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清心静语

“插队岁月”——网友文章集萃

[复制链接]
吴桑梓 发表于 2013-6-11 16:4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办法很好,我看还有青春朋友的本塘帖子,以后我们有条件了把他们统统集中起来出个集子。多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诸勇 发表于 2013-6-16 22: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朱 发表于 2013-6-9 10:09
点击网名或头像,很容易找到论坛上属于自己的空间。你可以将自己的文章集在日志中,也可收集图片。
应该 ...

2.png 1.p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总总 发表于 2013-7-2 14: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不堪回首,回忆痛彻心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zdgg 发表于 2013-7-6 20: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下发的太多了,看不过来了。建议分为几个短文发表,方便阅读和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飘落的柳絮 发表于 2013-7-9 19:2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6-7 08:17
回忆在东北的那些囧事   (二则)甘伟宝
一、套兔子那一年冬天,在科尔沁草原深处的一个军事基地施工。 室 ...

感谢静语版主将我的拙作收集其中。同时也欣赏到诸多网友的杰作。成立一个网作真是个好办法;大家可以在一起交流,探讨,乐在其中呀。静语不凡!
   清心尘世中,静语静思怡。
   笑抚苍发间,尽显夕阳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7-24 19: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那一泓清水
              有龙则灵
  下乡时,除寒冷的冬天外,其他的季节每天干完农活,肯定会到村边的大坑(东苕溪)里游泳。说是游泳,更多的是让一泓清凉的溪水洗去身上的暑气和污垢,顺便洗洗自己的衣服。
  最佳的地方是在吕家的桥边,哪里有几个深潭,水最深的地方有2米多,水底没有淤泥,站在桥上可以看到水里的石头。用清澈见底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分。
  知青游泳大多是游泳池里学出来的,自由泳、蛙泳虽然不是很标准,还是有模有样的。农村青年除少数外,大多是狗刨,两只脚一起扑通扑通的啪打水面,两只手在身前一收一放。和小狗游水差不多。不过他们的体力好,游得也不算慢。
  那片水是年轻人的乐园,大家在水中赤身相对。彼此的距离拉近了,全是晒得漆黑的皮肤。身上除短裤一截是白的外,只有张嘴时牙齿是白的。
  青年在一起,总是不会寂寞的。几个人会比一下游泳的速度。从这边的岸边出发,到对岸折返回到原地,看谁先到。不过也有投机取巧的,趁大家不注意没有到岸就回头的,不过好像也没有什么人计较过。
从岸上拣一块石头,做好记号丢到水里,看谁下去先摸上来。比的就是真功夫了。能找得快是运气,一口气憋得长是本事。
有时候还真有人从石头缝里抓到了鱼,他会好好的在大家中炫耀一番。
不过在水中,赢了没有奖品,输了没有遗憾。不管胜负大家都是开心一笑。。。。。。
有些知青回忆常常会有年轻人在河边的浪漫,还有什么偷窥到女神出浴的仙姿。我们村的青年是不可能有这种邂逅的。原因是村里的女子从来就不会到溪里去洗澡的。
在桥的上游200米是一道堰坝,除下过大雨,堰坝的水从中间翻坝而下,1米多宽的水面顺着斜斜的坝面上的石头一泻而下。有时候我们也会去哪里,躺在堰坝的斜坡上,头枕在突起的石上,全身半浸在激流的水中。睁眼看着蓝天白云,享受水冲击的滋味,此时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简直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可是到了一年一度的双抢,就没有那么轻松了。那时的天黑的特别晚,晚上8点多天边还会有一末余辉。不到伸手不见五指是不会收工的。如果是打稻,还要挑回沉沉的谷担。等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匆匆烧饭做菜,然后三口二下送进嘴里,才能去水里,享受水的清凉,让水洗洗浑身酸痛的身体。
  那时夜里10点、11点还在水里洗澡是常事。不过这时候的我已经是累得精疲力尽,早已没有在水中去戏耍的兴致,只是洗澡洗衣而已。
  一天晚上已经10点多了,我们几个青年在桥下的水中洗澡。那天的月亮被乌云挡住,整个天空和地面都是漆黑一团。在水中时有时无的扑通扑通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凑巧的是那天藻溪中学的一位女老师深夜回家,家在吕家的她过桥是必须的。听到那时隐时现的声音,她停在桥头不敢上桥。用手电筒在水中搜索。但是那么大的一片水面,小小的电筒光一下子哪里能找到目标。我们见到她害怕的模样,几个人更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一些动静。。。。。。
她用颤抖的声音在桥头问:“什么人,什么人?”几次的问没有回音。她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我怀疑再过一会儿,她可能就要转身逃走了。
终于我们中有人答应她了,她才算安下心来。惊魂未定的她把我们狠狠的骂了一顿,匆匆过桥离去。
只是不知道那天晚上她做了恶梦没有。
前几年回村去,村里的房子都变漂亮了,生活轻松了,不管吃住都今非昔比。
但是那桥、那水早已变了模样,水是黄黄、黑黑的。太阳照射下,散发出一股臭味。
青山依然在,绿水不再流。
也许只就是发展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我在那里再也找不到那一泓清水,那一泓给我带来清凉,带来适意的清水。
  要再见,只能在梦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8-5 19: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清心静语 于 2013-8-28 20:18 编辑

