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知青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如海胸怀

永远抹不去的记忆(三分场的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5-12 07: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海胸怀 于 2018-5-12 07:08 编辑

(转)黄天德:各位三分场的兄弟姐妹们大家好,在此我代表我全家感谢大家的捐助。特别要谢谢钱永贞和姚宾夫妻已及他们一分场的朋友和同学。这次5月7号晚到11号止一共收到捐款52600元.,其中姚宾和钱永贞一分场朋友与同学捐了13500元.在此再次表示感谢,非常感谢。我相信有这么多爱心人士的帮助我们全家一定能渡过难关,小帅帅也一定会好起来的。祝大家身体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5-14 05: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5月14--18日三分场十人到桐庐白云源梅林居住五天,为明年纪念下乡50周年踩个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7-9 06: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海胸怀 于 2018-12-4 07:52 编辑

雅芬的故事
    三分场里是"上海雅芬多,杭州带敏多,总的桂英多。"
    今天要说的是一个杭州的雅芬,此女比我们要小四、五届,是在牌桌上认识的。后来大家熟了,曾十余人去雁荡山游玩,雅芬也带她的帅男友同往。雅芬是做化妆品生意的,很有钱。在一次同学会上邂逅了老同学,一个有钱一个有貌,相互吸引走到了一起,雅芬就同原配离了婚。
    我们去游楠溪江时,见雅芬的男友全身名牌,且身体强壮,看雅芬纤细体质蛮差的,看来两人是不大配的。
那年去游玩时,正好女儿毕业还未参加工作, 所以也一同去的,屈指算来有十九年了。
    回杭后该娱乐还是照旧,有一天雅芬她们打完老k,坐的土回家,有人送雅芬回家,再最后到家。
    从这天起雅芬就杳无音信了,她的男友也不见了。几个打牌的女同学阿萍、阿芳报警啥的,上派出所都没啥用。
    有人说雅芬的男友还有个年轻的外地女朋友,反正此时全不见了。
    雅芬每年数百万的生意,后来是十五岁的小儿子在做,雅芬十八岁的长子是个智残人。
    这一桩案子,也可算是“命案”至今未破,谁来为雅芬昭雪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8-12-13 07:2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三分场有助困的传统,那一年助周小燕治病,帮李竹杭渡难关,助陶志超一臂之力,今年为黄天徳的外孙治白血病募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9-2-13 07: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成立"杭州知青下乡三分场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筹备组"的通知
    春节已过春天又将来临,一眨眼迎来了我们下乡五十周年的纪念日,荒友们都在"奔七、奔八"了,且有十余荒友离我们而去了,四月十四日也是纪念他(她)们的日子。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为了活好我们以后的时日及搞好仅次一回的五十周年活动,有许多热心人经过网上网下多次地磋商,决定由以下成员为活动筹备组成员:方正道、冯增产、赵立、骆景松、陈耕华、潘伟建、陈煜兰、张晶、张宁、祁军、钱守城、平如海组成(后三人牵头,分别为副组长和组长)。为办好此重大活动,特聘请姚宾、李彪为筹备组顾问。
    三分场联谊会(以后由五十周年纪念活动筹备组出面)
                    2019年2月12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9-2-18 07: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知:
定于二月二十日上午9:30在华侨饭店五楼鸿福厅召开筹备组第一次会议;议题一总体思路、二是一些具体做法、三是任务分工。形成共识后出台告三分场群的通告。请大家出席集思广议,望一次会议即成功。请大家报名,如人多还有包厢大桌可定。
(有配偶参会列席也欢迎,毕竟这是一次轻松的会议,太严肃了也不好。)
筹备组二月十七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9-2-18 07:3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接龙报名:1、平如海(2),2、骆景松 3、钱守城(2)4、方正道(2)5、张晶、蔡娅6、陈煜兰  7、祁军(2)8、潘伟建.9.陈耕华10.冯增产(2)11、张宁共计17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9-2-25 06: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4月14日,杭州知青,将迎来赴香兰农场50周年的日子。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为了致敬我们逝去的青春,届时将举办香兰农场三分场杭州知青下乡50周年联谊会,望大家互相转告报名参加。具体事项通知如下:
一、会议及聚餐时间:2019年4月14日上午9:30 一下午1:30
地点:浙大科技园餐厅(西溪路525号浙大科技园公交站,有公交83路102路306路346路353路356路均可达)
费用:AA,(餐费酒水及集体照等)100元/每人  (有配偶参加再缴100元)
二、下午1:30赴浙江松阳五日游(4月14日一18日)费用800元左右/人(两人一间房请自组)还有一些自费项目视年龄收费,如70岁以上等。
      前期本组成员自费考察了景点,经走访大成旅游社后才确定。
      报名截止时间:3月25日(报名请在群里接龙,分会议报名和松阳五日游报名)。


说明:这次系群众自愿参加的活动,对于在这期间发生的一切意外,大会组织者不承担任何责任!请报名参加的朋友注意自身的健康,身体不好的不要勉强。因此,此次活动只提供有限的啤酒和饮料,请谅解!


