,我只好离开回家了。益梅,你总是为别人着想!

我一直企盼会有奇迹出现,一直相信生命顽强,也曾听过有人与益梅一样的病,但已生存五年之多,我想老天也该发个慈悲让好人逢凶化吉吧!但一切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到了后来去医院看她时,她已经只能断断续续的说上几句话了,我只能紧紧抓住她的手,仿佛一松开益梅就会离我而去似的。益梅的手冰凉的,瘦骨嶙峋,没有一点血色,病魔折磨的她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再也没有以前的欢声笑语了!

还记得我们一起看梅,看菊,看郁金香,你在花丛中笑的花枝乱颤,我说你是个美女,你还不好意思呢!真的,益梅,你在我心中是美好的,你没有离去,你在我的心里!

如果还有来世,我们还做好战友,好朋友,好姐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苍山慕雪 发表于 2012-2-7 00:4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苍山慕雪 于 2012-2-7 00:42 编辑

回复 12# 苍山飞雪


    飞雪老大的这意见很好,也想等机会一起改动,现在因引来文章还不多,先顺其自然,待文章略多,想做长期置顶.以我的看法:栏目长期置顶以后就设两个,一个是本帖,另一个综合本栏目所有的注意事项,包括1.导航2.网友必读3.注册和发帖的相关事项及要求4.岭友对栏目及版主的意见和提议5.栏目的各项通知.等等其它可能的内容.因很多事要是全置顶势必抢在首页,那是不妥的,但要将许多事项集合在一个帖子里也有一定难度,我也正准备搞几个合并试试,希望能顺利完成.
还有一个提示:待搞成后,这里所有与本栏精华无关发言将全部移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苍山慕雪 发表于 2012-2-7 01: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涛哥兄:我觉得力木版主的诗"欢歌在运河广场"是很优秀的一首诗,集中映射了岭友在巍巍兴安岭的众多活动,文笔又极佳,建议设为精华,请涛哥兄定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樟子松的故事 发表于 2012-2-7 12: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你曾经是我的牵挂和梦中思念的人》、《思念-------悼战友汤益梅 》二篇文章,总结出二个字:“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力木通讯 发表于 2012-2-7 14: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火凤凰发表于 2012-1-29 19:38 | 只看该作者



       慕雪兄:我的那篇(畅歌在运河广场)发表在2011年的论坛上,已是“只读文章”,不设精华了罢,今后有激情兴趣上来,还是会写的。今向岭友们推荐火凤凰的一篇佳作,值得大家一读。

《请鼠入“瓮”》

作者[火凤凰]发表于2012-1-29宏伟家园(七)

      在大兴安岭林区的头二年,上海知青还是在摸索中学着独自一个人打理生活的能力。那时候生活极其艰苦,主食除了粗糙的大餷子就是难咽的苞米面,规定的每月八斤细粮也是往往难以保证定时足额供应,冬天,下饭的菜不是酱油黄豆汤就是飞刀冻白菜汤。对于南方青年人来说,那年上海忆苦思甜的豆腐渣米糠团子也比这强些。
     知青家里人知道这些生活境遇后,利用下班休息的点滴空余时间,从菜场买来豇豆、菜苋,开水汆过晾成菜干,又从牙缝里省下点肉票,买点肉,或是腌成咸肉,或是制成香肠。给每次探亲回来的知青带回兴安岭改善伙食。真是“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又一景。
     知青们这些有限的南方食品,在岭上要省吃俭用熬上一年。只有当身体欠佳,或者是逢年过节,或者是贵客临门,才会取出一点,细细品味享用,这些荤菜配上糖醋土豆丝,油汆花生米,也算是一种奢侈的盛宴。尤其是女知青,更是珍藏有加。
     有一次,我的一个兄弟连队姐妹因为我的到来,说什么也要拿点香肠出来招待,这可是当年最高规格的一级礼遇。我说不用了,从上海千里迢迢带来就这么一斤香肠,你还是放着慢慢吃。她说好朋友相遇,难得同桌共餐。执意要拿,我有些感动。
      只见她把床底下的木板箱子盖打开,在那个箱角深处摸到了一包香肠,但是我看到了她的脸色变的不自然起来,嘴里不由自主地嘟囔着:东西怎么少了?拿出来一看,原来一包香肠有十多根,因为舍不的吃,从来没有动过,现在只剩下一根半截。她不相信自己眼前的事实,又把箱子拖出来,细细翻查了个遍,还是不见其它香肠的踪影。
      香肠那里去了呢?人偷?不像!要偷全部拿去了,干嘛还留个一根半截。好像是老鼠造的孽。因为帐篷里经常有老鼠出没,哧溜哧溜窜来窜去,你也没法抓住它。虽说女知青也怕它,但是听到人的声音它会自动撤离,大家互不干涉,倒也相安无事。
      现在香肠被吃,心里沮丧的女友和我愤慨之极,脑子里只想如何抓住老鼠以解心头只恨。可是,拿什么取抓它?初建的林场一穷二白,要夹子,没有!要毒鼠药,更是没有!我的小姐妹有些泄气。我想起我小时候在上海的时候,家里用水桶抓老鼠的妙法。与好友一说,当晚立即动手。我们找来两三个水桶、脸盆,各放了一半水,上面放一细棍,细棍中央下垂铁丝弯钩,弯钩上面放一点点香肠做诱饵,引鼠上钩。只要老鼠爬上细棍,没有等它吃到香肠,细棍失去平衡,就会连老鼠一起掉到水里。老鼠再有能耐,光滑的水桶和脸盆的壁沿成了它无法逾越的天堑,垂死挣扎的本性慢慢耗尽他的体能。
      那天晚上,我们上床后,一改过去唠嗑没完的秉性,静静地等侯着,慢慢地,我们自己进入了梦乡,也不见老鼠的动静,莫非它有先见之明?不知什么时候,寂静的夜晚里传来水的撞击声,十分清晰,我和我的好姐妹几乎同时叫了起来。起床点亮了煤油灯一看,一只硕大的肥鼠在水桶里拼命挣扎,水桶里老鼠只露出一个尖尖的嘴巴,两个小贼眼惊慌的滴溜转个不停,水面上不时冒着水泡。那只老鼠已经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扑通几十下,就沉到了水底。
     第二天,我的好姐妹和我像胜利者一样,和知青朋友津津乐道昨晚精彩请鼠入瓮的情节,全忘了被老鼠吃掉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樟子松的故事 发表于 2012-2-7 17: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几根香肠在当年是很好的奢侈品了,能把人馋掉大牙。解恨的是:那只硕大的老鼠被聪明的姐妹们抓住了!否则我也会为你们心痛的。哈哈哈!!!好文章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桥工涛哥 发表于 2012-2-8 14: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桥工涛哥 于 2012-2-8 14:37 编辑