           《江南坞砍柴》
                           ——知青岁月

                                    老牛识途
       我插队当知青时所在的村庄叫柏林坞,我想以前这山坞里肯定柏树成林,否则也不会取这名字。可是我去时,除了村口有几棵古树外,山上林木稀少,社员烧柴很困难。除了上山砍点松枝外,就是去十几里外的煤山上拉石煤。石煤价格倒不贵,只是功夫太费,一双轮车千把斤重石煤,一个壮劳力要大半天才能拉回来。况且煤山路陡,拉石煤吃力、危险。石煤热量低,石煤灶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能熄灭,一车石煤没几天好烧。

       六九年深秋,田里的活都干完了,生产队决定到乾潭胥口对岸的江南坞去砍柴。队里到林场判了一块山,然后每家出一个劳动力,带着棉被柴刀,先走十几里路到胥口,再划船到对岸,上岸后又进山六七里,在林木繁茂的深山湾里出现一座三间两弄的泥房,原来这是队长胡金敖妹妹家。队长妹妹三十多岁光景,很热情地领大家到楼上,在地板上铺上稻草,摊好被铺。大伙也七手八脚地帮队长妹妹烧晚饭。晚饭吃的是稀饭,米是队里带去的,菜是队长妹妹家的青菜和腌菜。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大家就起来了。队长妹妹也一早就起来给我们烧早饭。因为白天要干活,早上吃干饭,菜仍然是青菜和腌菜,以后也都是吃这样的菜,倘若没有队长妹妹家,连青菜都吃不上。饭后,大家带着砍柴工具和中午饭,踏着晨霜,爬上山去。山高路陡,加上怪石嶙峋、爬了两个小时左右才到达目的地。各家分一块地,就动手砍起来。柴火很粗,也很长,且都是硬杂木,这在村子附近的山上是绝对见不到的,大家都很兴奋。砍到下午三点左右,每人都一大堆了。于是每人扎两捆,插上柴冲,手握搭柱,拖下山来。由于路陡,怕速度太快滑下来,大家都把两捆柴火的尾梢连接起来,以增加下山的阻力。但有时尾梢钩住了尖石和柴根又拖不动了,也很麻烦。这时如果用力一拖,弄得不好连人带柴火一起栽下山去,又很危险。加上砍了一天柴,又累又饿,好不容易拖到山下,天都快黑了。晚饭仍吃稀饭。因为太累了,晚饭后,大家都早早睡觉。



