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清心静语

“插队岁月”——网友文章集萃

[复制链接]
牛行万里 发表于 2013-6-7 08: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芬芳,就此飘香。精华荟萃,功德无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没事来转转 发表于 2013-6-7 09: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没事来转转 于 2013-6-7 09:12 编辑
文如其人 发表于 2013-6-7 08:45
设置这个专题实在太好了,将插友的精华集中到一起,否则甘伟宝的那些知青岁月回忆我恐怕就读不到了,清心是 ...


同感   清心有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甘伟宝1 发表于 2013-6-7 14: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心姐妹:我刚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看到你编辑的“插队岁月”——网友文章集萃。真要谢谢你,写过的东西连我自己都早就忘了。你是个有心人,好版主!从这一集萃中,我看到了自己以往的不足,也有幸拜读“有龙则灵”、“倒挂户”等诸兄的好文章。今后我要更加努力,为家园的建设添砖加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6-7 14:4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心静语 于 2013-6-7 14:47 编辑

描写插队落户故事的文章不多,我怕散落了以后找不到,故将这些文章集在一起,方便大家阅读。
盼望着看到甘兄更多的美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甘伟宝1 发表于 2013-6-7 14: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心姐妹:我曾在〈巍巍兴安岭〉版块有一篇〈也说捞鱼〉短文,不过那时环境已不是农村。不知可否添列集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6-7 15: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甘伟宝1 发表于 2013-6-7 14:58
清心姐妹:我曾在〈巍巍兴安岭〉版块有一篇〈也说捞鱼〉短文,不过那时环境已不是农村。不知可否添列集中?

也行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有龙则灵 发表于 2013-6-8 11: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6-7 08:02
知青生涯的亲密接触1.
                              有龙则灵

感谢清心老师编辑的文集收入我的涂鸦之作,同时让我集中读到了其他几位知青朋友们的佳作。今后多多向大家请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6-8 22: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心静语 于 2013-6-8 22:41 编辑

有关千顷荡农牧场的回忆
                                         黑面萧伍

      杭州市千顷荡农牧场自1965年下半年开始筹建,1966年1月在临安县昌北区千顷荡正式成立,1967年6、7月间迁址萧山县九号坝(围垦区),先后更名为杭州市红星农场和杭州市红垦农场第一分场。
有关情况回忆如下:
      一、人员构成
      干部:农场最初的六名干部都来自杭州市上城区委和区政府,场长陈学良,系上城区区委常委、副区长;副场长翁柏成,系上城区监委副书记;分管财务、后勤及共青团工作的毛信东、陈加兴,蒋茂林和倪全江四人,来自上城区商贸、工业和共青团委等部门。后来,又从临安县抽调了两位干部来场协助工作,一位姓唐,是昱岭关公社的副书记,据说曾经是陈侠(时任杭州市农委主任)警卫员;一位姓胡,是龙井桥公社的副主任。农场迁址后,这八位干部都离开了农场,陈学良文革中任上城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文革后任上城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已去世。翁柏成、蒋茂林、毛信东去世都很早。陈加兴一直在上城区商业局工作。倪全江文革后曾任上城区的法院院长、工商局局长和物价局局长。唐书记和胡主任后来的情况缺少了解。
      知青:农场二百余名知青分别来自杭州市上城区的七个街道,大多为初中或高中毕业生,而不能继续升学和被动员下乡的原因,又大多是家庭成份比较差。这是当时反动血统论等极左思想路线所造成的。故尔,知青有新老之分:文革前和文革初被街道动员下乡的为老知青,动员者引用的毛主席语录为“农村是一个广阔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文革中后期下乡的为新知青,动员者引用的则是毛主席的最新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千顷荡农牧场的知青是老知青,都是在文革前接受的正规教育,家庭教养也普遍比较好。这些知青大多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返城回杭,在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都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在不同的岗位上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其中有画家两人,作家、摄影家、书法家、市人大代表各一人,担任厂级领导职务和获得中、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的人员四十余人。名单详见1990年编印的《千顷荡农牧场名录》。
      其他:场里先后来过三位医生,汪亚芳、倪吾峰、孙士楠,是从上城区卫生系统短期抽调的,汪亚芳走了孙士楠来,有点轮换的性质。还有一位理发员顾志平,是从上城区饮服系统抽调来的。汪、倪、顾的年龄和场里的知青相差不多。农场迁址后,这四位都回原单位工作了。上城区卫生局有一位张姓副局长,因犯生活作风错误,曾被遣送来农场监督改造。此人有腿疾,有可能是战争时的枪伤,不能干体力活,场领导对他也很客气,只是在农场闲逛了两个月,就回原单位去了。
      二、生产建设
      第一阶段:从1966年1月第一批46名知青上山开始,主要是搞基建,修筑了一条童玉至千顷荡的沙石盘山道,搭建了六座房子。除安顿自身外,主要为第二批知青的吃住以及牛、羊、驴上山做好准备。六座房子中有三座建在古银杏北边旧时寺庙的地基上,呈品字形格局:南向为低矮的人字棚,中间一很窄的东西向走道,南北两侧为毛竹统舖,第一批知青都头靠着走道睡,脚伸向斜斜的棚顶,两人间用各自的箱包分隔一下,男生的末尾两位和女生的前头两位间的分隔也如此。东向为大草棚,四开间且有篱笆墙,毛竹统舖都是高低双层的,南头一间是场部也是干部寝室。西向为食堂,三开间,南间灶房,北间仓储,中间卖饭菜。另外三座是牧场:一牧场在草荡东南靠近大坝处,是牛棚;二牧在草荡东沿、场部和一牧场中间处,是羊圈;三牧场在沙石盘山道的中段,是驴廐。修路盖房由一同上山的近十名上城建筑队师傅负责,知青分为山上山下两组,山下组运送建筑材料和食品,山上组割茅草、编草扇、做小工。
      第二阶段:从1966年4月第二批知青上山开始,主要是烧荒垦地种罗马尼亚高山玉米,挖水田小面种试种水稻,牧羊,放牛,养毛驴。羊有奶羊和绵羊,牛是秦川牛,毛驴是宁夏运过来的。在大草棚南面加盖了一座小草棚,在食堂东面加盖了另一座小草棚和一间浴室,为第三批知青的到来做准备。知青编为四个农业队、一个畜牧队、一个基建班、 一个炊事班和蔬菜班。
      第三阶段:从1966年9月第三批知青上山开始,一是割草、储草和烧炭,为牲畜过冬作准备,被霜冻的玉米杆和稻草也成了草料;二是为食堂备过冬的柴,剃光了馒头山和笔架山;三是在草荡里挖沟渠,并开通大坝把水排出去,大面积造田;四是继续在四周山坡烧荒垦地;五是建造七间头和二层楼,前者是拆了人字棚建的,后者在草荡的西北角,都是泥墙木架灰瓦建构,房间里还配置了杂木的高低舖床;六是羊圈失火,烧死大部;七是牛群避寒,迁徙童玉、西坑和徐墟:八是毛驴患风湿性关节炎,卧地不起;九是农业队增编为六个队;十是架设高压输电线,然而被冰雪冻断。
       第四阶段:1967年春天种马铃薯后不久,就开始迁场准备,6、7月间正式迁到萧山县九号坝。市农委文件给出的理由是原选址不当。