香兰农场三分场杭州知青下乡50周年纪念活动筹备组
2019年2月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9-3-5 18: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通知:公布一笔余款
一、为给李竹杭治病捐款者的名单:赵立1000、朱嘉麒1000、陈煜兰800、平如海600、冯增产500、骆景松500、蔡光前500、祁军500、李彪500、姚宾500、方正道500、刘兰妮500、郑越生500、魏志浩500、高贤宏500、杜权威500、师平海500、王玉佩500、张鹤500、吴宝勤500、张建新500、潘伟建500、明启寰500、刘伟珍500、许静华500、傅美珍500、张伟峰500、陈耕华500、袁永胜500、石伟平500、李又法500、陈玉林500、陈荣根500、王祥法300、章祖浩300、诸勇200、邢慈娟200、施致远200、陶志超200、沈国森200、夏杭生200、陈松泉200、徐敏200、卢克勤200、王光烈200、徐善驹200、韩建民200、顾平帆200、仲海英200、顾金梅200、王炎冰200计21700元;
二、骆景松平如海到省人民医院给李竹杭付住院费6000元;
三、骆景松平如海到超市给李竹杭买內衣和日用品234.60元;
四、赵立骆景松平如海到省人民医院给李竹杭逝世后付洗澡400元及寿衣被600元;
五、赵立平如海到市三医院以联谊会名义捐陶志超治病款5000元;
六、余款9465.40元存入银行得利息859.30元,总计余额10324.70元。
三分场联谊会2019.3.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如海胸怀 发表于 2019-3-9 06: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如海胸怀 于 2019-3-10 07:07 编辑

又到了告别的时候

你拍着我的肩,

我拉着你的手,

男生们抿着嘴,

女生们泪水流……

时间啊,咋就过得这么快,

话还没说够,聊也没聊透,

咋就要分手?

见一面啊真的很难,很难,

一等就是五十年!

记得当年的时候,

我们都还花季与豆蔻,

一眨眼,

就成了白发老太秃顶的老头!

岁月如风,

一忽儿半个世纪过去了。

往事历历在,

思绪晃悠悠……



(作者为大聚会拟写的横幅)

五十年前啊,

就因为他老人家挥挥手,

一夜间口号震天,红旗飘飘……

多少个家庭彻夜难眠,

多少青少年为之狂热奔走:

争报名,互相邀;

打铺盖,迁户口。

告别城市,

潮涌向车站码头……

见着的,

只有黑鸦鸦的人群;

听见的,

只有轻轻地叮咛;

感受到的,

只有酸和冷……

面对着即将启程的车船,

面对着塞满稚嫩脑袋的窗口,

所有的脸上都写着凝重,

所有的眼光都流淌着哀愁……

只有锣鼓声在空气里炸响,

只有超分贝的曲调

在人海中萦绕……

静静地送行,

默默地挥手,挥手,挥挥手……

挥手,挥手,再挥手,

我们已站在乡间的地角和田头:

挥挥手,

那是出工的号令;

那是收工的路条。

春耕春插,夏种夏收;

秋抢秋忙,冬渠冬沟……

所有人都希望着

有一天不要挥手,

所有人都盼望着

早一点与挥手邂逅……

三百六十五个日月啊,

偃仰俯卧全由着

领头的那只挥舞的手!

抢季节,与天斗;

赶进度,与地斗;

抓革命,与人斗!

挥挥手,

每时每刻,

生物钟里永远是绷紧的发条!

……

出工时顶着星星;

收工时踩碎了日头。

骨架早已散了架,

腰也不是自己的腰!

多少次远眺频频翘首,

多少次盼着领头的快点挥挥手,

多么想早一步跨进干打垒的寝室,

多么想早一刻往大通铺上一仰头……

挥挥手啊,

那就是命令;

那就是战斗;

那就是召唤;

那就是呼救……

咸酸苦辣的岁月啊,

那滋味只有我们自己有感受!

……

再见着挥手,挥手,长长的挥手,

那已在乡间经历过好几个春秋。

战友们有的走有的留,

参军、招工,读书,投亲……

挥手,挥挥手,

走的也沉重,

挥手,挥挥手,

留的更哀愁……

多少人自己问自己:

你的明天在哪里?

你的煎熬何时能到头?

长夜里没有应答,

只有泪往心里流……

又一次挥手,

挥手,长长的挥手,

那都到了大龄的时候。

告别乡邻,

“病退”回城。

抖落尘埃,

轻推家门:

没有欣喜,更没有欢迎,

只有久久的静默,

只有无奈的眼神……

他们再一次问自己:

你回来干啥?

这难道就是朝思暮想的回城?……

回城,

为了生存,

撂下包袱,赶紧出门:

或“顶替”;或摆摊;

或打杂活;或结婚嫁人……

我们这一群人,

经历过充电、补文凭;

经历过内退、下岗、兼并;

经历过房改、教改、医改;

经历过拆迁与计生……

我们

几乎摊上了

“改革开放”的所有成本,

我们

到获取红利的时候已经步入黄昏……

请不要事后人为地拔高,

说什么奉献,牺牲,

那年头哪有这么高的境界?

谁不愿意顺顺利利平安一生!

请不要说收获、锻炼,

当初只是命运的本能抗争!

谁愿意一辈子倍受簸颠?

历史并没有征求过意见,

个人更没有选择的空间!……

我们

就这么懵懵懂懂地上路,

就这么跌跌撞撞过了一年又一年……

凭着挣扎、支撑、搏命、前行,

这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作者张晶香兰农场三分场杭州知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浙江萧然 ( 浙ICP备15022218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19-4-21 03:08 , Processed in 0.187011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