       这样砍了三天,柴火砍够了,于是大家纷纷往下拖。拖比砍要艰难多了,每天只能上下三次,又拖了三天,才把山上的柴火全部运下山来。这时人已经精疲力尽了,但更艰巨的任务还在后头:这一大堆柴火还要挑到江边去。于是振作精神、咬紧牙关,一担一担往外挑。挑柴虽然没有拖柴危险,但比拖柴吃力,我咬着牙坚持每天挑四担,三天以后才全部挑完。跳到最后肩膀又红又肿,火辣辣的,双腿也快抬不起来了。俗话说路远无轻担,砍柴的时候总想砍得多一点,这时候却希望越少越好。最后几担还是房东帮我挑出来的。



       剩下的活相对就轻松多了。队里雇了几只小船,大家把柴火搬上船,摇过碧波荡漾的大江,摇进青山绿水的河湾,一直摇到乾潭老镇码头上岸。尝过了拖柴和挑柴的艰辛,摇船简直算得上是享受了。大家把柴火卸上岸,各家已有人把自己的双轮车拉到江边了。我用的是房东的车子,拉了两趟才拉完。



       春节过后,公社文宣队到村子里来演出。文宣队知青多,有几个男女同学看到我房屋里堆积如山的柴火时,都惊讶地大叫:“哇!这么多柴火!”可他们不知道,为了砍这些柴火,我吃了多少苦头。这次到江南坞砍柴,劳动强度之大、条件之危险、生活之艰苦,至少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我的人生之最。后来在工作中碰到困难,无论在部队长途拉练,还是在工厂连续加班,只要一想起江南坞砍柴,便什么都不在话下了。



       后来在部队看到报纸上一篇介绍农村修建沼气池的文章,我立即把它剪下来,寄给生产队。但不知什么原因,沼气池终究没有建起来。我部队复员回来后碰到队长,队长说我出去了还能想到他们,其实我是忘不了江南坞砍柴的艰辛。



                                                                                                                                    写于2006年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8-14 22: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挑水轶事
                     有龙则灵
下乡的前三个月,吃饭是安排在农民家里。队里直接把补贴给知青的伙食费给房东。这样可以免去知青们刚刚下农村时的不适应。
和房东像一个家一样过日子,烧饭做菜我们是插不上手的。等干完活回到家,饭菜都已经好了,尽管没有什么好饭菜,但是直接上桌就可以吃了。
几天下来,自己总是吃现成的,也想做点什么事。但是一下子不知道做什么。
有一天,终于看到水缸空了。想想其他事干不了,挑水应该会吧。就学着农民的样子,拿着挑水的扁担,用扁担上的钩子勾住水桶。再提上吊桶出了门。
扁担上了肩,就感觉到份量。虽然在杭州时也挑过水,但是那时候的水桶加上水还不到100斤。现在光是两个空水桶加上吊桶已经有了40来斤。
挑着水桶到了井边,把吊桶放进井里提水。却发现水面离井口至少有5、6米,要让吊桶里装满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杭州家中,从井里提水是经常做的。那时候的吊桶是铁皮的,单边加上了一些重物,到了井水里,桶就自动倾斜了。而现在的吊桶是木头的,下到井水里,桶是浮在上面,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井水跑到你的吊桶中去。
既然出来挑水,空着桶回去当然是太没有面子了。
正在束手无策的时候,一个农民也来挑水。
想想是天无绝人之路,于是我就赶紧让开位置。说:“你先来吧。”
那个农民可能家中正等着用水,见我让他,也就不客气的上来把吊桶放入水中。
我注意他的动作,看见他把吊桶放到接近水面时,手腕轻轻一抖,吊桶就乖乖的往水中扎了下去。然后再向上提起,里面已经是满满的一桶水。来回几次。两个水桶装满了水,他轻轻松松的挑起水,嘴里哼着小调走了。
依样画葫芦,等他走后,我开始按照他的样子动作。
一开始,不是力用得不够,吊桶没有翻过去,就是力用过了头,吊桶翻个身又回到原点。也有的时候桶里进了小半桶水,再想翻就翻不动了。
几次下来。才慢慢的找到了诀窍。原来奥秘就在手腕上,在水桶接触水面的时候,先让吊桶往一边拉一下,然后手腕往反方向一抖,水桶就乖乖的进了水。
水是装进了两个大水桶,可是蹲下去却发现超过了自己的能力。脸都胀红了,才勉勉强强站了起来。要迈步走又怕扭了腰。只好老老实实地把水倒出一些。
两个大半桶水加上水桶也足足有一百三、四十斤,一路跌跌冲冲挑回去。水桶里的水晃荡起来,水越晃越高。等到了房东家,洒出的水把鞋都打湿了。
到了水缸边上,把水桶的水倒进水缸里,才算长长吐一口气。
房东大爷见我挑水回来说:“怎么你去挑水了?”
然后笑笑说:“挑挑也好,以后总要挑的。”
淡淡一句话,含义却不是那么简单。
确实是这样,挑担是农村里生存必须的。如果挑一担水都不能,要在农村养活自己谈何容易。
就这样起步,挑水从大半桶到满满一担,从脚步踉踉跄跄到步履轻松,从一桶水晃晃荡荡到水波不起。
1年后,看到新下乡的知青挑水的样子想到当年自己的狼狈,会哑然一笑。
今天回首往事,我也许不再需要挑水了。
但是却忘不了这一段经历,他见证了自己的变化和自立的能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8-14 22:34:04 | 显示全部楼层
                           雷雨奇观
                                         有龙则灵