回复 16# 苍山慕雪
力木版主很优秀的诗可不止这一首,容当以后陆续选录,我想大致按发表时间从头选起,今天先来一篇本网早期超级版主戴望天发表于2006年的(花了两个多小时竟然找不到原帖,只好从最早的网站《精华集萃》里复制)出生入死的险遇。                     
          忆兴安—最忆是劈山              戴望天
    齐齐哈尔至黑龙江边城漠河所在地西林吉的铁路,到塔河林业局的樟林站就嘎然而止,好像一条长龙还缺少一根美丽而有力的尾巴。铁道兵3004部队就是肩负着装上这根尾巴的重任。我们这些土八路组成了几个民兵连,受部队管理,并且一起生活,一起战斗。
   仲夏的额木尔河由东向西静静的流淌。河的南岸是灌木丛和塌头地带;河的北岸依山傍岭,凌云、长缨、劲涛、朝辉、图强、育英,一个个新城镇耸立起来。额木尔河自凌云起一直是东西流向。经图强到育英段却朝西北转了一个大弯,铁路修到木石神山前,或者打隧道,或者劈山开路方能继续前进。设计部门决定的是较省力的劈山开路方案。
   所谓劈山开路就是由东往西北方向,在半山腰同一水平线上同时打上几百个大炮眼,装上炸药,用电缆线同时引爆。
   大兴安岭北坡,黑龙江南岸的地质以花岗岩为主,特别坚硬.几百个炮眼是由直径两米左右,深度七八米或十多米不等的朝天洞,再加上十多米进深的横洞组成的.这些大炮眼全靠我们在洞壁上用钢钎打上十多个直径有十厘米、进深有三十厘米左右的小炮眼,装上炸药,一次次的小爆炸炸成的。
   点炮时,先点燃一根香烟,再把导火线从长到短依次点燃,然后迅速跑出横洞,顺着绳梯爬上地面.炮响后。等梯恩梯的味道稀薄一些再下去继续作业。小炮放过后,横洞里火药味太呛人,我们常用绳子拴只土筐在朝天洞里上下拉动,用这种原始的方法来驱走异味。一般情况下,炮响半小时后方可下洞重新作业。一次在洞内作业的时间不超过半小时。
       第三天全线就要大爆炸,小爆炸及填炸药作业必须在两天中完成。为了赶进程,炮响几分钟后,(确定不会有哑炮再次响起)我们就顺着绳梯一步一步退到洞底,在里面快速往外运送刚炸碎的石土,而后继续打小炮眼。由于味浓缺氧,我们都感到胸闷脚软,喘不过来气来。一位姓蒋的解放军战士带头喊道“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毛主席语录。我们跟着一起朗诵。不知是精神原子弹发挥了强大的精神作用,还是身体已经习惯了的原因,我们又坚持了好长时间。
       点导火线的工作是我和姓蒋的解放军战士来完成的。由于地洞里空气稀薄,火药味特浓,呆的时间太长,点燃导火线时已经头重脚轻,跑出横洞口,觉得更加头晕、浑身无力。二人木然地顺着绳梯颤悠悠往上爬,我只觉得身子骨软绵绵的,就是力气没有向上移.。不知爬了多少时间,时间数到多少,也是糊里糊涂的。大约快临近地面时,小炮在下面闷声响起。气浪带着泥沙散石从横洞撞向朝天洞的洞壁,又向上冲来。我当时脑中空空,身子飘飘然,“完了”的念头似有非有。
    是自己爬上来的,还是气浪送我俩上地面的,谁都不知道。清醒过来时发现,两人都躺在结实的硬梆梆地面上,只看见周围战友惊恐焦急的眼神。当时感觉硬梆梆地面真好!
    总爆炸由经过专门训练经验丰富的铁道兵战士来完成的。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连全体指战员从河边帐篷撤出,躲到一公里远的木石神山的偏北面。由于躲的远,爆炸声是听到了,冲天的烟尘也看到了,可是一点儿不精彩。
        第四天上现场清土石方时,看到了大爆炸的威力。这么大这么长的一座山腰,齐刷刷的陷了下去,阿木尔河的河床一下子抬高了许多。

最惨不忍睹的是,河对岸小树林中的小树木都没有了踪影。几十棵胸径三四十厘米,高有三四十米的落叶松树连枝带叶也不见了,露出了暗黄色的木质,像一根根没架上电线的电线杆,不规则的,稀疏的耸立在那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9 15:37 , Processed in 0.181010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