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浙江知青论坛 返回首页

古朱的个人空间 http://zj.zhiqingwl.cn/?16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也曾当过老师

已有 301 次阅读2018-9-16 11:53 |个人分类:矿山记忆

我也曾当过老师

凡是在煤矿里呆过几天的人都会知道,要想从井下调到地面来工作,真的比尉官升校官还要难上千百倍。可在石炭井四矿却有过一个例外,在井下工作的杭州籍矿工,一个接一个的被调到矿子弟学校当老师。

拨乱反正后,社会上又开始重视知识重视教育,这些杭州籍的矿工在几次考试中崭露头角,成绩出类拔萃,矿领导为了自己子女们的前途着想,破例做出这个决定。于是,学校教研室成了杭州人的天下,杭州话成了那里的第二工作语言。

我被调到学校,比起那些同乡来算是迟了,先进校的全是高中毕业生。我与乃文等几个初中生是因为考取了矿务局“7.21”大学,矿里不放,把我们硬性调入学校任教。

可能我数学考得好点,分配我当数学老师,乃文分配当了语文老师。一开始我总在想,我应该当语文老师比较合适,没多久就发现当数学老师的长处了:我批改完一个班的数学作业,乃文只能批改一两本作文簿。乃文也太认真了,翻开他批改的作文本,红的字要比黑的字多!

最头疼的是生源太差,小学老师对我们说,他们只是起到管管孩子的保姆作用。读书无用论盛行了十几年,积重难返啊!

班里有个优秀学生,是劳资科长家的千金,每次考试总是第一。在这个低水平飞行地区,她却几乎每次都可以得满分。我不管是批作业还是改考卷,总先把她的作业挑出来当范本。她的父亲在四矿口碑很差与他没什么交往,但我觉得现有教材的内容已远远满足不了这个小姑娘的需求了,于是我找出马尔平时给我做的趣味数学题,给她加料。那时电视上在播放陈琳主讲的英语,我托人从上海买来教材,组织她们几位学习。很看好这位小姑娘,后来她随父亲调回山西老家,失去了联系,但我坚信,这位小姑娘肯定会把书读上去的。

生产科长的儿子也在我的班上,特淘!我有时发起火来,就会拳脚相加。后来我调到生产科在他父亲手下工作,而且与他母亲一个办公室,说起他们的儿子来,我总觉得有份歉意。

有个山丹煤矿来的老矿工的儿子,也淘气,他是那帮调皮鬼的头,也不知留过多少次级了(当地叫蹲班),年纪挺大,怎么也学不进去。有次发现好几个小鬼在教室后面围着他抽烟,我悄悄的走到跟前,把手中的粉笔伸了过去:来,给对个火。他把点着的烟递过来,一看是粉笔,再一抬头发现是我,吓得扔掉烟卷就跑。事后他又来找我:老师,没办法,我的烟瘾已很大了……”

我发现我永远成不了一个好老师,按萧山人说法:麻叉袋做龙袍——不是这块料。我想起了初三时,语文老师是浙师院下来体验的,他做自我介绍时说:我是教老师的老师,所以自己先要当好老师,他还跟我们说,当老师的,想给学生一碗水,自己起码要有一担水。让初中生教初中生,就像是近亲繁殖,会严重退化。而我不仅知识匮乏,采煤工出身还沾染了许多不良嗜好,不宜为人师表。

贫下中农教导我们:种不好庄稼是一季的事,带不好娃娃是一辈子的事!我不能误人子弟!思考再三,我整理了教科书、参考资料、教案、备课笔记等材料,写了一份辞职报告,交到了矿部。第二天,找了一把锹,又回到原来的老采煤区,下井攉煤去了。

说起来,我也曾当过老师。

二〇〇八年二月十七日星期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知青网联 ( 浙ICP备15016581-2号 )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0720号

GMT+8, 2021-12-6 01:55 , Processed in 0.08815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