  诗人刘禹锡在他的竹枝词中写道:“东边日头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这两句描写自然景色,借喻内心感情。东边阳光灿烂西边雨绵绵,原以为是无情实则还有情。
  在我下乡的时候,也遇到几次山这边下雨,翻过山却是大太阳。这样的天气倒是好理解,风吹云走,遇山而止,云不来,自然就没有雨了。
  有一天双抢时打稻,下午2、3点时,太阳高照,晒的人火辣辣的。虽然头上戴一顶草帽,根本就无济于事。大家就盼着天上飞来几朵乌云,能够把日头挡一挡。
  农民在大田里干活时经常会“乌呵、乌呵。”的高叫几声,说是唤风。
  这一天也不例外,几个年轻人齐声唤风。难得那天是天随人愿,心想事成。天果然是起了一片乌云,还听到了轰隆隆的雷声。随着乌云向我们干活的地方逼了过来,我们已经嗅到了雨的味道。
  大暑天下雨大家是求之不得,可是打好的稻谷淋湿了总归不太好,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把稻桶上围着的竹篾卸下来盖住稻桶上,上面再压上稻草。
  然后大家就开始等雨过来,乌云越来越近了,很快我们看到一片雨幕。听到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大家已经最好了做落汤鸡的准备。每人拿好一把稻草,准备到时候多少挡住一点雨。
  可是那天的雨下到我们这块田的田塍时,仿佛被一张无形的网挡住了。  就如同飞奔的骏马突然被勒住了缰绳,骤然止步。
  我们在田塍上看着雨哗哗的下,中间还伴着雷声。
  我们的头顶却是艳阳高照。最多就是到田塍边上感受到风吹过来的几丝丝雨水。
  这样的雨下了不到30分钟,云散雨收。下过雨的地方已经淋透了。我们这里却是白白的忙了一阵。
  算是领教了一次东边日头西边雨的奇观。
  作为知青,当年没有人会想留在农村,离开时时义无反顾,算是无情了。可是现在却时时会想起。
  是不是也算一种“道是无晴却有晴”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清心静语 发表于 2013-8-14 22: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蛟龙历险记
                   老牛识途



