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浙江知青论坛 返回首页

古朱的个人空间 http://zj.zhiqingwl.cn/?1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杨健的小地窑(三)

已有 243 次阅读2018-9-16 11:51 |个人分类:矿山记忆

(三)

永铭与杨健都是杭四中1965届高中毕业生,在校不同班。到宁夏后都在永宁县农场青年队插队落户,也没分在一个小队。农场青年队因为臭知识分子成堆而解体,他俩分到了哪个生产队想不起来了,不知是不是一个知青点。1972年的1026日,他俩又一起爬上大卡车,到了石炭井四矿当了煤矿工人,还是没在一个采煤班,却分在一个集体宿舍里。共同的志趣和爱好,使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后来又携手搞技术革新,关系很铁,永铭是杨健地窑的第一常客。

记得有段时间,那个地窑的钥匙保管在我手中,想必是他俩都回家探亲去了,委托我代为照管。我没去那住,只是每天都过去。我工伤痊愈不久,采区照顾我,上零点班管理金属支柱,很轻松。每天上井后,草草洗个澡,赶紧跑到杨健的小地窑,打开他的那个赤膊收音机,跟着***学英语900句。好像不久我也回杭州探亲,这英语900句也就金盆洗手没再碰过。

好些事记不确切了,比如那只电唱机。那天三台山黑人聚会,我问起杨健,他也想不起这是谁的,那时侯电唱机可是时髦货稀罕货,除了各级播音室私人处不容易见到的,也不容易搞到。

这玩意小时候叫留声机,手摇上发条的。小学时语文课,有一次老师抱了个来,给我们欣赏契科夫的《凡卡》朗读唱片。要不停的摇把手给发条上劲,不然就会变调。要经常地换唱针,要不声音会沙哑。唱片是78转的,没有几分钟就得换唱片。但就这样我们已觉得很兴奋很震撼很开眼了。

我们在杨健地窑玩唱机那会,是刚结束了禁锢多年的语录歌样板戏年代,一些被打上封资修印记的老歌一批批的解放出来,新创作的歌曲也五彩缤纷层出不穷。有种薄膜唱片,很薄很轻很容易携带,价格也不贵,但这种唱片石炭井是买不到的,杭州也很难买到好一点的。我们利用探亲假路过,就到北京、上海去淘,各种各样的歌曲,集了不老少。

有了杨健的收音机、电唱机,使我们这些生活在偏僻山沟里的人,一点也不闭塞了。

杭州市人民政府开全国先河,允许外地已有固定工作的知识青年在家长办理退休时顶职回杭,杨健幸运地轮到了,成了我们一伙中第一批回到了家乡的人。他走后,这个地窑便理所当然地给了永铭,可是我们还是叫它杨健的小地窑,仍把它当做我们的沙龙。

杭州青年在矿上已崭露头角声名鹊起,不少人被请去义务家教,也经常有学生拿着课本到杨健的地窑来请教,其中还包括矿党委书记的女儿。她每次来,从不进屋,站在门外,听着音乐,大方得体地与我们交谈。

小地窑里来个年轻异性,是个爆炸性的新闻,首先觉出来的还是阎工,他与书记是老乡。他说,小杰经常来,怕是想与你们哪个找对象吧。

绣球是抛给永铭的。永铭在山上家属宿舍区找到一间房子,我们帮助拉了几车红砖,给地坪铺****字形砖地。不久,永铭就搬过去住了。

永铭搬走后那小地窑归了谁了就记不起来了,因为那时我一门心思地在搞商调,矿上的杭州人开始大撤退。

一个不足6平米的小地窑,带给我们许多的欢乐,给我们留下来多少的回忆啊!

2012-2-24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网联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21-12-6 02:06 , Processed in 0.07947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