杭州市千顷荡农牧场碑记(草拟稿一)


      一九六六年一月至九月,八名干部和两百名杭州知青分三批来到这里,创建杭州市千顷荡农牧场。我们劈岩筑路,割草盖屋;我们烧荒垦地,开渠造田;我们不仅在当年种植了玉米和水稻,牧养了奶羊、绵羊、黄牛和毛驴,还想象了羊奶加玉米饼的滋味和康拜因的喧响。然而,玉米和水稻在灌浆之初遭遇严霜,奶羊和绵羊在黎明时分葬身凶火;黄牛为避寒而迁徙山下两个村落,毛驴患风湿性关节炎而卧地不起;零下十四度的不化的冰雪,更是冻断了刚刚架设的高压电线……海拔一千四百米的千顷荡的漫长冬季,把我们的全部汗水全部心血都变得毫无价值,把我们的所有构想所有憧憬都化作一片空白。翌年初夏,杭州市农委发文,以为选址不当,决定迁场萧山县九号坝,先后更名为杭州市红星农场和杭州市红垦农场第一分场。
      一在中国知青的历史上,千顷荡农牧场的知青属于老知青。与“文革”中后期因大学停办、中学停课、工厂停工而被动员下乡的新知青不同,我们所以不能升高中、上大字并被动员下乡,大多是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因此,对于当年的我们来说,荒僻美丽的千顷荡,既是救赎原罪的炼狱,又是遁避世道的桃源。千顷荡见证了我们别一样的青春,千顷荡尘封着一段非典型的历史。
感谢临安市龙岗镇党委和镇政府开掘这一段历史,并铭石昭示世人。


                                                      原千顷荡农牧场全体知青
                                                                   二〇一二年十月







杭州市千顷荡农牧场碑记(草拟稿二)

      一九六六年一月至九月,八名干部和两百名杭州知青分三批来到这里,创建杭州市千顷荡农牧场。我们劈岩筑路,割草盖屋;我们烧荒垦地,开渠造田;我们不仅在当年种植了玉米和水稻,牧养了奶羊、绵羊、黄牛和毛驴,还想象了羊奶加玉米饼的滋味和康拜因的喧响。然而,玉米和水稻在灌浆之初遭遇严霜,奶羊和绵羊在黎明时分葬身凶火;黄牛为避寒而迁徙山下两个村落,毛驴患风湿性关节炎而卧地不起;零下十四度的不化的冰雪,更是冻断了刚刚架设的高压电线……海拔一千四百米的千顷荡的漫长冬季,把我们的全部汗水全部心血都变得毫无价值,把我们的所有构想所有憧憬都化作一片空白。翌年初夏,杭州市农委发文,以为选址不当,决定迁场萧山县九号坝,先后更名为杭州市红星农场和杭州市红垦农场第一分场。
      如今看来,当年的农场创建,其实是对于千顷荡生态的严重破坏,而我们遭遇的一次次挫败,实是违反自然界适者生存不二法则的必然结果。所幸我们及时选择了撤离,不自觉的避免了更严重的破坏,不自觉的还原了这一片美丽高山湿地。感概系之,遂有立碑记事、告示世人之动议。临安市龙岗镇党委和政府领导热情嘉许,出资营建,仅三月而事毕。其关爱地球、保护生态的自觉意识和实际行动,可敬可佩。
      愿千顷荡和龙岗镇成为人类永远的净土和生态家园!



                                                        原千顷荡农牧场全体知青
                                                            二〇一二年十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古朱 发表于 2013-6-9 10: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甘伟宝1 发表于 2013-6-7 14:58
清心姐妹:我曾在〈巍巍兴安岭〉版块有一篇〈也说捞鱼〉短文,不过那时环境已不是农村。不知可否添列集中?

点击网名或头像,很容易找到论坛上属于自己的空间。你可以将自己的文章集在日志中,也可收集图片。
应该好好利用这个空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诸勇 发表于 2013-6-11 10: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端午快乐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9 12:49 , Processed in 0.19601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