   我出生于九姓渔民之家,自幼熟悉水性,无论侧泳、仰泳、蛙泳、自由泳,都游得不错。在部队游泳训练时,我是连队的游泳教练,连长称我是“水中蛟龙”。然而我这条“水中蛟龙”有一次却差点葬身水中。
    1968年,我下放到建德县乾潭区芝峰公社站边大队柏林坞村当知青。第二年冬天,队里准备把山后水库里的水放光捉鱼过年。要放水就要把水库涵洞里的木塞子拔掉,而拔木塞子就要潜入水下。本地人多不会水,队长胡金敖知道我水性好,就和我商量,我欣然答应。
    那一天的上午,老天阴沉着脸,没有一丝儿阳光;寒风吹来,冷得刺骨。我在队里男女老少簇拥下来到水库堤坝上。队里还到代销店买来两瓶半斤装的烧酒和二十个烧饼带到堤坝上,说这是归我的。队长指着水泥浇筑的涵洞告诉我:木塞子一共三个,涵洞口就像踏步样的,要一步一步往下拔;并要我先喝一口烧酒暖和一下身子再下去,我当时不会喝酒,谢绝了。
    我脱掉棉衣棉裤,只穿一条短裤。走到水边先泼了一点水在胸口拍几下,再活动一下手脚后,便沉入水中。
    第一只木塞子离水面只有一米多深,马上就摸到了。我双手握住木塞子,旋转着用力一拔,木塞子就出来了。我钻出水面,一扬手把木塞子扔到岸上,岸上顿时传来一片欢呼声。我换了口气,又钻下去摸第二只木塞。第二只木塞虽然比第一只深,但露在外面的部分长,我用双手摇了摇,然后用力一拔,也出来了。
    队长在岸上问我要不要上来休息一下,我说不用。队长想了一下,便接过别人递过来的一根长竹竿,朝第三个涵洞的位置斜插下去,四五米长的竹竿在水面上只剩一米左右的细竹梢了。队长叫一个人在上头撑着竹竿,让我顺着竹竿往下钻,这样省力些,位置也不会错。我吸了一口气,便沿着竹竿一头钻下去。这次到底水深得多,好一会才到底。水底朦朦胧胧已不大看得清楚。我摸来摸去,总算摸到了第三只木塞,但已憋不住气了,只好上来换气。我一浮出水面,社员们都关切地问我摸到了没有?我说摸到了。接着吸了一大口气,又钻下去。我双手握住木塞,用力旋转,不知是木塞太紧还是水深压力大,木塞纹丝不动。我只好又浮出水面。这样拔了几次,都没有拔出来。我一边浮在水面上喘气,一边思索用什么办法好。队长胡金敖一再大声对我喊:“拔不出来就算了!等水放低点再拔!”我心想社员们这么看得起我,我可要争这口气,不能让大家失望。便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这回我站稳脚跟,蹲下身子,双手紧握木塞,使尽全力一旋一拔,木塞终于拔出来了。可就在拔出木塞的同时,我猛然感到有一股强有力的水流,拼命把我的左脚往涵洞里拽,我心里一惊,求生的本能使我急中生智,我迅速蹲下身子,双腿猛力一蹬,左脚终于脱离了涵洞口,迅速浮出了水面。我惊魂未定,手脚绵软,在大家的搀扶下,跌跌撞撞走上堤坝。房东蔡学时拿来一块干毛巾,擦干我身上的水珠,给我套上棉袄。社员们打开一瓶酒,一定要我喝点酒下去,我喝了一口,太辣了,便不喝了。队长朝我一看,说:“不好!脸这样白,冻坏了!快!先送他回去休息!”我刚要走,有人对我喊:“烧饼,酒!”我说:“不要了。”摊在报纸上的烧饼立马被馋涎欲滴的孩子们一抢而空,房东动作快,一把将两瓶酒抓在手里。
    水库有点大,放了一天一夜水才放光。 第二天,房东将队里分给我的五六斤鲢鱼拎到我的知青屋来了,同时把两瓶酒也带来了。他告诉我,队里另外多分给我三斤鱼,算是下水拔木塞的报酬。我把两瓶酒送给了房东,他客气了一下,然后高兴地拿走了。我们队里抓鱼的消息传开后,隔壁生产队的知青和我的几个农民朋友闻讯赶来。我烧了一大锅红烧鱼,让大家美美品尝了一回难得的鲜鱼滋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2-19 12:52 , Processed in 0.20701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